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巔之上,兩人靜靜相擁。

不知多久後,兩人也皆是漸漸的從那種情感中脫離出來,夭夭伸着懶腰,展露着窈窕纖細的曲線,那清冷的容顏上,卻是罕見的有些嬌憨:“不知道吞吞現在怎麼樣了。”

周元聞言,倒是想起了那由金靈兒帶來的鱗片,當即手掌一握,將閃爍着異光的鱗片取出。

“此前它還托人帶了此物過來,應該是傳信給我,不過我之前忙着你這邊的事情,哪有時間搭理這小混球。”周元笑道。

夭夭好笑又好氣,搖了搖頭,伸手將鱗片取過來,指尖抹過,只見得鱗片上頓時有着光芒爆發而出,然後在那面前形成了一副光幕。

光幕中,一頭威風凜凜的巨獸冒出頭來。

那巨獸通體佈滿着紫金鱗片,彰顯神秘與尊貴,而且即便只是影像,但依舊是能夠感覺到那巨獸體內所散髮出來的那股源自遠古洪荒般的無上凶威。

周元第一眼瞧去時,都是愣了一下,如此威武凶威之獸,簡直讓人望而生畏。

不過當他在看見那巨獸的一對獸瞳時,瞧得其中所蘊含的那熟悉靈光,他便是認了出來,這貨竟然就是吞吞。

比起以往,如今的吞吞無疑是成長了太多,這幅形態也與以往那種賣萌相差甚遠,或許是因為離開了夭夭,這世間已經沒有了什麼事物能夠值得它來繼續賣萌了。

吞吞抬起爪子,敲了敲光幕,然後它壓着嗓子發出了兩聲威嚴十足的乾吼。

接着它爪子在面前的石板上划過,石屑翻飛,片刻後,它將石板舉了起來,神態懶洋洋的。

周元看去石板,然後嘴角便是一抽搐,只見得上面歪歪扭扭的寫着一行字。

“周元色胚,快來萬獸天金猊族找小爺,急缺打手一頭!”

周元面色發黑,咬牙切齒的道:“小王八蛋簡直欠揍!”

一句話里,滿滿的仇恨,什麼叫做色胚?還敢自稱小爺,找我當打手?竟然還敢一頭一頭來論?!你當我是豬啊?

這個小混蛋,幾年不見,倒是愈發的可惡了!

夭夭對於這滑稽的一幕也是嘴角微揚,揮手將光幕驅散,收起鱗片,道:“看來吞吞也遇見了一些麻煩啊。”

周元沒好氣的道:“完全不想搭理它。”

當然也完全是氣話,吞吞那個小混蛋雖然可惡,但實在是讓人又愛又恨。

而在兩人說話間,後方虛空微微波盪,只見得蒼淵帶着顓燭,郗菁等人便是踏空而出。

蒼淵帶着意味深長的笑意的望着兩人,周元與夭夭見狀,也是面色微紅。

“師尊。”

“黑爺爺。”

蒼淵笑着點點頭,而周元則指着一旁的顓燭,郗菁等人介紹了一下。

夭夭對着他們也是螓首微點,不過雖說帶着細微的笑意,但那種清冷與疏離卻是掩飾不住,不過也正常,以她的性子,整個世間恐怕唯有周元,蒼淵以及吞吞能夠讓得她在意,其餘人等,皆是難以上心。

若非是因為顓燭與郗菁對周元此前也諸多照顧,或許她連笑容都會吝嗇。

不過對於她的態度,顓燭與郗菁皆是沒有什麼意外,也並沒有被冒犯的感覺,畢竟對於夭夭的身份,他們心知肚明。

“夭夭你能夠蘇醒過來,我也總算是放心了。”蒼淵笑容慈和的望着夭夭,感嘆道。

自從當年將尚還是神石中的夭夭偷走後,他便是多年躲躲藏藏,期間不僅要防備諸天聖者,甚至還要對付聖族的聖者,這之間的付出與驚險,簡直難以道明。

但好在的是,經過這麼多年的艱辛,一切都是在今日畫下句號。

夭夭神智已定,想必接下來諸天的聖者都不敢再直接針對於她,就連萬祖大尊,都只能收斂手腳,所以她在諸天內,算是暫時安全的。

夭夭輕聲道:“這些年倒是辛苦黑爺爺了。”

她當然也知曉這些年為了護住她,蒼淵可謂是東躲西藏,費盡了心機。

“你好歹也是我看着長大的,我無兒無女,你在我眼中,便是如親生女兒一般,不論如何,總得護着你。”蒼淵有些感觸的道,雖說夭夭的身份很重要,但蒼淵對她所傾註的情感,也並非完全是因此而生。

“而且,你應該也知道,辛苦的可不只是我。”

蒼淵笑着看了周元一眼。

夭夭眸光微柔的點點頭。

“接下來你們打算如何?我或許將會去歸墟神殿一段時間,有些事情還得說個清楚。”蒼淵問道。

他之前帶走了夭夭,雖說歸墟神殿內也有不少聖者支持他,但終歸是有些不符合規則,他此次回去,也得將這些事情解決掉,同時也要讓歸墟神殿徹底確定對待夭夭的態度。

而周元會來到混元天,本就是為了蘇醒夭夭,而如今這個目的也算是達成了。

周元聞言,倒是無所謂,只是看向夭夭。

夭夭沉吟了一下,道:“我打算讓周元帶我在混元天到處看看,之後去一趟萬獸天,

將吞吞帶走。”

“不直接去萬獸天嗎?”周元訝異的問道,吞吞那家伙會發消息給他,想必應該是的確需要一些幫助的。

“不急。”

夭夭螓首微搖,道:“讓那得意的家伙先吃點苦頭也好。”

她對着周元眨了眨眼,帶着一點調皮的笑意,這讓得周元恍然,夭夭這是在幫他出口氣,誰讓剛纔吞吞那小混蛋竟然那麼囂張,敢用“頭”這種計量單位來計算他!

這讓得周元忍不住的挺了挺胸膛,看來他的地位比起吞吞還是要高一點的!

不過旋即他又是神色古怪,我竟然淪落到跟這小王八蛋爭寵的地步了?

周元心中一時悲喜交加。

而蒼淵也是在此時點點頭,然後鄭重的提醒道:“夭夭,雖說如今你的封印已破,但還是儘量少動用太強的力量...以你的身份,諸天的聖者應該都會給你幾分面子的。”

說著,他看了看周元,眼中的意味讓得周元明白了什麼。

無非還是夭夭體內存在的神性吧。

這讓得周元心頭都是忍不住的一沉,但對此他也沒有任何的應對之法,唯有不斷的先提升自己的實力。

夭夭眸光微閃,倒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頭應下。

“我會註意的。”

蒼淵見狀,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眼前他們都不再是當初那個懵懂中初出茅廬的時候了,以他們如今的閱歷實力,足以闖盪諸天。

“那就先在此分別吧,若是遇見什麼緊急情況的話,可以捏碎我此前給予你的玉簡,我自然感知。”蒼淵再度對着周元提醒了一聲。

待得周元點頭後,蒼淵便是不再拖沓,袖袍一揮,偉岸之力涌來,便是將其餘人等裹住,直接是憑空消失而去。

瞧得他們消失,周元便是看向夭夭,笑眯眯的道:“咱們這是先去過二人世界?”

夭夭瞥了一眼眼中滿是竊喜的周元,唇角微彎,道:“你還真以為我只是單純的打算讓你帶我去混元天到處走走嗎?”

周元愣了愣,卻是感覺到有些不妙,道:“不然呢?”

夭夭慢悠悠的道:“雖說短短數年修到源嬰境算是不錯了,但我給你的祖龍經,似乎還是半桶水,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我會對你進行一些特訓,讓你對祖龍經的理解更深一些。”

周元面色頓時發苦起來,內心哀嚎,先前還以為是甜蜜二人世界,如今來看,他錯了,這恐怕將會是一場地獄特訓!

畫風不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