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薑紅纓凌空單膝跪下,雙手結出古怪印法的那一瞬,這片天地間原本呼嘯的風聲似乎都是在此時凝滯了,但天地源氣,卻是在這一刻有着暴動的跡象。

轟轟!

數萬里之內的天地源氣在滾滾而來,猶如是在這片高空化為了無數層源氣之雲,絢麗無比。

諸多驚恐的目光投註在薑紅纓的身上。

玄龍一族,其先祖也是先天聖獸,血脈古老,在那遠古時期同樣是威名赫赫的存在,其後留下血脈,衍變為玄龍族。

而他們那尊先天聖獸之祖,也被稱為帝龍。

眼下薑紅纓所施展之術,便是玄龍族內名氣極響的大聖源術,帝龍拜天。

此術有九拜,傳聞九拜之下,非聖境,皆湮滅。

帝龍拜天,拜的是這個天地,那其中牽動着天地偉力,唯有聖境的存在,才能夠承受得了那帝龍之拜。

這些年來,隕落於玄龍族這帝龍拜天之下的強者,不知多少,同時也成就了玄龍族這一術的威名。

而眼下,薑紅纓將此術施展而出,無疑是拼出了真火,要與周元分個勝負了。

周元凌空,他望着那凌空跪下的薑紅纓,面色也是格外的凝重,眉心發出了陣陣刺痛,那是感應到了極強的危險氣息,後者即將發動之術,相當的可怕。

他目光閃爍,旋即猛的出手,只見得他一掌拍出,白金源氣傾瀉,宛如天瀑一般掠空,直接是對着薑紅纓狠狠的轟擊而下。

轟!

不過,當源氣洪流衝進薑紅纓周身百丈範圍時,卻是直接破碎開來,化為漫天光點。

周元眼神微凝,此時薑紅纓的四周,充斥着可怕的天地源氣,可謂是步步殺機,難以穿透。

轟轟!

而此時,薑紅纓身後有無邊無際的源氣匯聚而來,仿佛是化為了看不見盡頭的海洋,而源氣海洋內有波瀾掀起,最後漸漸的形成了一隻看不見盡頭的虛幻龍影。

那龍影散髮着無法形容的古老之氣,仿佛是天地開闢時,祖龍身化萬物後世間所出現的第一條龍。

而能夠以龍為名,自然也可知曉它必然是在祖龍身化萬物時,所獲不淺。

真要論起品階,即便是在先天聖獸中,也罕有存在能夠與其相比。

當那虛幻的古老龍影出現

時,在場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一種若有若無的威壓,那種威壓讓得他們體內的血液流轉都是變得緩慢了一些,猶如身負重山。

薑紅纓眼眸冰冷的盯着周元,然後結起印法的雙手微抬,上身卻是緩緩的低伏而下。

“帝龍拜天,第一拜!”

當其身軀拜下的那一刻,其後方那巨大的古老龍影,也是龍身輕輕的彎下。

轟!

天地間有轟鳴響起,周元頓時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天地間降臨而下,那股力量自四面八方而來,無孔不入,猶如是要將他生生的壓碎。

周元面色冷峻,神府之內,七寸源嬰爆發出滔天源氣,自四肢百骸流淌開來。

他的肉身也是綻放出琉璃之光。

那股力量,最終只是讓得周元身軀顫了一下。

不過周元並沒有任何的放鬆,因為他明白,這才剛開始而已。

果然,那薑紅纓神色也沒有任何的波瀾,她的身軀再度彎下,而且這一次,還是兩次拜下!

“第二拜!”

“第三拜!”

兩拜齊出,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震顫,周元身軀如遭重擊,周身所形成的無數重源氣防禦幾乎是頃刻間爆碎開來,化為無數光點。

他的身軀,直接是從虛空被生生的打落下千丈。

但終歸最後還是被周元給承受了下來。

周元面龐涌上一抹潮紅,他目光銳利的盯着薑紅纓,咧嘴笑道:“你們玄龍族此術,倒真容易讓人感到誤會,不過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究竟能夠拜得出幾下?!”

此術威能強悍,但周元卻能夠感知到,那薑紅纓同樣是在承受着極大的壓力。

薑紅纓眼眸冰寒,冷聲道:“收拾你是足夠了。”

她維持着印法的雙手在此時隱隱的有些顫抖,肌膚上也是有着一些血痕浮現,但她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制住體內暴動的源氣,然後再度緩緩的拜下。

“第四拜!”

這一拜,有些艱難,但終歸還是落了下去。

轟!

天地間猶如是有着巨雷響徹,所有人都是見到周元所處的空間直接是在這一刻塌陷,猶如是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黑洞。

而周元

周身所有防禦盡數的爆碎,其身影從天而墜,最後砸落在了一座山峰上,頓時山峰崩塌,形成了一個坑洞,周元的身影,便是被深深的埋了下去。

望着這一幕的諸多強者,皆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而金重等人則是面色浮現出一抹蒼白之意,周元這是輸了嗎?

“能夠將紅纓逼得四拜,輸得也不算冤枉了。”玄龍族眾人處,那薑魃眼神淡淡,開口說道。

在那諸多的敬畏目光中,薑紅纓依舊是保持着單膝跪拜的姿態,她盯着那一片山石掩埋的深坑,道:“周元,你能夠將我逼到這一步也算厲害了,不過相對於你那響徹諸天的名聲,我卻依舊還是有些失望。”

她搖搖頭,不再理會周元,而是將目光投向吞吞,金重等人:“我贏了,請履行賭約吧。”

金重等人面色憤怒,但吞吞卻依舊是懶洋洋的模樣,它瞥了一眼下方,然後掏出石板,上面寫着:“贏了?你想屁吃呢?”

薑紅纓面有怒意,這家伙好歹也是先天聖獸,論起尊位品階幾乎能夠媲美他們玄龍族先祖,怎麼表現得就跟一個小流氓一樣!滿口粗言!

不過就當她想要再度開口時,她神色猛的一變,陡然看向下方山石深坑中,那裡,傳出了一些源氣異動。

“還能動?”

薑紅纓玉手一揚,源氣席卷而出,直接是將那無數山石生生的捲起。

而隨着無數山石的捲飛,那周圍諸多視線頓時驚愕的見到,在那深坑之中,一道渾身有些狼狽的人影緩緩的升起,而最讓得人震驚的是,在那道人影的肩膀上,竟是扛着一座巨大的金鐘。

金鐘幽深,其內仿佛是有恐怖的光芒流轉。

在那諸多目光下,周元抬頭衝著薑紅纓咧嘴一笑。

“喂,才四拜,就想贏我?”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拜了我四下,也該吃我一炮了吧?”

當笑聲落下的時候,周元的面龐卻是變得森冷下來,那漆黑鐘口,直接是鎖定了薑紅纓,其內有恐怖力量在瘋狂的匯聚而來。

而被鐘口鎖定,薑紅纓的面色也是猛的一變,一股深深的寒意自心底涌起,周元的反擊,比她想象的更為恐怖!

轟!

然而不待她多想,金鐘已是震蕩,下一刻,一道地動天驚的鐘吟聲,陡然自天地間響徹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