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那嘹亮劍吟一聲接一聲的響徹而起時,整個天地間,都是有一股無法言語的鋒銳之氣升騰凝聚,那一瞬,仿佛是化為了劍氣的海洋,天上地下,任何一處,都被劍氣所籠罩,覆蓋。

而那宋隍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微微一變,渾身緊繃起來,面露驚容,那漫天劍氣之中,他察覺到了一股讓得他毛骨悚然的氣息。

這般攻勢,將會對他產生極大的威脅!

嗡嗡!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周元天靈蓋處,有七彩流光衝出,最後搖曳之間,竟是化為了四道七彩劍光,靜靜懸浮。

四道七彩劍光在日光之下閃爍着光澤,極為的絢麗多彩,可那絢麗之下,卻是蘊含著致命的危險。

伴隨着周元踏入源嬰境,這曾經只能勉強施展而出的七彩斬天劍光,如今可謂是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而且那四道劍光,宛如四柄呈現實質的七彩琉璃之劍,它們只是靜靜的懸浮於那裡,可連虛空都是有些無法承受那種滲透而出的鋒銳劍氣,不斷的迸裂出道道痕跡。

周元抬頭註視着那四道七彩劍光,他能夠感覺到這七彩劍光與他在天陽境時所施展的那種差別,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東西。

“聖源術,果然起碼要踏入源嬰境後,才能夠開始發揮出其真正威能。”

周元眼眸波動,然後淡漠的轉向那渾身緊繃,滿臉警惕戒備的宋隍,隨意的屈指輕輕一彈。

嗡!

手指落下的時候,四道七彩劍光似是晃動一下,然後便是憑空消失。

可那宋隍的面色,卻是在此時猛然大變,如臨大敵。

他身形暴退,速度施展到極致,傳出了音爆之聲,氣浪滾滾。

不過,就在這一瞬,他四周的空間微微的波動,猶如是泛起了漣漪,四柄七彩劍光閃掠而過,然後封鎖四方,直接從那四個不同的方向,直指宋隍!

這直接是讓得宋隍無路可退!

宋隍面色鐵青,雙手陡然合攏。

轟!

一座古老的光塔在此時出現於身軀之外,光塔迅速的收縮,宛如是一層奇異的甲胄,將他層層包裹。

與此同時,有源嬰出現於宋隍頭頂,源嬰張開嘴巴,浩瀚的源氣洪流席卷而出,霎那間形成了無數重宛如實質般的源氣防禦,密佈於宋隍周身所有空間。

那看似短短的方寸間,卻不知道充斥了多少防禦。

顯然,面對着那四道帶來恐怖危險氣息的七彩劍光,宋隍不敢有絲毫的輕視。

嗡!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四道劍光暴射而至。

嗤啦!

當七彩劍光掠來時,劍光過處,那方寸間無數重源氣防禦幾乎是猶如遇見了熔岩的殘雪,直接是在頃刻間消融開來,幾乎是未能形成絲毫的阻攔。

短短瞬息,源氣防禦盡數融化。

鐺!

一道七彩劍光

斬下,斬在了宋隍身軀外那一層光塔之甲上。

咔嚓!

光甲上有漣漪綻放開來,一道道裂痕迅速的涌現。

宋隍面色忍不住的一變,他這光塔之甲乃是其最強防禦手段,沒想到只是一道劍光,就將其斬出了裂痕。

鐺!鐺!

而還不待宋隍多想,另外三道劍光也是在此時接連而至,一劍一劍的劈斬在其周身要害。

隨着一道道清脆之聲不斷的響起,只見得宋隍周身光甲上的裂痕越來越多,最終終於是在某一刻達到極限,轟然爆碎。

砰!

宋隍的身軀也是在此時狼狽的倒飛而出。

砰砰!

他的身影在虛空划過一道白線,直接是撞進了一座座山體之中,山石滾落,一座座山嶽隨之崩塌。

宋隍的身影被掩埋下去。

空間內外,一些註視於此的目光,都是在此時微微的一滯。

誰都沒想到,這空間之內屢屢敗敵的,竟並非是趙樂府,薛青隴,伊閻那邊,反而是剛剛踏入源嬰境沒多久的周元...

薛青隴也是在此時緊抿着嘴,看向周元身影的目光中,已是有着凝重之色,如果說此前周元擊退那三名大源嬰境她還算是只是有些吃驚的話,可眼下打敗那宋隍,就足以讓她將此前的一切看來都收起來了。

宋隍在那源嬰榜上的排名固然不及她,但也絕對不算是弱了,可即便如此,依舊是被此時的周元所打敗...

她沉默着,卻是在內心有些無力的嘆了一聲。

她從未見過如此變態的大源嬰。

不過好在的是,這對於他們這邊而言,算是一個好消息。

空間內,連郗菁,趙仙隼那些法域強者都是在爭鬥時,餘光掠過,旋即各自神色有些不同。

而空間外,萬祖大尊漠然的註視這一幕,旋即眼中掠過一抹冰冷之色。

這周元的變數真是讓人厭煩透頂。

“不能繼續拖了,祖龍燈的祭燃速度比我預想的更快,這應該是蒼淵那老家伙做的手腳,真是厲害啊,竟然能夠加速祖龍燈...”

萬祖大尊眼眸深邃,不過蒼淵雖然留了一手,但他同樣是做了一些準備。

於是他心念一動,有一道意念穿透空間落下。

砰!

崩塌的山石中,一道流光突然衝出,只見得那宋隍滿身鮮血,狼狽至極,在其胸膛處還有着一道猙獰的劍痕,劍痕不斷的釋放出劍氣,在絞滅着其肉身。

而正在與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糾纏的那三位源嬰境圓滿,也是在這一刻突然停手,然後抽身而退。

他們的面色在微微的變幻,似乎是接收到了某種信息。

不過他們並沒有過多的猶豫,深吸一口氣,突然手掐印結。

轟!

下一瞬,他們四人肉身突然燃燒起來,熊熊大火間,肉身開始焚滅。

而趙樂府等人見狀,皆是有些目瞪口獃,顯然不知道對方為何突然間**肉身!

周元同樣是眉頭緊皺,那宋隍雖說被其劍光斬傷,但顯然還達不到摧毀肉身的地步,這些家伙,究竟想要做什麼?

四位源嬰境強者的肉身很快燃燒成虛無,緊接着有四道黯淡的源嬰破空而出,遁出了這座空間。

但也就是在這一瞬,周元他們察覺到那巨大的結界中有着一絲異動傳出。

緊接着,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噴薄而下。

周元猛的抬頭,銳利目光直接鎖定了那結界之中所被困住的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散髮着極為危險的氣息,而此時其周身所凝固的結界,卻是在一股外來的力量之下,漸漸的裂開了一道縫隙。

最恐怖的並非如此,而是那道人影的手掌上,正有着源源不斷的恐怖源氣匯聚而來。

順着那些源氣的源頭看去,竟會發現那些都是被困在結界中的其他源嬰強者。

此人,竟是能夠匯聚其他人的源氣!

“天極手,呂泰!”

趙樂府等人齊齊色變。

先前那四人祭燃肉身,就是為了接引這呂泰入場嗎?!

然而還不待他們驚惶,那呂泰周身的結界微微鬆動,而他則是藉著這瞬間的破綻,身影陡然降臨而下,與此同時,他那匯聚着數名源嬰境強者強橫源氣的手掌,猛然一翻,一拍!

轟!

天地震動,那一掌竟是化為了一座五彩巨山,山嶽巍峨,雄偉凜然。

無法形容的威勢自其上散髮而出。

轟隆!

五彩巨山落下,直接出現在了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上空。

三人面色也是其其色變,毫不猶豫的將自身源氣盡數的爆發,試圖抵禦呂泰這匯聚了數位源嬰境強者源氣的恐怖鎮壓。

然而卻並沒有效果。

五彩巨山落下,三人的攻勢盡數的湮滅,最終在地動山搖間,巨山直接將三人鎮壓於山底,僅僅有着三個腦袋自山底冒出,灰頭土臉,狼狽到了極致。

周元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縮。

這一個碰面間,天淵域三大最強的源嬰境,竟然就直接被鎮壓封印了!

這人,竟如此恐怖?!

隨着那呂泰的突然降臨出手,整個空間內外都是為之一靜,一道道目光望着那自虛空上徐徐落下的身影,不過天淵域這邊的人,皆是面色一沉,而萬祖域那邊,則是露出了笑容。

這雙方爭鬥,局面當真是跌宕起伏。

在那諸多註視中,呂泰的身影自虛空落下,他抬起一對如死魚般的眼睛,註視着前方的周元,語氣平淡,輕描淡寫。

“周元,先前你威風也逞夠了,所以...”

“讓路吧。”

“不要讓你辛辛苦苦打出來的威風,又被我一腳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