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閣內沸騰的殺意持續了好半晌,那大長老金羯方纔面色有些陰沉的開口道:“族長,那聖族究竟有什麼謀算?難道費盡心機,只是看中了龍靈洞天的機緣?以聖族的眼界,應該不至於如此吧?”

這位大長老也是眼光毒辣,言語直指聖族動機所在。

龍靈洞天的機緣的確算是不小,其中甚至有法域種子的存在,若是能夠得到,無疑能夠培養出法域強者。

但說句實話,法域強者在聖族那種整體實力面前,雖然也算是頂尖力量,但如果說多一些法域強者就能夠改變什麼的話,那必然是有些天真的。

金陽煌微微沉吟,道:“聖族究竟在謀劃什麼,我們萬獸天的諸位聖者也在推算,但暫時沒有結果,或許,說不定這在他們看來只是一場練兵而已。”

議事閣內不少人眼皮子都是一跳。

練兵?

安靜了這麼多年的聖族,終於是要蠢蠢欲動了嗎?

金陽煌緩緩的道:“反正不管聖族動機如何,此次萬獸天必然是要守住龍靈洞天,而諸聖的命令也已經傳來...那進入龍靈洞天的孽獸一族,必須盡數誅滅!”

言語最後,已是有深深的殺意瀰漫出來,仿佛是化為了血海屍山,令得人喘不過氣來。

“因為此事的緣故,此次萬獸天進入的條件會放得更寬,名額會更多一些,同時各族也會派遣出更為精銳的力量壓陣。”

隨着他這話落下,殿內倒是有些竊竊私語聲響起,不過有些人神色頗為的驚喜,畢竟按照以往的規矩,想要開啟龍靈洞天,那是需要持有沾染先天聖獸精血之物為引,而這般東西在各族中雖然都有存貨,但也是格外的珍稀,所以每次進入的名額算是有限,而若是眼下放寬條件的話,他們無疑是有了更多的機會。

“更精銳的力量...”

不過周元所在意的,反而是金陽煌所說的後一句話。

那龍靈洞天同樣對於力量有着限制,所以唯有法域以下方可進入,而如今進入其中的已是類似金嵐這種源嬰境頂峰的存在,而法域之下,還有比此更強的嗎?

當然是有...

周元目光閃爍,因為在法域與源嬰境之間,還存在着一個奇特的級別,那種級別,被稱為偽法域。

當年在蒼玄宗,柳漣漪,靈均兩位峰主皆是屬於這個層次。

而在諸天中,凡是踏入了這個層次,擁有了偽法域,那麼就算是漸漸的脫離了源嬰境層次,所以擁有偽法域的源嬰強者,也被稱為小法域境。

這一類的存在,不會被計算為源嬰境,就如同混元天的那源嬰榜,其實

上面也沒有將這一類層次的強者算入其中。

在周元心思轉動的時候,金陽煌屈指一彈,大殿內的虛空被撕裂開來,下一刻,便是有着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那中年男子面無表情,身軀魁梧,金髮閃爍着光澤,宛如一頭雄獅,氣勢強悍而壓迫人心。

當他出現於此處時,這金猊族不少人都是驚呼出聲。

“金擎天長老?”

“他不是常年閉關嗎?竟然也被召了出來?”

“......”

周元也是凝神望向那中年男子,後者只是靜靜的矗立於那裡,但卻散髮着一股極強的壓迫,那種壓迫,讓得此時的他都是忍不住的微微凝神。

而且,從後者的體內,他察覺到一種危險而熟悉的波動。

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就是偽法域的存在。

其實這一類偽法域的強者,真要說比源嬰境圓滿強太多也不一定,因為純粹的從源氣底蘊來說,恐怕差距不算太大,但麻煩的是那偽法域的存在,那將會讓得他們的戰鬥力呈現飛躍式的暴漲。

而體內開闢的偽法域強者,法域種子對他們的作用已是比較小了,或許這也是為何這以往的龍靈洞天中,基本都沒有出現這種層次的強者進入的緣故吧。

“金擎天長老此次也會進入龍靈洞天,他將與金嵐一隊。”

此言一齣,倒是讓得不少目光投向了金嵐所在的位置,眼神皆是有些艷羡,龍靈洞天內,兩人一組,彼此合作,金嵐本身已是源嬰境圓滿的頂尖人物,如今再加上金擎天協助,那可真的是如虎添翼。

此前誰都以為失去了小祖這個伙伴,金嵐這邊難度會增加不少,可誰能想到峰迴路轉,族內又是安排了一位偽法域插了進來。

這一下,從某種意義來說,似乎比小祖,周元那邊還要更強了。

畢竟小祖雖說是先天聖獸,但終歸還不算是徹底的覺醒,如今的它,應該也只是相當於源嬰境圓滿的實力,這若是與偽法域鬥起來,或許勝算難料。

在這些註視下,那坐在金嵐身旁的金雅,也是臉頰上有着濃烈的歡喜之色浮現出來。

而金嵐也是微露喜色,站起身來對着金擎天抱拳行禮,畢竟論起輩分來說的話,金擎天可比他高一輩,而且金擎天的到來,的確是能夠幫他很大的忙。

“聽說你在此前的切磋中輸給了一個外族人?”金擎天看了金嵐一眼,卻是淡淡的道。

金嵐面色有些尷尬,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金擎天算是他的長輩,而且也是他們這一脈,

如今要教訓他,他也只能受着。

不過金擎天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在一旁坐下,目不斜視,淡聲道:“一次失手而已,放心吧,既然我來了,那就不會讓那些偷姦耍滑之輩撿便宜,若是有機會的話,我會幫你討回來。”

金嵐苦笑道:“族叔,其實是我自己踩了坑。”

金擎天擺了擺手,卻是懶得聽他多說,閉目養神。

金嵐見狀,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那家伙,似乎對我有點敵意。”

周元雖然隔着遠,但卻敏銳的感覺到那金擎天對他沒有多少的和善,當即無奈的一笑。

不過他對此倒是沒什麼情緒波動,偽法域強者聽起來似乎有點唬人,但說到底,其實依舊是源嬰境而已...而且,法域這東西,搞得誰沒有一樣!

他那“天誅聖紋”,不一樣能化為法域麽,雖然我這算不得真法域,但你們難道就算嗎?

假貨對假貨而已!真要如何,還得碰過才知道!

當然,他也不能否認,因為那聖族突然無故插一腳的緣故,這萬獸天各族對於此次的龍靈洞天的重視程度提升了好幾個級別,這些偽法域的加入,無疑也會讓得此次龍靈洞天成為有史以來競爭最強的一屆。

“感覺走到哪裡都會有麻煩出現...”周元感嘆一聲。

原本好好的一場龍靈洞天,卻又搞出這般幺蛾子。

在周元心中感嘆間,那金陽煌已是將諸事吩咐完畢,然後在與對着夭夭這邊點頭示意後,便是散去了會議。

金猊族的族人陸陸續續的走出,但依舊是有着諸多竊竊私語聲在不斷的傳盪,顯然今日那孽獸一族的事情,對於很多人還是造成了巨大的震蕩。

而管中窺豹,也是能夠知曉恐怕如今這萬獸天內各方勢力中,都是在掀起如此一般的震蕩。

...

在此之後的日子,周元明顯的感覺到了金猊族內的氣氛變得緊繃了許多,族內所有的話題,幾乎都是逃不開那孽獸一族。

而從得來的消息看,正如他所料,孽獸一族的消息直接是在整個萬獸天擴散開來,那所引起的震蕩可謂是山崩海嘯。

周元終歸還是小覷了這源獸種族對孽獸一族的那種發自血脈深處的厭惡與仇恨。

當孽獸一族從源獸諸族的血肉與骨骸中誕生的那一刻起,或許這就是兩個絕對對立的種族...

而時間,也是在這種山雨欲來的氣氛下悄然而過。

龍靈洞天,終是要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