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魂樹最頂層的位置,一共掛着十九道光團,也就是說,成熟的祖魂果,有十九枚。

周元有些眼饞,如果能夠將這十九枚全部給吞了,他感覺他的神魂境界漲幅不會小。

但他明白,獨吞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今這裡已經匯聚了萬獸天各族的一些強者,其中還有着以薑紅纓,薑魃為首的玄龍族,如果他這裡獨吞,必然會引起眾怒,那種反抗,憑他與吞吞,恐怕頂不下來。

頭頂上,吞吞突然拍了拍周元的腦袋,有意念傳來:“周元,搞十枚祖魂果,有驚喜!”

周元一怔,有些訝異的道:“什麼意思?”

吞吞卻是沒有多說,只是傳來高深莫測的意念:“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那意念化為的文字後面,還有着吞吞那神秘而得意的表情。

周元有點無語,旋即皺了皺眉頭:“十枚難度也太高了。”

成熟的祖魂果總共就十九枚,他覺得就算是薑魃,薑紅纓等人都不敢有這種胃口,畢竟他們的確勢強,但若是不給別人留點湯水的話,他們恐怕也別想順利的摘下果子。

“先儘量看看能搞多少吧。”周元還算是冷靜,並沒有被吞吞的引誘搞得上頭。

吞吞打着哈欠,也沒催促,它也就是提醒一下,若是能成自然最好,沒有的話,那也就算了。

吼!

而也就是在周元與吞吞交流的時候,那遠處的天際,突然有着充滿着滔天凶煞之氣的虎嘯響徹而起,整個天地都是在這一霎那被虎嘯聲所掩蓋。

在場眾多強者聽到這虎嘯聲,面色則是微微一變。

“這是...憾地神虎族!”

周元也是抬頭望着遠處,只見得那裡有數道身影破空而至,最後宛如隕石般的重重落在了祖魂樹所在的區域之中,引得地動山搖。

“哈哈哈,真是熱鬧啊,沒想到這邊竟有這等機緣。”隨着那數名神虎族的強者落下,一道如雷鳴般的大笑聲也是轟鳴的響起。

眾人望去,只見得那領首的位置,有一名赤着上身的魁梧男子,男子滿身都是佈滿着猙獰的傷痕,一對虎目之中,瀰漫著凶煞之氣,活脫脫的一頭絕世凶獸。

“是憾地神虎族的蒙崇。”

“又是一個不好惹的,唉,他們這一來,這祖魂果又得被颳走不少。”

“......”

在那一些竊竊私語聲中,那名為蒙崇的魁梧男子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齒

泛着寒光,他虎目第一時間投向玄龍族的方向,而當他在見到薑紅纓與薑魃兩人時,倒是皺了皺粗厚的眉頭,暗罵了一聲倒霉。

畢竟他是知曉薑紅纓與薑魃的厲害,有他們這裡,恐怕大頭是輪不到他。

然後,他又是看見了以周元為首的金猊族這邊。

其目光在周元以及其頭頂的吞吞身上停留了數息,然後慢悠悠的收了回去。

“蒙崇,你這鼻子倒真是靈敏。”薑紅纓也是看見了蒙崇,淡淡的道。

蒙崇撇撇嘴,沒理會於她。

“蒙崇,我倒是有個提議,你們憾地神虎族與我們聯手一次,應該可以先將第三者驅除,到時候你我雙方享用大頭,可比三者分刮要好一些吧?”薑紅纓也不在意蒙崇的態度,只是突然說道。

此話一齣,金重等人頓時面露怒意,如今在場的三方最強力量,便是玄龍族,憾地神虎族以及他們這波金猊族的隊伍,他們三方無疑有資格分刮最多的好處,而這薑紅纓,竟然想要先聯手憾地神虎族,驅逐掉他們?

那蒙崇聞言,目光頓時一閃,而其身後數名憾地神虎族的強者則是有些意動,眼下場面的三方力量,無疑是玄龍族看上去最強,若是能夠聯手,對於他們倒是有些好處。

而周圍其他族的隊伍,則是冷眼旁觀,他們倒是巴不得這三方最強的勢力先火拼起來,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渾水摸魚。

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那蒙崇在沉默了數息後,卻是咧嘴笑道:“薑紅纓,你們這些破事,老子可沒興趣參與,可別想要老子幫你們當打手。”

他伸出四根手指:“這裡的祖魂果,我只要四枚,其他的隨便你們爭。”

四枚的話,相對於十九枚的數量,不算多,但也不算少,這蒙崇看似粗獷的外貌下,心思顯然是格外的細膩,因為這個數目,不會引來太多的爭議。

而諸多圍觀強者則是有些失望,這蒙崇竟然拒絕了,這家伙看上去很頭鐵的樣子,實則謹慎得很。

薑紅纓也是冷哼了一聲,這蠢虎倒是真的不蠢。

謀劃失敗,薑紅纓也沒太過的在意,眸光冷冽的看了周元一眼,然後上前一步,屈指一彈,便是有磅礴源氣咆哮而出,直接是籠罩了祖魂樹的一片樹蔭。

而那樹蔭中,有七道光團耀耀生輝,顯然其中有着七顆成熟的祖魂果。

“這七顆祖魂果,由我玄龍族收了,若是有人有意見,儘管按照我萬獸天的規矩出手便是!”薑紅纓冷聲響徹,雖是女子之身,但那煞氣,卻是不輸於任何人。

四周

一片安靜,但各族強者皆是目光閃爍。

在這萬獸天內,若是遇見天材地寶,若是你覺得自身有實力,那就儘管去占去搶,但前提是你有那個本事擋得住圍攻。

眼下這裡,或許單獨的某方人馬,敵不過玄龍族這邊,可若是真要聯手的話,那依舊足以對後者造成威脅。

不過現在倒是無人出手,因為薑紅纓也算是聰明,雖說一口吃了七顆胃口不小,但好歹還剩下一些。

而隨着薑紅纓划下了道,那蒙崇也是出手,直接以源氣分划了一片有着四顆祖魂果的樹蔭區域,然後直接帶着人懸空盤坐,堵住了道路。

於是這剩下的祖魂果,便只剩下了八枚。

一道道目光,投向了以周元為首的金猊族隊伍。

那薑紅纓也是將戲謔的目光投來,她倒是想要看看這周元膽子跟胃口有多大。

而在那諸多目光下,周元面無表情, 一揮手,源氣升騰,籠罩了一片樹蔭區域,淡淡聲音響起:“這五枚祖魂果,我們要了。”

他這一手,倒是讓得一些人稍稍的鬆了一口氣,因為周元還放了三枚出來,這說明他們還是有爭奪的可能。

“嘁。”

而薑紅纓卻是撇撇嘴,有些失望,她原本就是留了一個坑,若是這周元真的是野心大到想要將剩下的全部吃完,那必然是會引起眾怒,到時候她再推波助瀾一番,應該是能夠將周元等人盡數的趕走。

但誰想到這家伙頗為的冷靜,只是吃了五枚,還丟出了三枚分散了不少各族強者的註意。

不過雖說有點失望,但薑紅纓也並未太過的在意,因為眼下這裡才只是剛開始而已,她對萬獸天這些各族強者太過瞭解,一旦當那剩下三枚祖魂果被人奪走後,這些人必然會將目光轉向他們。

而到時候,就得看真正的力量了。

守得住,那自然有資格享用機緣,守不住,那不好意思,這裡的機緣恐怕就跟你們沒多少的關係了。

這就是萬獸天的規則,拳頭大才是硬道理,不然管你是什麼身份,就算是玄龍族,照搶不誤。

而隨着分配結果出來,周元也是率領着金重等人懸空而立,將他們所選定的那片區域護在後方。

三方隊伍各自鎖定了自己的目標,而其他眾多的各族強者,則是將目光投向了那三顆尚無主的祖魂果,數息的沉寂後,一道道狂暴的源氣猛然爆發。

煞氣衝天而起,頓時瀰漫了這祖魂樹下。

一場機緣廝殺爭奪,終是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