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抱上來的時候,夭夭顯然是有些愣神的,待得瞬息後,就感覺腰肢被周元緊緊的摟住,那股大力,猶如是要將她揉入他的身體一般。

她條件反射般的便是要運轉源氣將這膽大包天的家伙震退,不過源氣剛欲涌動,又被她壓制了下去。

因為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的周元身軀都是在微微的顫抖,那是一種極深的眷戀,歡喜以及一種隱藏得頗深的害怕之意。

害怕嗎?

對於周元的性子,夭夭極為的瞭解,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溫和,但實則骨子裡充滿着堅韌,他面對着任何的艱難都是未曾退縮,更遑論害怕。

他是在,害怕失去她嗎?

夭夭修長的睫毛輕輕眨動,雖說這些年一直都是在沉睡,但她卻能夠感覺到周元為此在付出不斷的努力,這些年來,他孤身一人,想必也是很辛苦的吧?

一想到此,夭夭的心中也是不由得升起一絲微微的心疼之意。

於是,她便是任由周元抱着,猶豫了一下,還伸出小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後背。

空間外。

顓燭望着這一幕,忍不住的咂咂舌,道:“小師弟也太厲害了,竟然真把這位給收服了?”

“嘖嘖,第三序列之神當媳婦,想想都賊刺激!”

他一臉的佩服以及羡慕。

不過話音剛落,一條長腿從旁邊虛空處踢來,顓燭連忙避開。

“你羡慕什麼呢?”郗菁踏出虛空,不懷好意的看着顓燭。

顓燭瞧得郗菁眼中的危險氣息,不由得慫了一下,趕緊躲到蒼淵的另外一旁。

郗菁白了顓燭一眼,然後對蒼淵道:“師尊,那一位似乎還保持着強烈的人性啊。”

蒼淵輕輕點頭,眼神複雜的道:“但是祂的力量已經在漸漸複蘇了,這說明神性也開始漸露端倪,未來...”

他沒有說完,只是有些惆悵的嘆了一口氣,眼下的這兩個小年輕有多甜蜜,到時候或許就會有多痛苦。

顓燭緩緩的道:“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至少眼下快樂就行了。”

蒼淵與郗菁也只能點頭。

山巔上,兩人相擁了許久。

周元的情緒也是在懷中人兒那散髮的淡淡清香中漸漸的平緩下來,然後感受着懷中的溫香軟玉,不由得就有點蠢蠢欲動,摟着那小蠻腰的手掌也是有點發熱起來。

不過還不待他有過多的想法,一隻小拳頭便是輕輕的錘在了他胸膛上。

周元的面龐瞬間變得扭曲,面色青白交替,倒吸着涼氣有些艱難的退後了兩步,腳跟都在打顫。

那可愛的小拳頭,差點把他這聖琉璃之軀都給錘爛了。

夭夭若無其事的收回拳頭,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元:“踏入源嬰境,膽子倒是肥了很多呢。”

周元訕訕的道:“不敢不敢。”

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先前連趙仙隼都險些被夭夭一巴掌拍死,他這源嬰境又哪裡敢造次!先前真的是壓抑太久的情感一下子爆發,所以衝動了點!

夭夭似是輕輕的哼了一聲,不過若是仔細看的話,也能夠發現她那白玉無暇般的臉頰上帶着細微的紅潤,這倒是讓得她那種神秘飄渺的氣質變得活靈活現了許多。

夭夭向前走了幾步,望着前方的雲海,然後饒有興緻的道:“將你這些年的經歷都和我說說吧,我來聽聽沒有我看着你,你混得會有多慘?”

她在懸崖邊坐下,纖細白皙的長腿探出去,輕輕的晃蕩。

周元也是在她旁邊坐下,忍不住的笑了笑,他對夭夭的性格太瞭解,她的性子極為的清冷,甚至嚴格來說,算是一種俯視的冷漠,對世間萬物都並不太上心。

以前他不怎麼明白這種情緒的來源,可在知曉了夭夭的身份後,倒是有些恍然。

身為第三序列之神,她本身就是這世間最尊貴的存在,所以對於凡物她的確是難以提起太多的關註。

而她能夠主動的提出要聽他的經歷,並且對他的故事表示興趣,這本身就代表着內心深處對他是不一樣的情感。

他能夠感覺到,夭夭心中同樣是有着他的影子。

夭夭眸光掃了周元一眼,然後伸手摸了摸腰間,卻是摸了一個空,當即有些懊惱。

周元卻是知道她在想什麼,當即從乾坤囊中取出了一個青玉葫蘆,輕輕晃了晃,道:“這是我從天淵域找來最好的酒。”

夭夭眸光變得明亮了起來,她

接過葫蘆,打開葫蘆口,輕嗅了一下,滿意的道:“不錯,看來經過幾年毒打的你,越來越有眼力勁了。”

對於她的調侃,周元只能沒好氣的嘟囔道:“真是個酒神。”

然後他深吸一口氣,開始將他這些年的經歷,緩緩的盡數道出。

踏入混元天,入天淵域,參加九域大會奪取祖龍燈...直到最後去往那古源天,獲取祖龍血肉...

一樁樁,一件件,幾乎所有的事,他都是說了出來。

此時有夕陽斜落,夭夭輕飲着葫中醇厚酒釀,一對清澈空靈的眼眸似是有着光澤在蕩漾,倒映着天邊霞光,她的眼眸深處,有着一絲柔光在凝聚。

她清楚的知道,身旁這個獃子為了能夠將她蘇醒過來,這些年究竟是在何等的努力。

那一次次刀尖上的行走,一次次遭遇強敵,但最終,他都扛了下來。

此前她在沉睡中,其實也感應到了周元在身前的死死保護,面對着趙仙隼那等強敵,也是半步不退。

諸多種種,宛如水滴落入心湖,讓得那平靜的湖面中,有着漣漪一圈圈的蕩漾開來,最後擴散到心靈最深處,帶來回味悠長的韻味。

正在緩緩敘說著故事的周元突然感覺到手掌微涼,微微偏頭,便是見到一隻小手輕輕的塞了進來,纖細修長的五指輕輕反握,將他的手掌緊緊的握攏。

周元有些訝異的看向夭夭,後者也是在此時偏過頭,不知是否錯覺,他感覺夭夭眼圈泛起了一絲微紅。

但不待他看清楚,夭夭便是偏過頭去,留給他一個完美的側臉弧度。

“似乎還混得有點模樣嘛。”她輕笑道。

周元撓了撓頭。

但還未說話,身旁的人兒輕輕的靠了過來,臉頰靠在他的肩膀上,夭夭凝視着遠處天邊的霞光,然後緩緩閉上眼帘,似有低語聲傳出。

“往後,便沒人能欺負你了。”

周元沒聽清楚她的話,只是手臂猶豫了一下,然後伸出來,輓住了夭夭細嫩的肩。

兩人依偎在一起,在那霞光下,背影連結,宛如一體。

這一刻,周元希望時光凝結。

這一幕,也會永遠的存於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