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來的半月時間中,周元帶着夭夭游歷於混元天中,他們走過山川,踏入洪海,穿過一座座雄偉巨城。

他們餐風飲露,觀摩諸多奇景,也嘗遍了所過之處的諸多美酒佳釀。

這種游歷,讓得周元想起了當年第一次離開大周王朝,帶着夭夭與吞吞,趕往聖跡之地,那是滿滿的回憶。

不過至於此前想象的地獄特訓,倒是並未出現,這卻是讓得周元鬆口氣的時候,又有些遺憾。

或許,這隻是夭夭臉皮薄,不願承認只是想與他甜蜜游歷混元天吧。

這般想着的時候,周元還微微的有點小得意與竊喜。

只是,悲哀的是,他這些小得意在半個月後,便是被徹底的摧毀了。

...

這是一座人跡罕至的深山中。

群山中有諸多散髮着凶威的源獸氣息,不過此時卻皆是乖覺的縮着,不敢發出絲毫的嘶吼聲。

這一切,都是因為此時山中那道絕美的身影。

而此時,這座大山深處,夭夭望着眼前如明鏡般的湖泊,露出一絲笑意,輕聲道:“此處不錯。”

一旁的周元疑惑的看來。

但夭夭卻沒理會,只是伸出修長玉指輕輕一點。

轟!

湖泊開始劇烈的震動,然後周元便是有些震驚的見到,湖泊極深處,竟是有着滾滾岩漿涌出,短短不過半晌間,先前這座如明鏡般的湖泊,便是化為了一座熔岩之湖,高溫瀰漫開來,引得空氣都是漸漸扭曲。

熔岩不斷的互相堆疊,期間有着諸多奇特的材料從地底深處涌出,與那熔岩融合。

漸漸的,一座巨大的熔岩鼎爐成形,其內猶如是一片熔漿海洋。

夭夭修長玉指連彈,虛空震蕩,有着一道道古老至極的源紋憑空成形,然後烙印到那鼎爐之上。

頓時,其內的熔漿海洋變得極為狂躁起來。

周元見狀,卻是感覺到一絲不妙,因為那鼎爐內的熔漿,竟然連如今修成了聖琉璃之軀的他,都是感覺到了一些危險氣息。

“咱們這是要做什麼?”周元小心翼翼的問道。

夭夭明媚的眸子中掠過一絲戲謔:“你以為我說的特訓只是隨口一提嗎?”

“另外,你的聖龍之氣,還未完全取回嗎?”

周元想起了武瑤,點點頭,道:“此前我們在大武都城遇見的那武瑤,我在混元天也跟她交過手,奪回了她此前從我們手中搶走的武王那一道。”

“不過她自身那一道,卻

還未取回。”

夭夭面露沉吟之色,道:“那位武瑤,倒的確是個絕美的人,而且氣質非凡,想必是個男人都無法下手的。”

她說得隨意,但周元卻是察覺到一絲危險氣息,立即正色道:“瞎說,我就沒見過比你更美的女子。”

“未曾取回她那一道,最開始是因為武神域的武神大尊阻擾了,而後來雖說有機會,但我的確是沒選擇出手。”

周元撓了撓頭,在那古源天最後的時候,他如果要出手,是能夠從武瑤體內取出那道聖龍之氣的,但他卻沒有這麼做。

因為他感覺這個時候抽離了聖龍之氣,武瑤多半會當場身隕,那個時候,彼此還剛剛聯手破敵結束,他陡然出手有些不合適。

再有便是對於武瑤,他的確沒有對武王,武煌那麼仇視。

那道聖龍之氣他是一定要取回來的,但時間上,他打算往後一些,因為他感應得出來,武瑤已經在漸漸的脫離對聖龍之氣的依賴,她選擇了走她自己的道路。

所以,取回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也算是賣武神大尊一個人情,他相信後者應該是能夠察覺的。

夭夭面色平靜。

周元瞧着他,突然笑道:“你在吃醋嗎?”

原本他只是在取笑,但哪料到夭夭在想了想後,竟是認真的輕點螓首,道:“似乎有一點。”

周元微張嘴巴,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的同時又是內心歡喜,嘿嘿一笑。

夭夭繼續擺弄着那熔漿鼎爐,似是漫不經心的道:“心情不好,這鼎爐的佈局說不得會出差錯,到時候把人給燒掉就不好了。”

周元頓時打了個寒顫,苦着臉道:“那怎麼辦。”

夭夭一邊在佈局着熔岩鼎爐,微微歪着頭:“那就說點好聽的,讓我心情好點吧。”

周元眼睛眨了眨,心中則是在泛着溫暖的笑意,他上前一步,與夭夭正面相對,望着她那清澈而悠遠的眼眸:“你的眼睛真好看,裡面藏着山川湖海,日月星辰...”

“不過我的眼睛更好看,因為裡面藏着你。”

周元聲音壓得沙啞,充滿着磁性,那語調中,也是充斥着深情。

這一霎那,周元感覺他自己都被甜到了。

不過他發現說完後,夭夭卻依舊只是面色平淡的將他給望着,仿佛在說,就這?

周元的得意不由得化為忐忑,心中哀嚎,咱家這位真的是太難伺候了!

於是,他只能嘆一口氣,悲痛的道:“你還是打我一頓吧。”

夭夭那如遠

山般的黛眉間,終於是有着一絲笑意流露出來,道:“這個好一點,剛纔那是什麼啊。”

周元認命了,閉上眼睛:“那你打吧!”

心中嘀咕着看來咱家短時間來看真的是要夫綱不振,不過沒關係,先忍着,等待有朝一日翻身做主人!

而在周元心中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時候,他感覺到有清香撲面,再然後,他就感覺到唇邊微微一涼,宛如碰到了溫玉一般。

他猛的睜開眼睛,眼睛震驚而狂喜的望着眼前的人兒。

不過夭夭卻是沒再看他,只是專註的盯着那成形的熔岩鼎爐,不斷的將一道道古老源紋打入其中。

周元摸着嘴唇,眨了眨眼睛:“你剛纔親我了嗎?”

然而夭夭理都未曾理他。

周元大感懊惱,為何要閉上眼睛呢?

不過內心則滿是竊喜,夭夭顯然是對他先前的情話很滿意的啊,偏偏還要傲嬌一番,真是...太可愛了。

嗡!

而就在此時,那熔岩鼎爐突然爆發出震動聲,一道道熾熱狂暴的波動不斷的擴散,引得天地間的源氣都是在沸騰起來。

夭夭輕吐了一口氣,道:“你如今踏入源嬰境,但所修的源術普遍等級不高,唯一能算做聖源術的,便是由蒼玄七術融合而成的七彩斬天葫。”

“如今你缺少高等級的源術。”

周元不知道說什麼好,其實他所修的源術也不算差了,只是夭夭的眼界太高,恐怕就連一般的聖源術都不入她的眼。

“聖源術當然是好東西,但此前一直沒有機會修行,天淵域倒是有,不過因為古源天的事情,也沒有時間。”他說道。

夭夭聞言,微微淺笑:“天淵域的聖源術或許不錯,但沒必要強求,你自身身懷最大的寶藏,自然不需捨近求遠。”

“什麼意思?”周元一怔。

夭夭眸光投向周元,道:“我給你的祖龍經,乃是天地間第一法,你如今已將其修至八品天龍氣,但其中所蘊藏的配套源術,你卻並沒有挖掘出來。”

“祖龍經?”周元心頭一驚,祖龍經內的源術,他其實是開發了一些,但其威力雖說也不錯,可卻始終難以達到底牌的層次。

“你此前那些,算不了是祖龍經的配套源術,只能算是一點衍生罷了。”

夭夭微微偏頭,嘴角帶着一抹笑意。

“一般人就算得到了祖龍經,也挖掘不出來,因為那需要我來開啟。”

周元目瞪口獃,旋即艱難的摸了一把臉,仰天吐氣,沒關係,我就喜歡吃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