地面上巨大的裂痕猶如深淵一般,看得不少人眼皮一跳,然後當他們目光再看向虛空上屹立的巨獸時,眼中便是有着濃濃的敬畏涌現出來。

那種先天聖獸之威,對於他們這些源獸種族來說,的確是非常的有效果。

就算是相同層次的存在,想要與其交手,都會受到這股威壓的一點壓制。

而那薑魃,雖說一直頗為的低調,可任誰都知曉他才是玄龍族這支隊伍中的最強者,即便是薑紅纓,都要弱他一頭,畢竟不管怎麼說,薑魃都是偽法域境。

可先前那一次真正的對碰,這薑魃卻直接是在吞吞的手中吃了虧,顯然,真要論起戰鬥力,這位祖饕閣下恐怕還是要稍微更勝一籌的。

地面上,狼狽的薑魃面色也是有些陰沉,但眼中更多的還是忌憚,此前他對於吞吞雖說不敢有什麼小覷,但終歸還是覺得自身實力應該並不遜色對方,可先前的碰撞卻是讓得他明白,他還是低估了先天聖獸的力量。

即便如今的吞吞未曾完全覺醒,可依舊強橫無匹。

而此時,那些玄龍族的強者也是反應了過來,急忙落下身去,出現於薑魃的身後,面露戒備的盯着吞吞。

金重等人見狀,則是迅速上前,立於吞吞後方,回以虎視眈眈。

周元擊敗薑紅纓,吞吞再擊退了薑魃,這無疑是極大的鼓舞了他們的士氣。

在那下方,周元望着這一幕,也是輕輕挑了挑眉,先前那一次的出手,恐怕才算是吞吞的真正實力,那等威能相當恐怖,按照他的估計,現在的吞吞,就算是在這些偽法域境中,應該都是頂尖的層次。

“幹得不錯。”

他對着吞吞豎起大拇指,給予表揚。

不過吞吞對此,卻只是自鼻孔間噴出白霧,驕傲的抬起頭顱。

此前那薑紅纓雖然對周元屢屢挑釁,但在吞吞看來這女人周元足以應付,而且雙方的比鬥也算是公平,它自然不會去插手干預,可眼下這薑魃卻因為薑紅纓的落敗突然含怒出手,這顯然壞了規矩,真當它吞吞大人是吃素的不成?

周元目光轉向那有些狼狽的薑魃,笑道:“看來玄龍族不太懂什麼叫做規矩啊。”

雖然帶着笑,但眼神卻是有些冷,先前若非是吞吞出手及時的話,或許他還真是會被這家伙的突然出手搞得有些措手不及。

薑魃面色有些陰沉,道:“你出手未免太重了一些!”

周元微微一笑,道:“難道萬獸天的爭鬥是不見血的嗎?那可真是慈悲友善啊。”

言語間,有深深的譏諷。

而四周那些各族的強者也是目光一閃,對着那薑魃投去了異樣的目光,萬獸天的殺伐之氣,算是諸天之最,畢竟源獸一族本就鬥性極強,而在這種情況下,爭鬥之間莫說是見血,就算是被直接斬殺,都是常有的事情。

如今薑紅纓雖然被周元砍了幾劍,傷勢

看起來不輕,但以玄龍族的肉身強悍程度,花費一些時間就能夠恢復過來,所以這薑魃的理由,實在是有些惹人發笑。

更真實的理由,或許是周元打敗薑紅纓,讓得這薑魃覺得損了玄龍族的顏面,所以想要雷霆出手壓制周元,也算是一番懲戒。

薑魃同樣察覺到了四周的那些戲謔目光,面龐抽搐了一下,他知道在這事上面無法洗脫,於是只能保持沉默,然後將心頭的鬱氣硬生生的壓下去。

“去將紅纓帶回。”他吩咐了一聲。

數名玄龍族強者破空而出,落到那山脈中,他們瞧得那躺在血泊中的龍軀,再瞧瞧龍軀身上的那四道猙獰的劍痕,皆是打了一個寒顫,然後急忙運轉源氣,灌註進入那龍身之中。

有源氣光芒爆發,薑紅纓再度化為人形。

不過此時的她,臉色極為的慘白,身軀上不斷的滴落鮮血。

數名玄龍族的強者將其攙扶着,回到了薑魃身後。

薑魃瞧得薑紅纓這幅模樣,眼角也是微微一抽,眼中怒意升騰。

“怎麼樣?”他擔心的問道。

薑紅纓咬着銀牙,微微搖頭,此時她的狀態極其不好,那四道劍光不僅斬傷了她,而且那鋒銳的劍氣還在體內不斷的肆虐,帶來了刺骨的劇痛。

“玄龍族的朋友,咱們是不是也該談談接下來的流程了?”而在此時,周元的笑聲突然傳來。

薑魃面色一僵,他當然明白周元所說的流程是什麼,當然是那祖魂果的賭註。

只是,真的要將好不容易得到的七顆祖魂果交出去嗎?要不直接帶着人跑吧?

薑魃眼芒閃爍。

“算了,認了吧。”薑紅纓咬着銀牙,聲音有些嘶啞的道。

這場賭約畢竟有這麼多人看着,就算真的跑了,可之後傳開,無疑會令得他們玄龍族成為一場笑話,那樣簡直得不償失。

薑紅纓抬起蒼白的臉頰,看向周元的方向,她盯着後者,臉色雖然冰冷,但出奇的是其中倒沒有多少的恨意。

“願賭服輸,拿去!”

薑紅纓玉手一抖,便是有着七道流光射出。

周元神魂之力一動,直接是將其攔截下來,而當他在見到其中的七顆祖魂果時,眉頭也是忍不住的一揚,顯然對方竟然會這麼乾脆,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都已是傳音給了吞吞,讓它隨時準備出手防止薑魃等人不認賬逃跑了。

“我薑紅纓輸得起。”

瞧着他那驚訝的表情,薑紅纓冷聲道。

周元點點頭,感慨道:“果然是女中豪傑,送財童子。”

前半句還好,後半句直接是讓得薑紅纓臉色鐵青,咬着銀牙,眼眸有些噴火,但最終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轉過頭不再去看周元。

周元見狀,

倒是有些意外,若是按照這薑紅纓之前的態度,此時應該又跟被點燃的爆竹一般,沒想到她反而是忍了下去,看上去似乎是少了之前面對他時的那種傲慢。

他若有所悟...這女人,是被他打服了一些嗎?

果真是吃硬不吃軟。

他暗暗搖頭,此前他客客氣氣,這女人反而要蹬鼻子上臉,如今打了一頓,反而是服服帖帖,真是...

薑紅纓交出了祖魂果,那玄龍族一行人顯然是有些沮喪,他們似乎也不想繼續停留下去,所以直接是掉頭離開。

其他各方勢力強者也是暗暗感嘆,誰能想到,素來霸道強勢的玄龍族,今日竟然會在周元的手中吃癟。

不過好戲看完,他們也是開始各自散場。

那神虎族的蒙崇,目光在周元的身上停了停,然後在後者看來時,他遙遙的抱拳一笑,顯露着善意。

周元見狀,也是回以抱拳,神虎族也是大族,強者如雲,多交個朋友自然也是好的,這裡畢竟是萬獸天,他可不想四處樹敵。

蒙崇在表露了一些善意後,倒並沒有急迫的上前拉近關係,而是帶着人徐徐退去。

吞吞此時身軀迅速的縮小,最後落回到周元的頭頂上,輕輕拍了拍。

周元明白它的意思,直接是取出那七顆祖魂果,這加上先前他們手中還剩下的三顆,剛好十枚。

“之後你們就各自先去吧。”周元又是看向金重等人,提醒道。

金重幾人皆是點頭,雖說他們不知曉周元他們要做什麼,但能夠猜到應該是特殊的機緣,這讓得他們有些艷羡,但他們也明白,這些光他們就沒福去沾了。

十枚祖魂果懸浮於吞吞前方,它直接一巴掌拍下去,祖魂果頓時盡數碎裂,化為一道道玄妙流光。

吞吞伸出爪子在其中攪動,似是有特殊的波動融入進去。

下一刻,只見得那一道道流光頓時涌來,猶如光膜一般,將周元與吞吞籠罩了進去。

而周元也是在此時心領神會,身影一動,便是頂着那光膜,化為流光,直接是對着前方祖魂樹巨大的樹幹重重的撞擊而去。

噗!

撞擊的瞬間,並沒有任何的波動傳出,只見得樹幹處有漣漪綻放,一人一獸的身影,便是這般詭異的融入了進去,消失不見。

在那外界,其餘尚未散去的各族強者見到這一幕頓時嘩然。

一些強者似是明白了什麼,頓時眼中有艷羡涌出,他們從一些古籍中知曉過,先天聖獸血脈中有諸多玄妙,顯然眼下,這是因為吞吞開啟了某些特殊的機緣。

對此,他們只能羡慕的感嘆,這周元,還真是有福氣!

感嘆完畢,眾人也是散去,如今龍靈洞天方纔剛開始,既然此處的機緣他們沒緣分,那就只能去其他地方再闖一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