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兒刮過花海,捲起花瓣遠去。

周元的神情卻是在此時有些凝滯,他獃獃的望着蒼淵肅然的面龐,心中情緒如浪潮般翻涌,一**狠狠的衝擊着心靈,可見蒼淵吐露的信息對於他而言,究竟是何等的震撼。

他以往不是沒猜測過夭夭的身份,在他看來,或許夭夭自身便是聖者,只是因為某些緣故封印了自身。

可如今來看,他終歸還是眼界低了一些。

夭夭不是聖者,她是這個世界從誕生到現在,所出現的唯三之中的序列之神!

她是,神祗。

與祖龍,聖神同為這世界上最至高的存在。

超越了聖者!

周元微微轉頭,他望着水晶棺中那沉睡的絕美人兒,神祗,多麼神秘尊貴的詞彙,在這之下,就連聖者都略顯黯淡。

他從未想過,這個陪着他從大周王朝走出,一路經歷無數的女孩,竟然會擁有着這等身份。

這實在是,太讓人感到遙遠與飄渺了。

“準確來說,夭夭是祖龍意志孕育而出的,她算是祖龍之女,位列第三序列之神。”

“這或許也算是祖龍為這個世界所遺留下最寶貴的遺產,也是我們諸族最後的希望。”蒼淵緩緩的道。

周元神色複雜,輕聲道:“既然她是諸族的希望,為何會有諸天的聖者不願意讓她蘇醒?”

蒼淵面色凝重的道:“因為分歧。”

“自從當年我們找尋到誕生夭夭的奇石時,歸墟神殿內的聖者們就出現了巨大的分歧,有一部分聖者認為不應該將希望寄托於尚未真正誕生的夭夭身上,因為誰也不知道,當祂在成長起來後,究竟是否會守護諸天生靈。”

“所以他們建議直接將祂煉化,那樣一來,必然能夠讓得諸天聖者的實力大增,甚至有可能突破聖者三蓮境的界限,同樣也是踏入神的境界。”

周元面色一變:“煉化?!”

蒼淵輕輕點頭,道:“但這種手段,我並不贊成,因為這是祖龍遺留下來之物,祂秉承着祖龍的意志,而且,如果祂這麼容易就能夠被煉化,那實在是太小瞧了祖龍,也太小瞧了神祗之威。”

“我怕他們這樣做,最終會弄巧成拙,反而將我們最後的希望逼到對立面去,一旦到了那一步,這個世界上的第二序列之神與第

三序列之神,都將會成為我們的敵人,那時候,諸族才真的是毫無生路了。”

“所以,我趁機偷走了奇石與獸卵,帶在身旁...”

“夭夭與吞吞,從此而生。”

周元微微有些恍惚,想起了當年他踏入那處奇妙空間,遇見了當時的蒼淵,夭夭,吞吞...一切,都從那個時候開始了。

他也終於是明白,為何這些年蒼淵總是帶着夭夭東躲西藏,原來他不僅要防備聖族的覬覦,還要防備諸天的聖者。

“這麼說的話,師尊你豈不是站到了諸天聖族的對立面?那歸墟神殿的三位古尊沒什麼表態嗎?”周元忍不住的問道。

從他知曉的情況來看,歸墟神殿的三位古尊,應該才算是諸天中最強的人,如果他們出手的話,蒼淵真的能夠躲避這麼多年嗎?

“我之前說過了,不是所有人都贊成煉化神祗奇石,三位古尊間,同樣存在着分歧,最終我先手奪走了神祗奇石,三位古尊互相制衡,無法出手,所以其他聖者就只能各看手段。”

“而我也並非是獨自一人,同樣有一些聖者是支持我的。”

周元默默點頭,看來這件事情極為的複雜,導致那代表着諸天最強的存在,歸墟神殿,都是因此而分裂出了不同的派系。

真要說起來的話,似乎並沒有誰是不對的,因為他們都是為了諸天的未來在謀劃。

“此次夭夭沉睡,對於他們而言,反而是好事,所以他們不會輕易的讓她蘇醒,此次,必然會有一場爭端。”蒼淵說道。

他聲音頓了頓,盯着周元:“這是有關於夭夭身份的事,還有一點就是你了。”

“我當初將夭夭托付給你照看的時候,可從未想到過,你們兩人竟會動情...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夭夭竟然會動情,她為了你解開封印而沉睡,甚至...她還給了你神之物質。”

周元沉默,那所謂的神之物質,恐怕就是他此前煉化祖龍血肉出現的神秘物質了。

之前他還感到不可思議,如今再想,卻是理所應當。

夭夭乃是祖龍意志孕育而生,自然能夠化解祖龍血肉中殘留的意志。

蒼淵輕嘆了一聲,旋即面色變得鄭重起來:“周元,作為你的師尊,我比較擔心你,雖說如今夭夭如常人無疑,但她的身份終歸是第三序列之神,她擁有着神性。”

“她的神性,只是在沉睡,但隨着時間的推移,神性會逐漸的覺醒,那個時候,人性被壓制,以往的一切會漸漸的被神性所抹除,也就是說...她終歸會忘記此前的一切。”

周元如遭雷擊,一股寒意自腳底直衝天靈蓋。

這是他聽見最令得他恐懼的信息。

“她...她會忘記我?”周元聲音有些顫抖的艱難道。

蒼淵露出一絲苦澀之意:“神性浩大,難以抑制,而且,從諸天生靈的角度來說,我們都不希望她的神性被壓制,因為只有當夭夭成為真的第三序列之神,才能夠抗衡那位第二序列的聖神。”

蒼淵望着周元,眼神有些悲哀,若是早知道如此的話,當年他或許不會將夭夭交給周元托付,也就省得瞭如今這一場凄美故事。

周元沉默了許久,他低頭望着水晶棺中沉睡的人兒,整個人猶如是失了魂魄。

蒼淵沒有再說什麼,嘆了一聲,轉身而去。

周元靜靜的立於水晶棺旁,天空上日月變幻,他的身影似是化為了雕塑般,動也不動。

有記憶在腦海深處翻涌。

在那古樹綠蔭下,青衣少女靠着樹幹,空靈清澈的眼眸,靜靜的望着他。

那是當年在那處空間中,第一次見到夭夭...

後來在她的指導下,一點點的學習着源紋。

他們一路走出了大周王朝,最後來到了蒼玄宗...

最為記憶尤深的,是那洞府之中,一顆桃樹之下,花瓣飄落,映襯着樹下青衣女孩那精緻的容顏以及唇角偶爾掠過的驚鴻弧度。

那一顰一笑,宛如是刻入了靈魂。

周元緊閉的眼目,在此時微微的一顫,他睜開眼目,盯着水晶棺中的夭夭,眼中散去的神光在此時突然的凝聚而來,漸漸的變得銳利。

他摸着棺蓋。

夭夭,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只知曉,你是那個陪我走出大周王朝的人。

只要你不願意,沒有人能夠抹除我們共同的過往與記憶。

若是未來的你壓制不住那神性,要抹除我們的一切...那就讓我來幫你!

若是人不行...

那我,就成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