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薑紅纓手中長槍指向周元的時候,這片區域內的氣氛頓時為之一凝,一道道驚疑的目光投射而來,繼而帶上了一些饒有興趣。

這玄龍族,是盯上這周元了?

這倒是一場難得的好戲!

畢竟此前這裡雖然鬥得激烈,但其實實力並不太對等,可如今若是薑紅纓要對周元發難,那可就真是有好戲看了,薑紅纓的名聲在整個萬獸天都是赫赫有名,那是玄龍族出了名的女暴龍,她的實力在這萬獸天的七品境內,絕對足以名列前三甲。

當然,這是在拋除了那些偽法域境的前提。

不過,薑紅纓名頭大,周元同樣不是省油的燈,甚至如果要只論名氣的話,如今的周元算是諸天聞名,而薑紅纓卻難以達到這個層次。

但話又說回來,名氣的大小代表不了什麼,周元能有此名氣,更多的是因為古源天的時機所導致。

真要論起實力的話,在場的人更多還是看好薑紅纓,即便先前的周元已經露了一手非凡本事...

“薑紅纓,你們玄龍族不要欺人太甚!”而那金重等金猊族的人見狀,則是忍不住的怒道。

薑紅纓卻根本未曾理會他們,只是眸光鎖定周元,淡笑道:“周元元老先前展現的本事不差,不至於沒這個膽量吧?”

周元面色卻是頗為的平靜,這薑紅纓從見面時,就在屢屢的針對於他,這其中固然有一些薑金鱗的緣故,但按照他所想,恐怕更多的是這薑紅纓心中不忿他借助古源天所得到的那種顯赫聲名。

這玄龍族性格本就高傲,從當初的薑金鱗就能夠看得出來。

或許在他們玄龍族看來,在那古源天中一戰成名的,本該是薑金鱗才對...

可誰又能想到,最終薑金鱗直接戰死,反而趁勢而起的是他周元...

而以他現在的聲名,若是能夠將他給踩下去的話,想必會引得諸天不少的關註,從而名動諸天。

薑紅纓會這麼針對他,未必沒有這種心思。

周元心思流轉,面色卻是不顯波瀾:“你想怎麼玩?”

對於這薑紅纓,他同樣是沒有絲毫的好感,原本她若是不來招惹也就罷了,可這般屢屢挑釁,真當他周元鐵拳是吃素的?

薑紅纓凌厲的眉毛挑了一下,道:“自然是你我鬥上一場。”

話音一頓,又道:“不過單純比鬥,未免有些沒意思,既然你我兩邊都有祖魂果,那就以此做賭註,誰輸了,就將所得的祖魂果全部交給對方,呵,說起來,我們這邊有七枚祖魂果,也算是你占了便宜,如何?”

周圍有一些嘩然聲響起。

原來這位是盯上了周元他們手中的祖魂果。

周元似乎是愣了一下,眼神怔怔的望着薑紅纓。

“不敢?”瞧得他這眼神,薑紅纓冷笑一聲。

周元微微搖頭,只是偏頭與跳到肩膀上的吞吞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古怪之意。

於是周元笑了笑:“既然你要送我祖魂果,怎能拒絕?”

薑紅纓盯着周元看了一眼,唇角掀起一抹輕蔑,手中的龍鱗長槍則是在發出細微的嗡鳴聲,銳氣令得虛空都是在被割裂:“真希望你待會還能夠笑得出來。”

見到周元竟然真的應下了戰約,周圍眾多人馬也是嘖嘖出聲,然後漸漸的退開。

那神虎族的蒙崇也是帶着人退了一些距離,其身後有人低聲道:“那周元膽子倒是不小,明知道那是玄龍族盯上了他們手中的祖魂果,竟然還敢送上去。”

蒙崇也是點點頭,道:“這周元初來萬獸天,恐怕是不知曉這女暴龍的厲害,這次,怕是要吃些苦頭了。”

他倒不相信那薑紅纓敢對周元下殺手,畢竟後者也不是沒有背景的人,如今天淵域一域雙聖,一改以往頹勢,可謂是如日中天,就算是玄龍族,也不願將其得罪。

當然,性命或許無憂,但被人作為踏腳石卻是逃不掉。

而在場抱着他這般想法的人顯然是不少,一個個看向周元的目光中,不乏同情之意。

不過薑紅纓的確是雷厲風行之輩,見到周元應下戰約,她根本就沒有再有半句廢話,其身影立於虛空,神色冷淡,下一刻,有滔天源氣如風暴般自其體內肆虐開來,直接是引得諸多面龐陡然變色。

轟轟!

那自薑紅纓體內爆發而出的源氣呈現火紅色彩,帶着無比的熾熱,火紅瀰漫,猶如天地都是在燃燒。

而且,最

讓得人駭然的是,那股源氣底蘊,竟然是生生的達到了一千一百億的地步!

顯然,先前薑紅纓在對付那些圍攻者時,根本就未曾盡全力,或者說不過是在熱身嬉耍而已。

“他娘的,這女暴龍越來越可怕了。”蒙崇也是咧着嘴罵了一句,虎目之中滿是忌憚,面對着薑紅纓這等實力,若是換做他的話,恐怕將會被全面的壓制。

諸多的目光皆是帶着驚懼的望着薑紅纓那修長的身影,這種源氣底蘊,簡直就是恐怖。

體內源氣毫無保留的爆發,也是讓得那薑紅纓一對眼眸漸漸的變得赤紅,但她卻並未因此就結束,只見得其單手結印,皮膚之下,竟是有着龍鱗浮現出來,最後直接是形成了一幅龍鱗戰甲,將她的身軀盡數的覆蓋。

戰甲包裹着蜿蜒曲線,倒是將她那身材凸顯得淋漓盡致,很是火爆誘人。

“這是玄龍族的秘術,戰龍甲。”

在周元身後,金重面色凝重的迅速開口,眼中有着懼色浮現。

傳聞這戰龍甲可增幅肉身之力,而關鍵是這薑紅纓的肉身之力本就極為的恐怖了,如今有了戰甲增幅,更是宛如行走的毀滅之獸,雖然他知曉周元擁有着聖琉璃之軀,但如果真要跟薑紅纓相比的話,怕是會被全面的壓制。

而現在,薑紅纓不論是源氣還是肉身,都壓了周元一頭。

這一場戰鬥,該怎麼打?

光是想着,金重就感覺頭皮有些發麻。

薑紅纓這頭女暴龍,真是麻煩透頂!

周元盯着薑紅纓的眼神,同樣是在此時變得凝重起來,雖說對這女人他也沒什麼好感,但對方這份實力,的確是強得令人心驚,在周元的感知中,這女人,恐怕比混元天那位呂泰全盛時期都要強上一分。

算是他如今交手的源嬰境中最麻煩的一人。

不過,雖然麻煩棘手...

但既然惹了上來,那他自然是沒有退縮的道理。

這些年來,周元遇見的強敵不知道有多少,想要他畏懼,卻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周元五指緩緩的緊握起來,眼中冒着寒光。

管你是什麼龍,為了那祖魂果,今天這龍騎士我都當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