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嬰榜第三,天極手,呂泰...”

周元面色凝重的望着前方那有着一雙死魚般眼睛的人影,渾身則是在一點點的緊繃起來,他雖說晉入源嬰境沒多久,但對於混元天那源嬰榜上的人物,卻是爛熟於心,自然一眼就認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這呂泰乃是萬祖域中源嬰境的扛鼎人物,其地位與之前神府境的趙牧神,天陽境的王玄陽一般。

從眼前呂泰的身上,周元能夠察覺到一股危險至極的氣息。

眼前的人,雖然也是源嬰境圓滿,但比起之前的宋隍,卻不知道強悍了多少...

這當算是混元天中源嬰境內的頂尖層次了。

顯然,為了將此人接引進這座空間,那萬祖大尊也是少不了一番謀劃,甚至為此付出了四位源嬰境肉身為代價...

而此人一現身,便是施展了雷霆手段,先前一掌,直接是鎮壓了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位源嬰境圓滿!

當然,那一掌有如此威勢,倒也並非完全是呂泰的力量,而是還借助了其他一些源嬰境強者之力,不然的話,就算這呂泰位居源嬰榜第三,也不可能一掌鎮壓包括趙樂府三人在內的源嬰境圓滿。

畢竟不論如何,趙樂府也並非是乏乏之輩,他在那源嬰榜上的排名固然不及呂泰,但也能夠進入前十了。

“看來你就是萬祖大尊最後的指望了。”周元緩緩的道。

他能夠感覺到,伴隨着這呂泰的入場,籠罩這座空間的結界開始變得再無漏洞,所以接下來對方應該不太可能再有其他人入場。

呂泰淡淡的道:“足夠了。”

周元道:“你的源氣底蘊被削弱了一些。”

他察覺到這呂泰周身隱隱散髮的恐怖源氣在運轉時,似乎有着細微的滯澀感。

“先前那一掌,固然強勢,但也暫時的削了我兩成的力量。”呂泰竟是沒有絲毫的隱瞞,反而是隨意的解釋了一下,然後他那死魚眼盯着周元,微笑道:“或許你以為這就是你的機會?”

當說著話時,他緩緩的踏出了一步。

轟!

這一刻,天地間風雲變色,浩瀚的源氣滾滾而來,宛如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源氣海洋,在呂泰身後翻涌,帶來了無邊壓迫。

而周元的瞳孔也是在此時猛的一縮,那股壓迫涌來,竟是給他這琉璃之軀都帶來了微微的刺痛感。

“九百多億...”

最讓得周元感到震動的是,這呂泰顯露的源氣底蘊,竟然達到了九百多億的層次!

要知道,這還是他如今被削弱了兩成的前提,若是完全狀態的話,這家伙的底蘊,豈不是已經破千億了?!

周元心

中微感震動,這就是頂尖源嬰境圓滿的實力嗎?竟然強到了這種層次!

這比起現在的他,強了足足兩百多億...

這簡直就是碾壓之勢。

呂泰負手而立,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但周身的空間都是在不斷的碎裂,那是無法承受其源氣帶來的壓力,而在其腳下,即便是隔着萬丈的距離,那裡的大地依舊是在發出哀鳴,不斷的開裂。

“周元,你在古源天中有大功績,整個混元天都算是要領你一份情,所以我奉勸你,要有自知之明。”呂泰說道。

周元的功績,讓得混元天未來千載的天地源氣都變得更為的雄厚與精純,所以呂泰的話其實倒也沒錯,不過,也就僅止於此了...在兩大域的爭端中,呂泰還是會毫不猶豫的站在萬祖域的那一邊。

周元眼目微垂,道:“若是那麼有自知之明的話,我當初還會直接去跟聖族的迦圖鬥嗎?”

那時候的迦圖,可同樣看上去比他強多了。

呂泰聞言,有些啞然,旋即他不再說什麼,只是眼神漸漸的變得冷厲起來。

既然說不通,那就還是用拳頭來表達吧。

轟!

不過也就是在此時,周元率先出手了,他一步踏出,身影已是如鬼魅般的出現於呂泰前方,然後五指緊握,一拳轟出。

那一拳,不僅將琉璃肉身的力量爆發到極致。

還有着滾滾源氣咆哮,隱約間,可見一頭青金龍影纏繞而上,散髮着滔天之威。

雪白的毫毛涌出,化為拳套覆蓋拳頭,下一瞬又是化為深邃的幽黑色彩。

看似普通的一拳,卻是在此時將周元這個層次的所有力量都融合在了一起。

呂泰死魚雙眼望着這一幕,微微贊嘆:“能夠以大源嬰境的實力,施展出如此力量的一拳,周元,你真的很厲害,待得你踏入源嬰境圓滿的時候,恐怕你在諸天的源嬰境中,都將會位列頂尖層次。”

“但可惜...那是以後。”

呂泰張開手掌,只見得浩瀚源氣匯聚而來,迅速的化為了一面古老的龜甲之盾。

那龜甲之上,痕跡斑駁,仿佛歷經了歲月。

鐺!

然而,就是這看似脆弱的龜甲之盾,當周元那強悍一拳落下時,卻僅僅只是在上面震出了劇烈的漣漪,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噴發而出,呂泰僅僅只是身軀一顫,而周元的身影,卻是在這一刻被震得倒飛而出。

周元身形在虛空上划過數萬丈,方纔強行穩住身影,此時他體內氣血翻涌,手臂上甚至有着血跡自毛孔中滲透出來,先前那股反彈之力,如果不是他肉身強橫,恐怕此時整條手臂都已經爆碎開來。

他低頭望着拳頭上紛紛斷裂的幽黑毫毛,眼神也是變得愈發的凝重。

如此一拳,竟然也無法撼動呂泰,可見雙方那底蘊的差距實在是太過的龐大了。

“如果你只是如此的話,就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了。”呂泰嘆了一口氣,似是對這位在天陽境時創造了近乎神話般戰績的人有些失望。

“你退開,讓我去滅了那祖龍燈,早點完成任務交差吧。”

周元原本還算平靜的臉龐上,陡然有着猙獰與殺意之色涌現出來,他眼眸森冷的盯着呂泰,道:“我為了今日努力這麼多年,滅了祖龍燈?那還不如讓我直接滅了你!”

呂泰神色漠然,猶如是在聽一個笑話般。

周元也沒在意他的反應,而是身影落在了前方的一座巍峨山巔上,然後五指緩緩的握攏。

“天元筆,晉升!”

古老的源紋自周元的掌心綻放開來,那一瞬間,周元的氣勢猛然暴漲。

呂泰的神色也是陡然一凜!

因為在他的感知中,周元的源氣底蘊在這一刻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在瘋狂的暴漲...

七百五十億...七百八十億...八百二十億...八百五十億!

短短瞬息間,周元的源氣底蘊,竟是暴漲了百億層次!

周元感受着體內暴漲的源氣,眉頭卻是微微一皺,此次晉升的增幅,竟然只有百億,這算是他自身底蘊的七分之一左右,而想當初他在天陽境時施展晉升,可是能夠提升將近三分之一的。

當然,這兩者間提升的量級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此時周元沒興趣思考這些,八百五十億的底蘊,比起呂泰,依舊還有差距!

所以,還不夠!

周元面色漠然,單膝觸地,手掌也是按在了山巔上。

地聖紋!

下一刻,群山震動,大地震顫,只見得一圈圈巨大的漣漪以周元為源頭,一**的擴散開來,直到遙遠盡頭。

厚重無比的大地源氣灌入體內,以往的周元,肉身頂多只能承受數億的增幅,可如今他已成就聖琉璃之軀,那等承受能力自然遠超以往。

所以,這一次,足足五十億的提升!

而此時,他所爆發的源氣底蘊,已是達到了九百億!

這個層次,已是能夠比肩一些頂尖的源嬰圓滿!

九百億源氣衝上雲霄,那等聲勢,引來了諸多震撼目光。

而在那五彩山嶽鎮壓下的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也皆是一臉的目瞪口獃。

這麼恐怖的大源嬰,他們...真的沒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