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差不多了。”

岩漿湖泊外,夭夭望着那座徹底成形的熔漿鼎爐,輕輕一拍手,嬌俏的下巴微微一抬:“喏,進去吧。”

周元望着那座熔漿鼎爐,在其中仿佛是有着一汪熔岩之海,其中岩漿翻滾,捲起巨浪,一股極為恐怖的波動從中散髮而出。

這讓得他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以他如今的肉身強度,其實就算是在熔漿中游泳都不會對自身有半點傷害,但眼前的熔岩鼎爐顯然並不簡單,夭夭在那鼎爐之上銘刻了諸多古老晦澀的源紋,這無疑是加深了熔岩的威力。

雖說應該不至於對他造成致命般的威脅,但若是進入其中,必然是要吃大苦頭的。

“這座地心萬炎爐能夠淬煉你的天龍氣,讓其更為的精純,同時也會讓你與天龍氣聯繫更為緊密,那個時候,就是你挖掘其中源術的最好機會。”夭夭說道。

“吞吞如今的本事應該也不差,而連它都在找你過去當打手,想必遇見的問題也不算小,所以你需要提升一些戰鬥力。”

“有我在的話,聖者層次的存在應該保持默契的不會插手,但其下的層次,我也不好直接出手。”

周元聞言,也是點頭,大佬和大佬坐在一邊震懾就行了,真正的拼刀子,還是得下麵的人來上。

“祖龍經奧妙無窮,其自身有源術蘊養而生,不過其中也有高低之分,你能夠挖掘出來的源術究竟是強與弱,那還是得看你自身。”夭夭再度提醒了一句。

“而這種自祖龍經內挖掘出來的源術對你有一個好處,那就是這將會天生契合於你,你會以最快的速度適應它,而不需要如同其他聖源術那般,還需要不斷的感悟,磨合。”

周元心頭微震,聖源術威力強橫,但其修煉條件之苛刻也是出了名的,而按照夭夭所說,他如果從祖龍經內挖掘出聖源術的話,那修煉進度無疑將會遠超其他的源術。

“那我去了。”

周元按耐下心思,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目光投向那座熔岩鼎爐,身影一動,便是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投射而進。

身軀落入鼎爐,其內仿佛是自成空

間,磅礴洶涌的岩漿海域咆哮,捲起萬重熱浪。

周元看着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咂舌,他可是眼睜睜的看着夭夭在舉手投足間搞出這般動靜,由此可見如今的夭夭,實力究竟是達到了何等驚人的層次。

若是她願意的話,與聖者交鋒,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看來我也得努力了。”

周元嘆道,原本以為踏入源嬰境,他可以略作放鬆,可如今夭夭那恐怖的實力,反而是讓他有了壓迫感。

而且,夭夭那所謂的神性,也總是心中深處的一根刺,周元明白,現在的他沒有資格去探究什麼,因為實力不夠。

或許,他最起碼都得擁有着聖者的戰鬥力時,方纔能夠對那未來大勢造成一些影響。

周元心思百轉,但最終還是按耐了下來,然後不再猶豫,身影一動,直接是俯衝而下,噗通一聲,濺起漫天岩漿。

而隨着周元沖入岩漿之中,只見得這座鼎爐的四壁上,突然有着一道道古老的源紋若隱若現,無數道光紋蔓延出來,最後落入了岩漿海域之中。

同時間,周元也是感覺到了無邊的熾熱自四面八方涌來,那種溫度,即便是以他的聖琉璃之軀,都是被灼燒得通紅,一股劇痛涌來,令得他的面龐微顯扭曲。

不過如今的他也不是什麼初出茅廬的無知者了,當即壓制下那種劇痛,身軀盤坐岩漿深處,同時開始運轉祖龍經。

吼!

磅礴如洪流的白金色源氣在體內流淌,隱隱間有着低沉的龍吟聲響徹,一股特殊的威壓徐徐的釋放出來。

這便是周元如今所修煉而成的鎮世天龍氣。

天龍氣位列八品源氣,若是再升一層,便是真正的九品乾坤聖龍氣!

而九品源氣,整個諸天內,都是極為的罕見,唯有那些擁有着聖者坐鎮的大勢力,方纔會可能有着傳承留下。

只是,源氣升品最為艱難,周元感覺想要達到九品,或許只能當將武瑤體內那道聖龍之氣收回才有可能。

心思轉動,周元眼目則是漸漸的閉攏,任由那滔天岩漿侵蝕,他自身卻是猶如

磐石,巍然不動。

體內天龍氣流轉,漸漸的仿佛是化為一道龍影覆蓋了身軀。

而在鼎爐之外,夭夭望着其中周元的身影,突然伸出白皙玉手,只見得玉手上,有着一縷神秘的物質流淌而出。

隨着這一縷神秘物質的出現,這片山林都是變得寂靜起來。

仿佛是有着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籠罩了天地。

那是神之物質。

連聖者都會心動的東西。

而整個天源界內,除了聖族那位聖神外,也就夭夭能夠具備此物。

夭夭盯着那神秘物質,眸光微閃,然後目光轉向鼎爐內的周元,輕聲道:“周元,我知道你的心思,放心吧,我也不會輕易放棄的。”

“不過在此之前,我會盡可能的幫你變強。”

“未來如何,我們一起來扛。”

伴隨着低語聲落下,她手中那神秘物質直接是破空而出,穿進了鼎爐內,最後落入岩漿之中。

霎那間,其中的岩漿海域猶如是具備了生命力一般,伴隨着呼吸間,有滔天火浪席卷。

而岩漿之中,一縷縷古老的光紋迅速的穿梭,最後來到周元所在,漸漸的攀附於其身軀之上。

也就是在這一霎那,周元的心神猛的一震。

他感覺到四周天地出現了變幻,所在處,宛如混沌之中。

混沌深處,有一對巨大的眼瞳睜開,光罩諸天。

那似乎是一頭看不見盡頭的古老之龍,下一瞬,有無數光束如流星雨般的對着周元所在暴射而至。

隨着流星雨的接近,周元方纔發現,那每一道流光中,竟是蘊含著一枚古老龍鱗。

龍鱗上,閃爍着玄妙之光,仔細看去,竟是能夠見到諸多文字在浮現,帶來着無法言語的玄妙。

他心頭一震,瞳孔放大。

因為他發現,這些龍鱗上,皆是記載着一道源術!

而且,全部都是聖源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