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面孔浮現於這座空間之外,一股恐怖的壓迫宛如是天威一般,從那空間之外滲透進來,直接是引得整個空間都是在劇烈的震蕩,宛如將要崩塌。

“果然來了。”

周元眼神微凝的望着那巨大的面龐,那熟悉的模樣,正是萬祖大尊。

蒼淵負手而立,抬頭笑道:“萬祖,你還真是陰魂不散,這麼多年了還沒放棄。”

空間外巨大的面龐波動,有漠然而浩大的聲音落下:“蒼淵,你私自偷走神祗奇石,滅我諸天希望,可謂是罪大惡極。”

蒼淵搖搖頭:“少給老夫扣這帽子,我這麼做才是為了諸天,你們太極端了,那樣只會毀了諸天,我不可能坐視不管的。”

萬祖大尊的視線穿透空間,最後投註在了水晶棺中,緩緩的道:“蒼淵,現在祂尚未蘇醒,還有可轉圜餘地,將祂交出,之前的事情,我們都可既往不咎。”

蒼淵淡笑道:“萬祖,你覺得我真的可能放棄嗎?”

萬祖大尊沉默下來,最終道:“看來你我之間,終歸是只能做過一場了。”

蒼淵雙手垂下,神情也是變得淡泊下來,那一瞬間,周元能夠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偉力從那枯瘦的體內散髮出來,在那股力量下,整個空間都在哀鳴。

天地變色。

在蒼淵的雙肩處,兩朵神聖的光蓮一點點的涌現,然後徐徐綻放。

雙蓮境!

他知道與萬祖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和談的可能,因為雙方的立場不同,所以即便他們都是諸天的聖者,但卻不可能算是同道。

空間之外,巨大的面龐蠕動,化為無數道光線匯聚而來,也是形成了一道人影,正是那萬祖大尊的真身。

而此時的他,雙肩處,同樣是涌現了兩朵蓮花。

“蒼淵,都說你最有可能成為歸墟神殿第四位古尊,但本座卻是不信。”萬祖大尊淡淡的道。

真要論起修煉歲月,其實萬祖大尊比蒼淵還要更久遠一些,而他也處於雙蓮境無數年,對於那三蓮境有頗多期盼,但可惜無數年下來,始終難以跨出那一步。

所以他覺得,若是將那神祗奇石煉化的話,他們諸天的三蓮境聖者,必然會超過聖族,甚至有可能會因此踏破聖者境,闖入那前無古人的境界!

那個時候,未必不能與那聖族的聖神對抗。

可惜,這般謀劃,卻是被蒼淵直接破壞了。

“信不信,鬥過就知道了!”蒼淵言語平淡,不起波瀾,可其間自有一股難掩的霸氣升騰。

郗菁等人眼露尊崇之色,雖說蒼淵很多年都未曾再顯露出聖威,可誰都不能忘了,蒼淵大尊以往曾有一道名諱,稱黑帝。

如此霸氣的名諱,可是他真正以傲人戰績所殺出!

當年滅界之戰,聖族之中,也不乏有聖者被其斬落。

雙聖對峙,引得日月星辰都是在震顫。

而且在這一刻,周元還有所明悟,眼前還只是他們肉眼所見的爭端,而在他們不可見,不可感知處,恐怕還有着其他的聖者在博弈,對抗。

因為今日的事情,關係到的是兩個派系。

兩個諸天中層次最高的派系。

而在周元心中這般想着的時候,這座空間之外的某處,突然有黑洞成形,然後一顆珠子從其中被噴吐了出來。

珠子隨風而動,膨脹起來,竟是化為了一個面龐有些妖異的男子,黑色的長髮自其身後披散開來,無風而動,每一根髮絲,都是透着一股詭異之意。

他僅僅只是立於那裡,可其身後的虛空,卻仿佛是倒映着億萬道鬼魅影子。

妖異男子把玩着手腕上的一串暗紅珠串,淡笑道:“這裡可真是熱鬧,想要潛進來可當真不容易。”

周元望着那妖異男子,面色卻是忍不住的一變,因為他將其認了出來,此人正是混元天妖傀域的那位妖傀大尊,據說他的每一根髮絲,都可化為一座傀儡,億萬髮絲齊動時,便是一支數量龐大到恐怖的傀儡洪流。

“妖傀,你也要介入嗎?”蒼淵註視着那黑衣童子,緩緩道。

妖異男子露出一抹比女子還要驚艷的笑容:“蒼淵,如今這裡,諸天的聖者都在看着,既然你選擇了另外的路子,自然也就算是走到了對立面。”

“為了完成我們的謀劃,你也就別怪我了。”

“妖傀大尊,你們這是擔心我與師尊聯手,萬祖大尊抵擋不住,這才將你費盡心思的送了進來吧。”一道笑聲響起,只見得顓燭來到了蒼淵身旁,笑眯眯的註視着空間外的妖異男子。

妖傀大尊盯着顓燭,咂了咂嘴,道:“你這小子,倒真是有些門道,竟然入了聖。”

他倒也並沒有否認,雖說顓燭只是一蓮境,可畢竟也是聖者,萬祖對抗一個蒼淵就已是勝負難料,如果再加一個顓燭,那幾乎是沒有多少勝算,而他此來,說是為了對付蒼淵,其實還是針對顓燭。

那伊閻等人望着這一幕,皆是頭皮發麻,這下子,就是四聖對峙了,簡直可怕。

蒼淵回頭看了一眼水晶棺中燃燒的祖龍燈,然後對着周元道:“保護好夭夭。”

周元面色肅然的點頭,道:“想要傷害夭夭的話,只能從我的屍體上先踏過去。”

蒼淵笑了笑,他猶自還記得,當年初見周元時,他將夭夭托付給後者,當時周元便是說過這句話。

“走吧,咱們師徒今日就聯手做一場。”蒼淵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與顓燭招呼了一聲,兩人一步跨出,便是直接出現在了這座空間之外。

聖者之威太過的恐怖,若是在這座空間內動手,恐怕連空間都會崩塌。

空間之外,四聖對陣。

虛空層層扭曲,漸漸的將四道身影皆是遮掩進去,可那時而散髮出來的恐怖威壓,依舊是讓得人感到驚悚。

嗡嗡!

不過隨着蒼淵與顓燭的離去,這座空間之外,突然有無邊之力落將下來,這般力量在接觸空間界壁時,那裡出現了一座巨大無比的結界,將那股力量阻攔。

但在那種不斷的對碰中,結界還是出現了一些裂縫。

然後郗菁,周元他們便是面色凝重的見到一道道流光自那些裂縫處鑽了進來。

那些流光中,有法域與源嬰境的氣息。

郗菁酒紅色的短髮輕輕飄揚,一對眼眸卻是變得格外的凌厲起來。

“諸位,接下來就該我們動手了。”

聽到郗菁的話,周元也是深吐了一口氣,他轉頭看了一眼水晶棺中的夭夭,然後雙掌漸漸的握攏,神府之內,那盤坐的源嬰也是睜開了眼眸,有浩瀚源氣漸漸的涌動。

我為了等待今日,努力了多年...

誰若是想要破壞...

周元眼中有殺意掠過。

那就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