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道道強悍而狂暴的源氣波動幾乎是頃刻間,在這祖魂樹的範圍之中爆發而起。

諸多光影暴射而出,直指那最後三顆尚還無主的祖魂果。

不過搶奪的人太多,導致尚在中途時,便是遭遇了諸多的攻擊。

於是下一瞬,充滿着凶悍的嘶吼聲響徹而起,一道道人影瞬間膨脹,化為了一頭頭煞氣驚人的巨獸,在那半空之中互相纏鬥,廝殺在一起。

煞氣滾滾,直接是引得這方天色都是變得昏暗下來,高空上烏雲瀰漫,層層疊疊。

周元率領着那金重等人,封鎖了通往他們後方那片樹蔭的道路,此時的他們,皆是將源氣催動到極致,目光緊緊的鎖定着那混亂的局面中,時刻保持着戒備。

雖說論起單獨的實力來說,或許在場的其他各方強者都算是一盤散沙,但耐不住他們的數量多,如果他們能夠完全凝聚起來的話,說實在的,除非在場的三大族隊伍聯手,不然的話,恐怕誰都頂不住。

但好在的是,如果真能夠那麼容易就凝聚起來,散沙也就不是散沙了。

砰!

混亂的廝殺在激烈的上演着。

而隨着時間的迅速推移,這種混亂局面漸漸的有了一些變化,其中終歸是有着一些厲害的人物在脫穎而出。

周元的目光,就鎖定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身軀壯碩如鐵塔般的人影,此人渾身皮膚如白玉一般散髮着光澤,舉手投足間,有極為恐怖的肉身力量在迸發,連虛空都是在其拳下所崩碎。

此人先前被數名強者圍攻,但卻被他一拳一個,直接全部的轟得吐血而退。

“周元元老,此人名為梁崢,乃是白玉象族的人,號稱力可拔山,在這萬獸天的七品境中,也是頗有威名。”一旁的金重見到周元的目光,頓時很識趣的開口說道。

周元輕輕點頭,這萬獸天沒有類似混元天的那種諸多榜單,或許主要原因是源獸種族好鬥,這誰若是搞那麼一個榜單出來,恐怕光是為此廝殺就得產生無數的麻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倒是不乏一些看似陌生的藏龍卧虎之輩。

眼下這裡,梁崢只是脫穎而出者之一,在其他的區域混戰中,同樣也有着厲害的人物。

不過按照周元的眼力,他覺得這梁崢,恐怕有能力奪得一枚祖魂果。

“都做好準備吧。”周元提醒了金重等人一聲,雖說眼下他們這裡還算是平靜,無人敢闖,但這隻是暫時的,一旦

等到那三枚祖魂果被奪下,那麼接下來那些空手而歸的人,必然會將貪婪的目光轉向他們,到時候,爭鬥在所難免。

金重等人也是面色凝重的點點頭。

而在周元等人註視混亂戰場的時候,那薑紅纓,蒙崇所在的隊伍,也是在冷眼旁觀,但看那涌動的源氣,同樣是處於戒備之中。

時間在推移,而血腥之氣,也漸漸的瀰漫了祖魂樹所在的這片區域。

大地上一片猩紅,那是被鮮血所染。

約莫一炷香後,三枚無主的祖魂果,終於是出現了結果。

正如周元所料,那梁崢奪得一枚,另外兩枚,也是被兩位自那混亂戰場中殺出來的猛人所奪。

而當這三枚祖魂果被人奪走後,原本狂暴混亂的戰場頓時變得安靜下來。

諸多各族強者渾身浴血,凶煞之氣噴薄。

這一幕再配合那安靜的氣氛,着實是有些詭異。

安靜中,漸漸的有一道道目光投向三族所霸占的區域的,那裡一枚枚閃爍着光澤的祖魂果,散髮着莫大的吸引力,引得那些目光中漸漸有貪婪涌現。

隱隱有騷動出現。

同時有隱晦的源氣波動微微蕩漾,那是一道道源氣傳音。

顯然,在場那些眾多各族強者,在私下裡交流。

而在這種暗流涌動持續下,片刻後,終於是有了一些動靜傳出。

只見得有一道道身影開始行動,最後漸漸的匯聚到了三道人影之後,形成了一支支匯聚起來,氣勢極為強悍的隊伍。

而那領首的三道人影,赫然便是先前奪得三枚無主祖魂果的人。

顯然,在先前的混戰中,他們展現的實力也征服了其他人,所以這盤散沙,方纔因為他們有了一些凝聚的跡象。

不過好在的是,並非是所有人。

其中有一些人在見到這個陣仗後,已經開始在暗暗的後退,因為看這接下來的模樣,這三方暫時匯聚起來的隊伍,應該就會去挑戰那三大族了...這必然會是一場慘烈之爭,他們不想牽扯進去。

三方人馬涇渭分明的立於祖魂樹之下,他們彼此間倒沒有什麼要聯合的跡象,只是略作交流,都定好了各自的目標。

祖魂樹下的氣氛在此時有些凝滯。

那種暴風雨即將涌來的架勢,讓得人喘不過氣來。

不過最終,該來的還是來

了。

下一刻,三波人馬浩浩蕩盪的同時而動,一道道人影升空而起,狂暴的源氣爆發而出,隱隱間有諸多嘶吼聲迴蕩虛空。

一道道巨獸身影踏空而立,陰影覆蓋大地。

“動手!”伴隨着一道低沉喝聲響起,頓時有源氣咆哮,那一道道身影直接是暴射而出。

“殺!”

薑紅纓臉頰冰冷,眼眸中殺意凝聚,她望着那暴射而來的數十道巨獸光影,一聲厲喝,已是率先踏空而出,手中長槍如虹,裹挾着磅礴之力,籠罩向了那些敢向他們玄龍族挑釁的無知之輩。

另外一處,那憾地神虎族的蒙崇,也是面露煞氣的望着那衝著他們這邊而來的一支隊伍,對方的人數是他們這邊的將近十倍,雖說大多數都是充數之輩,但數量疊加下,依舊是足以對他們造成極大的威脅。

“吼!”

蒙崇一步踏出,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虎嘯聲,他張嘴噴出一道血光,血光中落下兩柄巨斧。

“敢動我憾地神虎族的東西,也不怕你們沒命來消受?!”蒙崇獰笑,手持兩股巨斧,身軀上有暗黑色的虎毛生長出來,宛如刀鋒般的尖刺,然後他便是率領着身後那些神虎族的強者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周元這邊,同樣是望着那衝來的一支人數龐大的隊伍。

而那領頭的人,竟然正是那白玉象族的梁崢。

不過那梁崢倒沒第一時間出手,而是目光打量着周元等人,道:“周元元老,雖說我等是散兵游勇,但你們人數少,不見得就能擋得住,所以我倒是有一個提議...”

“這五枚祖魂果,分我們兩枚,你我皆大歡喜,如何?”

周元微微一笑,道:“梁兄自謙了,你可不算是散兵游勇。”

這梁崢看似五大三粗,身軀壯碩,但周元卻是覺得此人是三波人馬中最危險的一位,因為周元感知得出來,這家伙所匯聚的人馬,論起質量的話,幾乎算是三波人馬中最強的,這說明其不僅實力強,而且連手腕也很不一般。

梁崢露出憨笑,道:“周元元老可答應?”

周元盯着他數息,然後笑了笑,搖頭道:“不答應。”

梁崢似是有些遺憾的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那就只能搶了。”

轟!

當其聲音落下的瞬間,其身後那數十道氣勢凶悍的身影已是暴射而出,自那四面八方,沖向了周元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