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菁望着立於花海中的周元,後者此時流露出來的情緒,是她這些年從未在周元臉龐上見到過的,顯然,那水晶棺中的人對於他而言,重要到刻骨銘心。

倒是趙樂府,薛青隴,伊閻三人眼中有些疑惑,此處的氣氛頗有些詭異,不僅有着兩位聖者,而且還有着神秘的水晶棺,棺內的人,又與周元有着關係?

蒼淵眼神複雜的望着這一幕。

顓燭走了過來,輕聲道:“師尊,小師弟用情很深啊。”

蒼淵緩緩的道:“我也沒想到會這樣,當初我被聖族追得急,只能暫時的將夭夭交給周元以作躲避,可正常來說,她應該不是能夠動情的人啊。”

“可最後...她為了救周元,甚至揭開了封印逼得自身沉睡。”

顓燭嘆了一聲,道:“情之一字,最是捉摸不透,就算跨入聖者境,能夠掌控天地,可也不能掌控人之情感。”

“師尊,有關於她的信息,您差不多也該跟小師弟說個清楚,讓他做一些準備。”

蒼淵默默點頭。

“此次蘇醒夭夭,應該躲不了麻煩。”蒼淵看了一眼虛空,道。

顓燭眉頭微皺:“我來時已經很謹慎了,抹去了諸多痕跡,難道還會被察覺?”

蒼淵道:“不要小看了萬祖那個老家伙,以你的能力是甩不掉他的,更何況,又不只有他一位聖者,恐怕在你還沒動身之前,就有聖者在天淵域佈下了億萬感應念頭,層層疊疊佈滿了每一個角落,你很難徹底避開那些老狐狸的。”

顓燭笑了笑,道:“那看來此次還是得做過一場了。”

他倒並沒有多少的懼怕之意,雖說他只是初晉聖者,跟萬祖那些踏入聖者境上千載的老牌聖者有些差距,但到了聖者這個層次,歲月帶來的差距,倒也並沒有那麼的難以跨越。

一步入聖,便是同道。

蒼淵點點頭:“不過放心,我也做過一些準備,此次的博弈,究竟誰能占得上風,不到最後誰都說不清楚。”

他與顓燭說著話,眼角餘光突然瞧着一道美婦倩影漫步而來,當即蒼老面龐上神情一僵,低聲道:“你怎麼將她也帶來了?”

顓燭也是感應到了木霓的靠近,眼中掠過一抹壞笑,旋即正色道:“這次不是需要靠得住的人手嗎,還有誰能比霓姨更靠得住?”

蒼淵怒瞪了他一眼,也知曉這小子故意使壞,當即不敢停留,急忙邁步跨入花海,對着周元而去。

木霓不急不緩的來到顓燭身旁,她瞧着蒼淵那灰溜溜的身影,倒是並不惱,也沒追上去,只是風輕雲淡的一笑:“我倒是看這老家伙能躲到哪裡去。”

儀態優雅雍容,唯有眼眸深處掠過的嗔惱,顯露着就算是法域強者,也終歸還是有着女人的性子。

蒼淵邁入花海,凝望着那立於水

晶棺旁的青年身影,微微沉默,來到了周元的身旁。

一老一少靜靜的看着棺中那絕美的人兒。

周元能夠感覺到有無形的力量自蒼淵的體內蔓延出來,將這片虛空都是封鎖,籠罩,任何的窺探,都無法穿透進來。

“周元,這些年你應該也知道夭夭的不一般了吧?”蒼淵緩緩的道。

周元輕輕點頭,夭夭的不一般,並不僅僅只是她那美麗到近乎非人般的絕美容顏,她的氣質,同樣飄渺難尋,而且以往最讓得周元驚嘆的是,夭夭似乎從不用修煉,但她的實力卻始終都是穩穩的壓住周元一頭。

她的身上顯然帶着太多的神秘。

“此次夭夭的蘇醒,並不會太容易,到時候必然會有聖者橫空阻攔,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樂意見到她的蘇醒。”

周元皺眉道:“為什麼會有聖者不願意夭夭蘇醒?她,究竟是什麼身份?”

蒼淵的聲音變得悠遠滄桑起來:“這恐怕就要牽扯到很久遠前了,聖族你應該已經接觸過了,你覺得他們如何?”

“實力非常的可怕。”周元面色凝重的道。

即便諸天諸族都已經聯合在一起,但那種力量依舊比不過聖族,毫不客氣的說,聖族的確是有着滅絕諸天的力量。

“但你所看見的,卻只是聖族冰山一角而已。”

蒼淵淡淡的道:“不過這些都並非是最可怕與絕望的,最怕的是聖族擁有着一位...神祗,祂被聖族尊稱為聖神,那才是聖族最強的力量。”

“神祗?!”

周元瞳孔驟縮,這個詞語帶來了莫大的恐怖,他有些艱難的道:“世界上真的存在着神?”

“天源界初開時,孕育出了第一位神,那就是祖龍,祖龍身化萬物,誕生了諸族生靈。”

“但聖族卻並非是由此而生,而是他們那位聖神所創造。”

“祂的實力,超越了聖者。”

“只要祂存在着,聖族就不可能被滅。”

周元聽得頭皮發麻,如此秘辛,他以前從未聽聞,顯然,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接觸到的信息。

“世界誕生之初,就有規則隨之而生,祖龍是第一個誕生的先天神靈,故而可稱第一序列,祂是世界之主,掌控至高力量。”

“而聖神是於祖龍之後而生,可稱第二序列,力量依舊無窮,但卻弱於祖龍,無法成為世界之主,問鼎至高。”

“聖神不甘,祂覬覦祖龍的力量,可祖龍身化萬物,所以祂就需要滅絕諸族,將所有生靈逆轉成祖龍之力,成就其自身,令其晉入第一序列的位階。”

“這,就是聖族與諸族的恩怨源頭。”蒼淵緩緩的道。

周元輕吸一口涼氣,總算是明白為何那聖族對諸族如

此的仇恨,而且毫無講和的可能,因為他們誕生的目的,就是滅絕諸族。

“聖族有那一位存在的話,怎麼還沒直接滅掉諸族?”他忍不住的問道。

“那是因為祂在等待祖龍意志變得薄弱。”蒼淵說道。

“在萬載之前,他等到了時機,於是開啟了滅界之戰。”

“那一戰,諸族死傷無數,積累萬千載的底蘊被消耗一空,那一戰,聖者喋血,整個天源界都是血紅的。”

蒼淵的眼中有着濃濃的哀意:“諸族幾乎是潰不成軍,即便是聖者,在那聖神之前,都是唯有潰敗隕落。”

周元張了張嘴,眼神震撼,他無法想象那種戰爭是何等的恐怖,而且連如此強大的聖者,在那個時候,都是顯得有些無力。

“那...”

如果那聖神如此恐怖,最終諸族又是如何幸存的?

“因為祖龍。”蒼淵緩緩的道。

“在最為危機的時刻,祖龍的意志於世界最深處涌現,聖神被打得重傷,聖族方纔退去,免去了諸族之劫難。”

“經歷過那一場戰爭後,我們才清楚的明白,那位神祗究竟有多強大,而且最關鍵的是,我們無法斬殺於祂...祂是先天生靈,位列世界序列之中,唯有同樣身存序列之中的存在,才能夠將其滅殺。”

蒼淵面露苦澀笑容,可序列之神,唯有祖龍與那聖神,而祖龍已身化萬物,這世間,就只剩下了聖神這唯一一尊的序列之神。

可以想象,那時候的諸族生靈究竟是何等的絕望。

而不僅是他絕望,就連聽着這些的周元,都是感覺到一種絕望的氣息,若是聖神如此強大,那等到祂再次複蘇的話,又該如何阻擋?那守護世界的祖龍意志,從蒼淵言語間能夠聽得出來,那並不可能長存。

祖龍意志能夠救諸族一次,不可能救永久。

“在那之後,諸族聖者皆是在找尋救世之力。”

“最終,在付出了數位聖者祭燃自身的代價下,我們抵達了世界最深處,那裡是祖龍意志最後存在的地方,在那裡...我們發現一顆獸卵以及一枚奇石。”

“重要的是那顆奇石,我們在其中感覺到了特殊的生機以及一種...屬於神的韻味。”

蒼淵的眼中,在此時有着熾熱的光芒爆發出來,那叫做希望。

他盯着周元,一字一頓的道:“那奇石內,是祖龍意志孕育之靈,祂同樣也是神,我們將祂稱為第三序列之神。”

“那是我們諸族抗衡聖族的最後希望。”

“沒錯,你應該猜到了...”

“那顆守護獸卵就是吞吞,而那奇石之內由祖龍意志孕育而出的第三序列之神...”

“就是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