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仿若將要開天闢地般的七彩劍光掠過虛空,直接與那鎮壓而下的山河光印相撞。

轟隆隆!

碰撞的瞬間,有億萬道光束陡然爆發開來,整個空間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顫起來,群山崩塌,大地碎裂,從高空俯視下去,只見得萬里之內的地域皆是此時開始分裂。

一切的物體,都是在那猛然間席卷的源氣衝擊波下化為粉碎。

諸多目光盯着源頭處。

當第一道斬天劍光碰撞上來的時候,山河光印僅僅只是一顫,便是將其蹦碎。

但隨着第二道,第三道乃是更多道斬天劍光不斷的落下,那山河光印也是開始在劇烈的震動起來。

咔嚓!

有細微的裂紋自上浮現。

一道道劍光不斷的湮滅。

而待得第七道劍光落下的時候,那仿佛誕生着山川河流的光印已是裂痕遍佈。

第八道劍光斬下。

砰!

無數道眼瞳驟縮的見到,山河光印直接是在這一刻爆碎開來,不過那爆發的山河碎片,卻是在此時化為了一座座巨大的山川,宛如流星雨般的砸落。

咻!

第九道七彩劍光呼嘯而過,一切山川隨之消失。

巨大的動靜在此時戛然而止,隨着恐怖的源氣衝擊波消散,虛空上也是變得空蕩起來。

九道七彩劍光與那山河光印似乎是同時的散去。

天地間有些寂靜。

一道道目光望着那立於一座山巔以及虛空上的兩道猶如凝滯的身影。

周元面無表情,眼神依舊銳利,只是他周身涌動的源氣波動在此時變得有些萎靡,那九道斬天劍光,即便是以他如今的源氣底蘊,施展起來也是消耗巨大。

不過好在神府內的源嬰在吞吐着天地源氣,那種恢復速度,遠非天陽境可比。

他盯着虛空上的那道身影。

只見得那呂泰身形凝滯,其視線盯着周元,然後手掌捂着嘴巴,猛的咳出了一口鮮血,面色頓時變得慘白下來,體內源氣迅速的消散。

那是受創的跡象。

先前第九道劍光,看似消散,實則洞穿虛空而至,給予了他一次重擊。

“好鋒銳霸道的劍光。”呂泰嘶啞的道。

他有些不甘,若非先前為了封印鎮壓趙樂府三人,他的狀態必然是圓滿的,那多餘出來的兩成力量,足以將此時同樣油盡燈枯的周元徹底的擊潰。

不過,輸了終歸是輸了,再多的話也無濟於事。

呂泰的身影緩緩的升起,那是來自空間結界的力量試圖將他排擠而出,此前他自身源氣強橫,自然能夠抵禦,可此時虛弱之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丟出。

隨着呂泰的身影消失於空間結界中,諸多投

註於此的目光,皆是帶着震動之色。

“呂泰竟然被趕出去了...”

這種結果,讓人頗為的意外,畢竟不管如何,呂泰好歹也是源嬰榜上成名多年的人物,他在混元天叱咤風雲的時候,這周元真的還不知道在那個角落裡面蹦躂。

可如今,反而是呂泰落得下風被驅逐。

雖說這有着自身狀態不圓滿的緣故,但周元同樣也只是一個新晉源嬰啊!

而那被鎮壓的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也是有些愕然的望着這一幕,特別是薛青隴,她望着周元的身影,面色有些發燙,此時她方纔明白此前她的那些話,究竟是何等的可笑。

她為人極為自傲,覺得周元底蘊尚淺,不足以參與這些源嬰境圓滿間的爭鬥,周元雖未與她爭辯,但最後卻是用事實告訴了她,她這眼底子,着實是過於淺薄了一些。

周元同樣是註視着呂泰的離去,緊繃的身體也是在此時鬆緩下來,這,應該就是最後一次的危機了吧?

他拖着有些沉重的身軀,來到那片花海之前,身軀筆直的站立,宛如一面牆壁,為那後面的水晶棺中的人兒,抵禦着來自四面八方的狂風暴雨。

空間之外,混沌亂流中。

四位聖者對於這般結果,也是神色各有不同。

蒼淵與顓燭自然是微鬆了一口氣,周元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

而反觀那萬祖大尊與妖傀大尊,則是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想必此時的他們心中是有些惱火的,諸多謀劃,又是被這個周元所毀,明明後者的實力在他們的眼中,幾乎與螻蟻無異。

萬祖大尊面龐上不顯喜怒,眼中忽有深邃之光流轉。

...

轟!

兩座法域相撞,在這法域內,無法形容的恐怖源氣匯聚成一**足以毀天滅地的攻勢,不斷的相撞。

只見得一道仙隼巨影尖嘯,那仙隼有垂雲之翼,渾身散髮着古老莽荒之氣,猶如是那洪荒中所誕生的異獸。

在巨隼頭頂,趙仙隼面無表情,在其前方,那風神法域之中有萬千道風刃咆哮而來,那每一道風刃的力量,都絲毫不遜色於周元呂泰他們那種層次的全力一擊。

巨隼展翼,抵禦着那風刃侵襲。

但在兩者僵持時,趙仙隼的眉頭卻是微微的一皺,他看了一眼周元所在的方向,如今除了他們這些法域強者外,他們這邊進場的源嬰境皆已敗退。

眼下倒是無人再能夠阻止那祖龍燈的燃燒。

“這個小子。”

趙仙隼眼中有寒芒閃過,他對於周元有着頗多的不順眼,這不僅是因為其身份的緣故,也因為此人屢屢壞他們萬祖域的好事。

還有在那古源天,原本那份榮耀應該是屬於他們萬祖域的,結果落在了這無知小兒身上。

“原本是不想理會你這螻蟻,但你如此蹦躂,真就

怪不得別人了。”趙仙隼目光閃爍,下一瞬,其腳下的巨隼陡然對着郗菁撲去。

而他的身影,則是踏空而出,竟是要去往周元所在。

“趙仙隼,你還真是一點臉皮都不要了!”

不過他的舉動,立即被郗菁所察覺,當即一聲冷笑,天靈蓋處,有着一顆青玉般的光珠緩緩升起。

嗚嗚嗚!

光珠之中,有如實質般的風嘯席卷而出,那風所過處,宛如帶着寂滅之力,一切皆是隨之而滅。

那巨隼也被裹挾,當即被撕裂開道道痕跡,發出了尖嘯之聲。

而與此同時,郗菁雙指並曲,凌空一點。

嗡!

有一道無形青光自指尖掠過,那道青光,猶如是蘊含著一股不可說之力,青光一閃,直接磨滅了虛空。

而與此同時,那踏空而出的趙仙隼,面色猛的一變。

一道青光自其勉強掠過。

下一瞬,鮮血濺射,只見得那趙仙隼的一隻手臂直接是斷裂開來,斷裂處,光滑如鏡。

“郗菁!”趙仙隼眼神陰狠的投向郗菁的方向。

“你的對手是我!”郗菁冷聲道。

“堂堂法域強者,難道還打算去對源嬰出手嗎?”

趙仙隼森然道:“成王敗寇,還需在乎手段?迂腐!”

“我不會讓你過去的。”郗菁漠然道。

“是嗎?”趙仙隼嘴角忽的勾起一抹詭異之意。

郗菁心頭一凜,忽的感覺到不對勁,下一瞬,她猛的回過神來,便是感應到那趙仙隼被她斬斷的一臂,竟然在此時破空而出,直接是穿出了兩人的法域中,出現在了祖龍燈所在的那座山巔之前。

“斷臂分身?!”

郗菁勃然,就欲出手。

但此時趙仙隼直接是祭起法域,無邊無際的毀滅攻勢籠罩而來,將她阻攔。

而此時,周元的面色也是變得極為的陰沉下來。

因為他見到,一截斷臂出現在了前方的虛空,斷臂開始蠕動,最後化為了與那趙仙隼一模一樣的身影。

那是趙仙隼的分身。

可即便只是一道分身,那所擁有的力量,也遠比此時的周元強橫太多!

趙仙隼居高臨下,眼神冷漠的註視着前方身軀緊繃起來的周元,他卻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是雙指並曲,然後一指點下。

嗡!

只見得一道青光自其指下暴射而出,青光不過手臂粗壯,其中似是有着一道隼影在翱翔,其聲勢看起來並不顯赫,可當那道青光直射而來時,周元的面色劇變。

因為那道青光所帶來的危險氣息,比起此前那呂泰傾盡全力的攻擊還要恐怖!

青光之下,有死亡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