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眼神堅毅,他知曉他所想究竟是何等的狂妄或者說無知,所謂的成神之路,那是連諸多聖者都難以跨越的關卡,若是常人知曉他這般野心,恐怕都會以為他瘋了。

只是,不管那條路究竟有多難,總歸是要去嘗試的。

周元不是一個會輕易放棄的人,這些年來所經歷的種種,又談何容易過,可最終還不是被他走了過來嗎,雖說想要成神必然是比那些更為艱難萬千倍,可為了夭夭,他都願意去承受。

“夭夭,等你蘇醒過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找吞吞!”周元低聲道。

旋即他轉身邁出花海,走向蒼淵。

蒼淵與顓燭望着走來的周元,後者的眼神依舊明亮而銳利,這讓得他們心中微震,即便是在知曉了那般令人絕望的事實後,周元依舊沒有被打垮。

兩人對視一眼,眼神皆是有些複雜,以他們的目光來看,周元的天賦,韌性以及努力皆是遠超常人,這幾乎是成聖的料子,可是...就算是成聖,也未必能夠改變什麼啊。

他們的心中有着對周元的同情與嘆息,但面龐上都沒有再表露出來,既然周元選擇了沒有放棄,那麼他應該就有了承受一切的準備。

“師尊,何時開始?”周元來到蒼淵身旁,問道。

蒼淵抬頭看了一眼虛空,道:“也差不多了。”

周元同樣是看着虛空,但即便他如今踏入了大源嬰境,依舊是看不見什麼,於是只能無奈的收回目光,道:“此次會有諸天的聖者前來阻攔嗎?”

蒼淵點點頭:“這是必然的,這一天他們同樣是等待了許久。”

“不過這座空間被我佈下了結界,就算是聖者降臨,一時間都難以進入,我與顓燭到時會出手阻攔來襲的聖者,不過除了聖者外,定然還有法域,源嬰境的人來襲。”

“他們那種層次,我們就暫時管不了,所以就只能讓你們去阻攔。”

“我們一定要將時間拖到夭夭蘇醒,等到她蘇醒過來,這些爭端謀劃,就該有一個結果了。”

周元輕輕點頭,或許萬祖大尊那些聖者同樣也是在為了諸天未來謀劃,但道不同不相為謀,他的立場現在與夭夭一致,他是絕對不可能坐視諸聖煉化夭夭,既然如此,那自然只能對抗。

一旁的郗菁,木霓,玄鯤宗主等人也是面色凝重的應了下來。

而至於趙樂府,薛

青隴,伊閻三位源嬰境大圓滿,則是忍不住的抹了把冷汗,他們此時才明白究竟參與了一場何種級別的對弈之中,不過連天淵域的兩位大尊都上場了,他們身為下屬自然是跑不掉的。

在將一些註意事宜吩咐好了後,蒼淵大尊帶着周元再度來到水晶棺前。

他手掌一抬,只見得一盞古老的油燈自掌心間緩緩的升起。

那油燈朴實無華,看上去仿佛就如同人世間最普通的油燈,可唯有實力達到一定層次的人,方纔能夠感應到那油燈之中究竟是凝聚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這是祖龍燈。

諸天聖寶錄位居第二。

此寶算是諸天最強的手段之一,沒有任何勢力能夠獨占,而是由混元天每一屆九域大會的勝者勢力執掌。

而這,也是周元費盡千辛萬苦,擊敗了趙牧神而贏來的。

“這祖龍燈我天淵域創立以來,似乎就沒執掌過,沒想到如今卻是因為你,讓我能夠掌控一次。”蒼淵望着古老油燈,忍不住的一笑,道。

周元笑道:“若不是師尊創立的天淵域,我連參與爭奪它的資格都沒有。”

此話倒也是屬實,九域大會,唯有九域才有資格參加,這是入場券,若是沒有這個,周元能力再強,也是不可能去爭奪的。

蒼淵笑眯眯的,眼中滿是對這個小弟子的滿意,他與萬祖算是爭鬥多年,倒也沒占到多少的便宜,可自從周元來到天淵域後,萬祖域可謂是屢屢吃癟,想必萬祖那個老家伙對此應該也是有些鬱悶的。

“將祖龍血肉拿出來吧。”

周元聞言,雙手緩緩的合攏,然後逐漸的拉開。

有無形的波動自掌心間凝聚,下一刻,一股無法形容的古老韻味瀰漫出來,周元的雙掌間,看似是無形無物,可落在蒼淵的眼中,卻是能夠見到那一塊約莫嬰兒拳頭大小的神秘之物。

那宛如是一塊堅硬無比的紫金石,看不出絲毫血肉的樣子,若是仔細觀測的話,可以看見上面存在着無數紋路,那些紋路,似乎是當天地初開的那一瞬間所形成,古老到讓人能夠嗅到洪荒莽莽之氣。

這就是周元自古源天中凝聚而來的祖龍血肉。

此物被他存放於神府之中,以源氣時刻重重包裹。

蒼淵手掌一招,那祖龍血肉便是落在了他的手中,此物原本凡物不可沾,所以連乾坤囊都無法存放於它,周元只能將其放於神府之中,但蒼

淵如今卻是直接是以手握住。

“入聖之後,便是聖體,自然可直接接觸這般神物。”蒼淵解釋了一句。

周元點點頭,有些艷羡,他如今肉身也算是有所成就,即便很多源嬰境圓滿的強者,都只有極少數在肉身修煉上浸淫許久的人能夠修煉出聖琉璃之軀,可即便如此,他依舊無法直接用**接觸到祖龍血肉。

蒼淵屈指一彈,水晶棺蓋便是瞬間被分解成無數光點。

他將祖龍燈祭於夭夭眉心之上三寸的位置。

然後有着數滴聖血自其指尖涌出,落入了祖龍燈內,頓時燈芯處有火苗浮現,漸漸的化為了一簇燈火。

周元看着感嘆不已,這祖龍燈太過的玄妙,想要將其點燃,竟然都需要聖者之血,這若是落在他的手中,就算是將他給祭了,恐怕都燃不出一點火苗。

點燃了祖龍燈,蒼淵這才以聖源氣將祖龍血肉包裹,緩緩的置於那祖龍燈燈火之上。

吱吱!

當兩者接觸的瞬間,周元感覺到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漸漸的扭曲,這片空間內,山河開始變幻,一座座山嶽憑空拔地而起,又有着大河而現,奔涌遠去。

那種感覺,似乎這個原本沒有生機的世界,竟然在此時開始誕生出生命的起源。

而這一切,顯然就是因為那祖龍血肉被點燃的緣故。

隨着祖龍血肉被祖龍燈炙燒,隱隱的,有着如油脂般的金色液體滲透出來,那金色液體宛如油脂,可周元卻能夠隱隱的感覺到其中蘊含著何等強大的力量。

金色液體順着滴落下來,最後落在夭夭光潔眉心處。

這一接觸,便是瞬間融入進去。

有神秘的紋路,以夭夭眉心為源頭,漸漸的蔓延開來。

蒼淵望着這一幕,輕吐了一口氣,露出一抹笑容:“只要等到這塊祖龍血肉被祭燃殆盡,夭夭應該就能夠蘇醒過來。”

周元也是如釋重負,緊繃的身體在此時鬆緩開來。

不過,就在他松氣的下一瞬,整個空間突然在此時猛然震動了起來。

周元霍然抬頭,然後便是眼瞳驟縮的見到,在那虛空之外,有無邊偉力匯聚而來,形成了一張巨大的面孔,冷冷的註視着空間內所發生的一切。

那張面孔,並不陌生。

赫然便是萬祖大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