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流光順着結界的裂縫處鑽進,最後宛如隕石般的對着大地上墜落而下。

那些流光中,皆是散髮着強橫的源氣波動。

顯然,除了萬祖,妖傀兩位大尊外,還有着法域境與源嬰境強者的潛入。

雖說更多的來犯之敵是被結界所阻攔,但那潛入進來的,依舊是一批隱患。

眼下蒼淵與顓燭已經出手,對方也有兩位聖者,所以那局面多半是會膠着,而如果此時這些法域,源嬰境的敵人突破了防線,干擾了祖龍燈,那麼對方的目的也就算是達到了。

“對方潛入了三位法域境,這些人交給我們來對付。”

郗菁看向周元,趙樂府,薛青隴,伊閻四人:“而源嬰境潛入進來的,應該數量會稍微多一些,你們在此組成最後的防線,務必要將他們盡數的阻攔下來。”

周元四人皆是點頭。

郗菁見狀,也不多說,下一瞬直接與木霓,玄鯤宗主二人破空而去。

嗡!

與此同時,有三道巨大無比的法域陡然間擴散,直接對着那些潛入的流光籠罩而去,他們更多的在針對一些源嬰境,想要先試圖解決掉一些,也好減輕周元他們的負擔。

“呵呵,郗菁,何必一來就對這些源嬰境出手?你的對手是我。”

不過就當三道法域擴張時,那天地間突然有着一道笑聲響起,只聽得一道嘹亮的尖嘯音波擴散,一座法域憑空而現,直接與郗菁的法域撞擊在一起。

轟轟!

法域轟撞,頓時天地都是在震動,掀起滔天源氣衝擊。

“趙仙隼!”郗菁凌空而立,風神法域在其周身呼嘯,化為億萬道罡風,她眼神冷冽的盯着前方出現的那道人影,來人正是萬祖域的趙仙隼!

只見得趙仙隼也是身處自身法域之中,而法域之力,在其腳下形成了一隻巨隼,巨隼宛如是實物一般,同樣是散髮着莽荒般的凶橫之氣,那般凶威,連源嬰境圓滿的人都是有些承受不住。

而在趙仙隼身後,還有着兩道人影也是展開了法域。

其中一位,同樣是來自萬祖域,而另外一位也並不陌生,只見其皮膚白皙,無眉,手中轉動着一顆顆光珠的男子,正是妖傀域法域強者,名為甄魚。

郗菁望着趙仙隼,眼中掠過一抹嘲諷,道:“趙仙隼,你此前總是說要與我大師兄比個高下,而如今他已經出去跟妖傀大尊較量了,你卻是只能被指派到此處。”

趙仙隼聞言,面龐頓時一僵,眼中掠過一些陰沉的怒意,因為自從顓燭入聖之後,這件事幾乎是成為了他心中的一根刺。

他以往總是不服氣顓燭那最強法域的稱號,諸多貶斥,可誰能想到,後者卻是能夠在閉死關後,一步跨入聖者境,這樣一比,他趙仙隼倒是顯得像個笑話一般。

“郗菁,不要逞口舌之力,你天淵域此次站錯了位置,定要叫你們付出代價!”趙仙隼冷聲道。

“痴人說夢。”

郗菁回以冷笑。

雙方視線碰撞,有冰冷殺意涌現而出。

轟!

下一瞬,六位法域強者一步踏出,空間扭曲間,六座法域便是開始了驚天動地般的碰撞。

...

周元,趙樂府,薛青隴,伊閻四人立於山巔,他們望着遠處的法域碰撞,面色皆是顯得有些凝重。

“對方的源嬰境,數量要比我們多一些啊。”趙樂府眯着眼睛望着遠處破空而來的一道道流光,說道。

“落下了三位源嬰境圓滿,三位大源嬰境。”薛青隴皺了皺眉,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而且還有一些源嬰境強者被困在結界之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破出。

今日的局面,對他們這些源嬰境頗為的不利。

“今日之事,果然很麻煩,顓燭大尊若是多帶一位源嬰境圓滿過來,也不至於如此被動。”薛青隴有些埋怨的道。

趙樂府與伊閻皆是未曾說話,猶如未曾聽見一般,他們如何聽不出其言語間的意思,此來為了隱秘,所以有了人數的限制,想要多來一位源嬰境圓滿,自然就得替換一人。

而要替換誰,不言而喻,薛青隴顯然是指的旁邊的那位周元元老。

這女人行事素來如此,跟個刺蝟一樣,就算是面對着顓燭大尊時,都敢直來直往,毫無顧忌,可偏偏她天賦的確卓越,他們三人中,趙樂府實力最強,位列源嬰榜第七,而這薛青隴,位列第十五,至於伊閻就要稍差一些,排名都在三十多名之外。

一旁的周元自然也是聽見了薛青隴的話語,忍不住的笑了笑,道:“薛長老,雖說我才踏入大源嬰境,但我覺得對上源嬰境圓滿,應該還是能夠鬥一鬥的。”

此話不僅是薛青隴一怔,就連趙樂府與伊閻都是有些驚訝的看了他一眼。

“周元元老的天賦我是沒意見的,能夠直接跨入大源嬰境的人,我修煉這麼多年都沒遇見過,只是周元元老或許不

知這源嬰境之間的差距...”薛青隴淡淡的道。

然而周元擺了擺手,沒有繼續與她說這些廢話,直接吩咐道:“那三位源嬰境圓滿,暫時就由三位長老抵擋一下,而那三位大源嬰境,就交給我來。”

三人聞言,皆是沉默了一下,周元這意思,是想要以一敵三?

伊閻跟周元關係不錯,忍不住好心的道:“周元元老還是要謹慎一些,那三人皆是大源嬰境中的佼佼者,並非是無名之輩。”

周元頷首。

三人見狀,自然也就沒辦法再多說什麼,畢竟周元是天淵域元老,地位還在他們之上,如果說以前的話,他們或許還能夠不太將其當回事,可隨着此次古源天之爭後,卻是不能再忽視於他了。

就比如這薛青隴,以她那桀驁的性子,如果是以前的話,恐怕她都不會搭理周元,更別說聽其吩咐命令。

周元腳尖一點,身影率先踏空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三人對視一眼,皆是有些無奈。

薛青隴皺着眉頭道:“這位周元元老太過自大了,這源嬰境可不是天陽境那般兒戲。”

“薛長老,你就少說兩句吧。”

伊閻搖了搖頭,道:“周元元老能夠橫壓聖族天陽境一輩,這般能耐,我們在天陽境時能夠做到?他既然說了能夠阻攔那三位大源嬰,自然應該是有些把握的。”

薛青隴啞然,周元這橫壓聖族天陽境一輩的戰績,實在是過於彪悍,不過她還是那句話,源嬰境的水,可比天陽境深太多了。

見到她終於安靜下來,趙樂府與伊閻皆是暗自鬆了一口氣,旋即面色又是變得肅然起來,身影一動,出現在了遠處的天際上,各自鎖定了一位源嬰境圓滿的強敵。

那三名闖入這座空間的源嬰境圓滿強敵,他們也並不算陌生,皆是在那源嬰榜上有名有姓。

這無疑將會是一場苦戰。

而與此同時,周元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如劍鋒般的山頂上,他負手而立,眼神平靜的望着遠處破空而來的三道光影。

正是三位大源嬰強敵。

周元神府內,閉目盤坐的源嬰睜開了眼目,磅礴浩瀚的源氣開始運轉。

這將會是他踏入源嬰境後的第一戰。

而他,也同樣是想要用這三位大源嬰境強敵來試一試他如今真正的戰鬥力...

他們,將會是最好的試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