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靈洞天,乃是由祖龍一縷殘魂所化,其內自成天地,而玄妙的是,龍靈洞天內的天地源氣對於血肉有着極大的淬煉效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源獸種族夢寐以求的修煉聖地。”

“而龍靈洞天內,有一物頗為出名,那便是“祖魂果”,此果乃是由祖龍殘魂與其內的天地源氣孕育而生,若是能夠吞服煉化,可壯大神魂。”

“不過這還只是其次,龍靈洞天深處,存在着一座“祖魂山”,此山有靈,神秘莫測,而祖魂山上,有古老戰台開闢,戰台有等級之分,若是能夠占據那頂層戰台並且完成守擂,那麼就會得到“祖魂山”的饋贈,那就是大機緣所在。”

一座綠茵蔥鬱的大山深處,有一棟幽靜竹樓矗立,而在竹樓前,夭夭輕聲細語的在講解着。

而在她的面前,周元與吞吞皆是盤腿坐好,猶如兩個好好學生,不過這些信息吞吞早就知曉,所以更多的還是說給周元聽。

夭夭說到此處,眸光看了吞吞一眼,道:“而吞吞所需要的,便是這來自祖魂山的饋贈,若是能夠得到,它應該便是能夠再進一步,邁入八品之階,甚至縮短衝擊九品的時間。”

周元聞言,忍不住的有些咂舌,八品...那可就相當於法域境了啊,而九品更不用說,那是聖者境。

“不過搞這麼久,我以為先天聖獸應該直接踏入八品了呢,結果現在還只是跟我差不多啊。”周元望向旁邊的吞吞,戲謔道。

吞吞聽得他這嘲諷,頓時齜牙咧嘴起來。

夭夭卻是道:“先天聖獸不能以常理度之,你的實力,是你從弱小一步步的汲取天地源氣修煉,然後壯大自身,但先天聖獸的力量來自自身血脈,那股力量,並不是依靠天地源氣,而是依靠自身。”

“所以吞吞需要的不是日積月累的苦修,而是打開血脈的鑰匙,一旦鑰匙到手,有時,說不得便是一步成聖。”

周元張了張嘴,有些悻悻,果然,這些所謂的先天聖獸就是變態,一步成聖,這在他這種修煉者看來簡直就是神話故事。

吞吞見狀,頓時伸出爪子指着周元發出譏笑。

周元一笑,然後上前坐到了夭夭旁邊,握住了她那纖細嬌嫩的小手,衝著吞吞挑了挑眉。

吞吞嘴角撇了撇,掏出石板,直接寫了兩個大字回應:“色胚!”

然後又寫:“嗚嗚,老大不要理他!”後面竟然還有畫留着眼淚的吞吞表情。

瞧得這一人一獸胡鬧,夭夭也是有些好氣又好笑,不過更多的,還是那心中泛起了淡淡溫馨,對於這世間萬物,她始終都是帶着一種疏離的心態,可唯有在這兩個家伙面前,她才能夠感覺到一種帶着暖意的情緒時刻流淌於心間。

所以她也懶得理會這一人一獸,只是任由周元握住一隻手,然後另外一隻手取出玉葫蘆,優雅的輕飲起來。

鐺!

不過就在此時,這天地間突然有着一道鐘吟聲響起,然後在這金猊族祖地之中擴散起來。

周元聞言,也是微微一驚。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而就在周元驚疑的時候,此處虛空微微波動,有一道聲音傳來。

“夭夭閣下,周元小友,祖饕閣下,還請來議事閣一敘。”

周元聞言,目光頓時一閃,這聲音,是那位金陽煌族長。

他轉頭看向夭夭,後者將玉葫蘆收起,輕聲道:“去看看吧。”

如今他們都身處金猊族做客,終歸還是要給這主人幾分顏面的。

夭夭話音落下,袖袍一揮,便是有着光華捲起兩人一獸,空間扭曲間,直接是將身影吞沒而進。

周元眼前僅僅只是一花,再度凝神時,便是化為已經身處一座寬敞的大殿內,而此時,大殿中頗為的吵鬧,人影綽綽,顯然金猊族不少強者都是匯聚於此。

在議事閣最上方,金陽煌面龐微顯凝重,他瞧得夭夭,周元出現,也是對着他們點點頭。

夭夭隨便的找了個位置坐下,周元頭上頂着吞吞也是緊隨其旁。

他們的到來,無疑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畢竟這些天來,周元的名字在金猊族內也算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當然,更讓得很多人好奇的還是夭夭的身份,畢竟任誰都感受得出來,自家族長對於這位漂亮得讓人驚艷的女孩的客氣。

在夭夭,周元到場後,那金陽煌的目光便是環視全場,頓時一片寂靜。

金陽煌面色有些沉凝,緩緩的開口:“此次召集大家前來,的確是出了一件大事。”

所有人心頭都是一凝,什麼事情,竟然連金陽煌都說是大事?

“此前我萬獸天的數位聖者,察覺到了異樣的空間波動,最後經過審查,發現龍靈洞天的位置被聖族鎖定了。”金陽煌一開口就是一個大炸彈拋下來,將所有人都是炸得目瞪口獃。

轟!

下一刻,整個議事閣都是劇烈的嘩然起來。

龍靈洞天乃是萬獸天獨有的寶地,這座空間依附於萬獸天,而且萬獸天的聖者為了將其保護,還佈置了重重結界。

而如今,那聖族突然鎖定了龍靈洞天的位置,究竟意欲何為?!

“族長,龍靈洞天有我萬獸天的烙印,若是從其他天域進入的話,除了我源獸種族,外族是無法進入的。”大長老金

羯沉聲說道。

金陽煌微微點頭,淡淡的道:“沒錯,所以聖族派遣進入龍靈洞天的也並非是聖族...而是,孽獸一族。”

當孽獸二字落下的時候,原本還喧囂的殿內頓時一片死寂,但周元卻發現,不少人的眼中變得有些赤紅起來,一股濃烈的殺意在殿內涌動。

而且,不止是他們,周元發現先前那一瞬,就連趴在其頭頂上的吞吞,爪子都是突然用力的抓了一下他的頭皮。

“什麼情況?”周元有些奇怪,不明白為何他們會對那所謂的孽獸反應這麼大。

頭頂上的吞吞在沉默了一下後,有着一股意念落入周元腦海中。

周元細細品味,片刻後眉頭也是漸漸的皺起。

傳聞在那遠古時期,聖族欲要開啟滅界之戰,滅絕其他諸族,而源獸一族,也是在奮力抵禦,那時候的源獸種族算是有史以來最為巔峰的時刻,他們所組成的戰力,也給聖族打進犯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可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源獸種族內出現了背叛者。

一些源獸種族背叛,投向了聖族。

這直接是分裂了源獸種族的實力。

而且,那些投靠聖族的源獸種族,還帶去了諸多各族的先祖之骸,最終,那位聖族聖神出手,以無數源獸血肉為祭壇,再輔以諸族先祖殘骸,為那投靠而去的源獸種族進行了洗禮。

於是新的一族誕生。

那就是金陽煌嘴中所謂的孽獸一族。

這一族,是建立於源獸種族的血肉屍骸之上,這賦予了他們一種特性,那就是面對着源獸種族時,將會生起無比饑餓之心,兩者相遇,必有一死。

這是那位聖神專門創造出來對付源獸一族的產物。

無數年下來,雙方有無數次的碰撞,那互相間的血海深仇,幾乎難以描述。

只是後來隨着滅界大戰的結束,聖族退回五天之中,那種廝殺方纔漸漸的變得稀少起來,但在所有源獸種族的古籍記載中,都記載着深深的恨意。

那是對背叛者的仇恨,也是對其玷污先祖屍骸的憤怒。

周元微微沉默,有這等淵源在裡面,難怪會引起這麼大的動靜。

只是,更讓得他在意的是...

他發現似乎這些年間,那聖族的動靜,似乎是有些變多起來了。

周元微微偏頭,望着身旁夭夭那絕美的側臉,對於這種變化,他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安,似乎一股無法形容的暴風雨,正在漸漸的醞釀。

當其爆發時,其狂暴,恐怕將會引得諸天傾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