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空間漩渦出現於金猊族祖地的上空,漩渦之內,幽暗不定,令人望而生畏。

這漩渦的盡頭,便是通往那座龍靈洞天。

而此時,在下方的群山間,熱鬧異常,無數金猊族的族人在眺望着,他們望着那空間漩渦的眼中,充斥着羡慕與渴望。

能夠進入龍靈洞天者,無不是各族之中的精銳天驕,他們自然也期望着有朝一日,他們能夠代表着各自的種族,進入其中征戰榮耀的同時取得屬於自身的機緣。

在一處山巔上,周元頭頂着吞吞,與夭夭並肩而立。

“此次進入龍靈洞天,你們需小心一些,那聖族不可小覷。”夭夭俏立山巔,山風吹拂而來,揚起青絲,那修長玲瓏的身姿仿佛是上天造物,完美得驚心動魄。

周元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在欣賞着,夭夭的身材似乎是越來越好了。

不過待得他察覺到夭夭唇角微微揚起危險弧度時,趕緊目不斜視,道:“曉得了。”

吞吞在周元頭頂打着哈欠,然後發出譏笑聲。

夭夭如山泉般清冷的眸光也是投向它:“進入龍靈洞天后,多聽周元安排,他行事可比你謹慎可靠。”

於是得意中的吞吞頓時垂頭喪氣下來,沒什麼力氣的應了下來,它原本還打算等進入龍靈洞天后,就直接奪走老大的位置,使勁的差遣周元這個小弟苦力,可誰想到夭夭一句話,就將它的念頭打沒了。

畢竟對於夭夭的話,素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吞吞,卻是奉為聖旨,從不會有絲毫的違背。

周元見狀,心中也是忍不住的一笑:“小樣,還想差遣我。”

然後他目光望着身旁的絕色人兒,拉住她那纖細嬌嫩的小手,嘆道:“本來以為是和你出來游歷的,結果又要分開一段時間。”

夭夭安慰道:“這龍靈洞天對你們來說是不錯的機緣,能夠有緣遇見自然不能放過,我會在此處等你們歸來。”

周元點點頭,道:“那抱一抱當送行吧。”

說著他一臉坦然的伸開雙臂。

夭夭清澈的眸子望着周元,剪水般的瞳孔倒映着他的臉龐,旋即她唇角輕揚,倒也沒有拒絕,上前

一步,任由周元將她環抱住。

溫香軟玉在懷。

那般柔軟,幾乎是讓得周元有種不去那龍靈洞天的衝動。

在周圍的群山間,倒是有不少目光望着這一幕,皆是帶着一些艷羡,畢竟那被周元擁在懷中的女孩,實在是過於的驚艷,她的到來,直接是讓得往日在族內頗有美名的金靈兒,金雅等女完全是黯然失色。

不過更讓得他們在意的是,這女孩不僅容顏絕美,氣質出眾,關鍵還是她那神秘的身份。

在一座山巔上,金陽煌單手負於身後,他望着那相擁的一幕,神色倒是有點古怪,其實對於周元與夭夭的事情,他也隱約聽說過,而且此事如今在歸墟神殿中也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誰都沒想到以這位的身份,竟然會動凡人情。

“倒是不知道是好是壞...”

他喃喃自語了一聲,然後目光環視,雄渾的聲音響徹於天地間:“時間差不多了,準備好動身吧。”

話音頓了頓,他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在此還有一句話,此番龍靈洞天已經不再是歷練之處,我建議你們將它直接當做一處戰場,你們的最終目標,便是將那進入龍靈洞天的孽獸一族殺得乾乾凈凈!”

“我萬獸天之地,不容那一族沾染!”

滔天的殺氣直接是引得風起雲涌,寒風凜冽。

所有金猊族的族人皆是厲聲應下,殺氣澎湃。

那漫天殺氣,也是將周元自溫香軟玉中拉了回來,他暗暗咧嘴,這該死的孽獸一族,好好的一場歷練,結果硬生生的被他們搞成了生死戰場。

即便還沒進那龍靈洞天,但周元已經可以預見其中的滔滔殺戮了。

而在金陽煌聲音落下後,這群山間突有一道道流光衝天而起,這些流光雙人成隊,直接是對着那空間漩渦暴射而去。

在他們的手中,皆是握着一道異物,其上有古老,莽荒,凶悍的氣息涌動,若是所料不差的話,應該是各族的聖獸精血之物。

“我們也走吧。”

周元倒是再沒有墨跡,與夭夭點了點頭,便是身影衝天而起。

而當即將接近那空間漩渦時,在其頭頂的吞吞,突然有一枚紫金鱗片脫落,鱗片之上,沾染上一縷精血,直接是投入那漩渦之中。

下一刻,漩渦中有縫隙出現,周元便是趁此踏出一步,直接是鑽了進去。

夭夭凝視着一人一獸消失的身影,立於原地久久不動。

某一刻,金陽煌的身影出現在了其旁邊,他對着夭夭抱了抱拳,笑道:“閣下,歸墟神殿傳來消息,說若是閣下什麼時候有時間的話,可以去殿內閑坐。”

夭夭眸光收回,絕美的玉顏淡淡的沒有什麼表情。

“若是有時間的話,會考慮考慮。”

言語不咸不淡,漫不經心的。

金陽煌卻並沒有任何的怒意,只是笑着點點頭:“一切隨閣下心意。”

“此番聖族覬覦龍靈洞天,究竟是何意?”夭夭突然問道。

金陽煌面色微凝的搖搖頭,道:“難以推測,畢竟這算是聖族第一次覬覦龍靈洞天,不過,歸墟神殿那邊傳來了消息,聖族有聖者現身於混沌虛空中,神殿內有聖者與他們交過手。”

夭夭沉默了片刻,道:“聖族的動靜越來越多了。”

她抬起俏臉,眸光深邃,似乎是穿透了重重虛空,許久後,她方纔淡淡的道:“你們註意一些吧,或許聖族那位...也快蘇醒了。”

金陽煌心頭猛的一震,這一刻,連他這般身份定力,都是忍不住的有些變色。

因為他很明白夭夭說的是誰...

那一位的存在,是懸在諸族頭頂的死神之鐮。

這萬千載的平靜,只是因為那一位遠古時期被祖龍意志所重創,可隨着時間的推移,那一位,終歸是會再度出現的。

而當祂出現時,諸天必然會引來毀滅。

金陽煌深吸一口氣,對着夭夭微微行禮:“我會將此事報給歸墟神殿,多謝閣下了。”

夭夭擺了擺手,沒有再理會這位金猊族的聖者,而是眸光望着那空間漩渦消散的地方,眼眸深處,略微的帶着一些迷惘之意。

讓人有種心疼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