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着青色衣裙的女孩,赤着玉足,凌空立於水晶棺上方,她的肌膚如白璧無瑕,細潤如脂,五官精緻得宛如是得上天造化而成,峨眉淡掃間,連時光都為之驚艷。

而且,在她的身上,還散髮着一種無法形容的神秘,飄渺的氣質,更是令得她宛如那謫仙一般。

下方絢麗的花海,都是在此時失了顏色。

正是此前安靜躺在水晶棺中的夭夭!

不過面對着這般絕美的人兒,那趙仙隼卻是率先變了面色,眼神中有着無比忌憚之意涌出,顯然是對夭夭的身份來歷極為的清楚。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從夭夭先前那清冷淡淡的聲音中,感覺到了一股極寒之意。

“這位大...”

趙仙隼心思百轉,最終開口。

然而他的聲音尚未落下,眼前的夭夭卻是突然伸出纖細玉手,直接對着其輕輕拍下。

當那玉手拍下的瞬間,趙仙隼面色陡然劇變,因為他感覺那一隻手直接是覆蓋了天地,帶着一股無法形容的神韻落下,在這一掌下,他發現竟然連體內的源氣都是再無法掌控。

此時,他驚駭的發現他似乎是從高高在上的法域強者變成了一個沒有源氣的廢人。

噗!

纖細玉手落下,眼前這將周元逼得狼狽不堪的趙仙隼的身軀,便是直接在頃刻間,化為了漫天灰灰。

噗嗤!

而當趙仙隼這道分身被拍成灰燼時,那正在與郗菁爭鬥的趙仙隼本體也是立即受到牽連,當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整條右臂處空空蕩盪,消失得徹徹底底。

劇痛涌來,趙仙隼的面龐都是在此時變得有些猙獰扭曲下來,喉嚨間發出低吼聲。

他知道這次虧大了。

手臂分身被滅,他這條手臂算是毀了,這無疑將會讓得他的修煉之道出現缺陷,那本就希望渺茫的聖者境對於他而言,更是近乎沒了絲毫可能!

前路被毀,他如何能不怒!

不過,再如何憤怒,他也只能陰沉的望着空間內那青衣女孩,因為他清楚後者的身份,莫說是他,就算是萬祖大尊都奈何不了她。

而就在他心中翻涌怒意的時候,他突然見到那青衣女孩的眸光洞穿虛空,突然鎖定了他的本體。

這頓時讓得趙仙隼心頭一駭,這人滅了他的分身還不解氣?竟然還要追尋他的本體!

這感覺,仿佛雙方有不可調節的天大仇恨一般!

而且這仇恨,或許就是因為他先前罵了周元一句狗命而已。

她是在幫周元出氣?

“該死的!明明是那般身份,怎麼會為了一個區區周元?!”趙仙隼心中驚怒異常,周元固然實力天賦皆是不錯,但終歸只是一個源嬰境而已,他還沒資格插足於這諸天間最頂尖的層次。

可偏偏,這個來歷大的恐怖的青衣女孩,竟會對

這麼一個螻蟻護犢!

趙仙隼心中念頭轉動,但他的身影卻是在飛速的暴退,再不敢與郗菁有絲毫的糾纏。

不過,就當他身影剛退的時候,四周的虛空突然變得黯淡,有一股無法形容的偉岸力量在這一刻封鎖了天地,趙仙隼抬頭,便是亡魂皆冒的見到一隻看不見盡頭的大手穿破虛空,對着他重重拍下。

大手之中,密佈着億萬道光紋,每一道光紋都是散髮着偉岸的神韻,猶如是天地初開時所形成。

趙仙隼面容驚駭,毫不猶豫的開啟法域,法域之中,一道巨隼光影成形,咆哮着沖向那拍下的虛空大手。

轟!

然而當大手落下,那此前連郗菁全力都難以摧毀的巨隼,卻是瞬間爆碎開來,連同那一座法域,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拍碎。

噗嗤噗嗤!

趙仙隼頭髮披散,鮮血狂噴,狼狽到了極致。

那眼中更是充斥着恐懼之意,太強了,強到他根本就有些無法抵擋的程度!

“大尊,救我!”趙仙隼只能尖嘯着發出求救。

神韻大手落下,而就在即將覆蓋趙仙隼時,天地間有一道輕嘆聲響起,下一刻,只見得一座巨大的光蓮自趙仙隼身下生長而出,光蓮展開,只見得那一道道花瓣上,也是有着無數聖紋浮現。

砰!

光蓮與神韻大手碰撞,那一刻,無數虛空在崩塌,而虛空中可見一座座小空間在毀滅。

最終,兩股恐怖的力量徐徐的散去。

大手與光蓮皆是無影無蹤,唯有着披頭散髮,滿臉驚駭的趙仙隼立於那裡,看這樣子,倒是被保了下來,但那驚魂未定的模樣,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但已經沒有什麼目光理會於他,虛空外的混沌中,蒼淵,萬祖,顓燭,妖傀大尊皆是停下了爭鬥,複雜的目光穿透空間,望着那山巔上的青衣女孩。

與此同時,諸天中,有一道道偉岸的目光,皆是在投射而來。

一時天地間有些沉默,竟是無人開口。

“多謝閣下手下留情。”萬祖大尊最終率先說話,神色凝重。

“留情不是因為你護着,是因為以後自有人會去收拾他。”空間內,那座山巔上,青衣夭夭清淡的聲音響起,那聲音也仿佛是帶着某種韻味,引得天地微微動蕩。

萬祖大尊沉默了一下,深邃的目光瞥了一眼周元所在的方向,他如何聽不出,夭夭說的人是指的後者。

不過對此他倒是不置可否,趙仙隼好歹也是法域境中的頂尖人物,這周元天賦固然絕佳,但想要達到能夠與趙仙隼爭鋒的地步,恐怕還需要極長的時間。

只是更讓得他在意的,還是伴隨着夭夭的蘇醒,他今日的謀划算是徹底的落空。

因為夭夭一旦蘇醒,那就是具備了神智,他們如果在對祂進行謀劃覬覦的話,說不得會激怒祂,到時候出了什麼變故,導致這個唯一的希望破碎,

恐怕後悔都來不及。

所以這個時候就算萬祖大尊還要執意出手,恐怕都沒多少大尊會支持他了。

不過,他這裡只能憾然收場,可夭夭那如寒泉般冷冽的目光倒是鎖定了他:“就是你不願我蘇醒的嗎?”

雖說此前一直都是在沉睡之中,但到了夭夭這般層次,自然還是能夠冥冥間感應到諸多的事物。

萬祖大尊面龐漠然,沒有作答。

而夭夭體內,則是有着光芒明暗不定,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涌動,引得天地動蕩。

“夭夭!”

蒼淵的聲音適時的響起,他註視着夭夭,道:“事情已經過去,往後無憂,不必動怒。”

夭夭眸光轉向蒼淵,微微沉默,最終還是輕點螓首,那股恐怖的力量在漸漸的消退。

萬祖大尊望着這一幕,卻並沒有對蒼淵有什麼感激,反而是冷漠的道:“蒼淵,希望你的路能夠成功,否則你就是諸天的罪人。”

蒼淵道:“我不知道我的路能否成功,但卻知道走你的路是走不通的。”

萬祖大尊冷哼一聲,懶得做什麼爭辯,袖袍一揮,便是捲起趙仙隼以及萬祖域的人馬,直接轉身踏空而去。

妖傀大尊見狀,身影也是漸漸的散去。

諸天中那一道道投往此處的目光,同樣是開始收回,不過他們都明白,此事所造成的震蕩,必然會在之後掀起極大的動靜,最起碼,那歸墟神殿內,怕是要不復平靜了。

虛空外,蒼淵,顓燭等人倒是未曾立即落入空間,顯然是打算先給周元與夭夭相處的時間。

山巔上,周元同樣是感覺到了那些偉岸氣息的離去。

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青衣女孩,那從後者體內散髮出來的恐怖力量,即便只是一絲一縷,但卻讓得他感覺到一種高山仰止,難以觸及的感覺。

而且,當涌動着那種偉力的時候,周元突然的有着一種陌生的感覺。

也就是在此時,那立於水晶棺上方的夭夭,緩緩的落下,白玉玉足輕巧的踩着地面,而其腳尖落下時,仿佛天地間的塵埃皆是在遠離於她,不敢沾染其上。

她那一對清冷空靈的眼眸,靜靜地望着眼前的周元。

周元也是看着她,一時間氣氛有點凝固。

他的心在顫,因為他在害怕些什麼。

不過這般凝固只是持續了數息,夭夭那紅潤小嘴便是輕輕的一掀,悠然的道:“獃子,看什麼看?”

望着她那唇角曾經熟悉的弧度,她的聲音,也一下子就將周元拉回了現實,望着那張刻骨銘心的容顏,那一瞬,無數的回憶涌來,讓得周元再也忍耐不住心中劇烈翻涌的情緒,他咧開嘴,眼眶通紅,很有氣概的道:“看媳婦!”

然後便是一步上前,帶着一往無前或者說破釜沉舟的氣勢,在眼前的人兒微微愣神間,一把就將她重重的抱在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