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聖族聖者蘊含著滔天殺意的聲音響起時,整個混沌虛空都是劇烈震蕩起來,殺氣宛如實質般的涌現。

而聖族那邊,無數道殺意濃烈的視線洞穿虛空而來,鎖定周元。

周元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一變,果然,他此次搞出的事情太大,竟然惹得那聖族聖者都是震怒了,不過他也並不後悔,畢竟雙方本就是對立的立場,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滅掉聖族的人馬。

只是如此一來,他承受的壓力可就太大了。

“哼,好大的口氣!”

不過在此時,那虛空深處,同樣是有着蘊含怒意的冷哼聲響徹而起。

“你聖族雖強,但我五大天域也並非是泥捏,真想要打一場,我五大天域奉陪便是,至於交人,做夢!”

隨着這道聲音的落下,只見得混沌虛空深處,有着一道道巨大的光影浮現出來,光影看不清楚模樣,但其中所散髮出來的浩瀚波動,卻是在舉手投足間,就引得天地劇變。

那些是五大天域的聖者!

面對着聖族的要求,五大天域這邊顯然是沒有絲毫同意的可能,周元的所作所為,對於聖族雖然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但對於五大天域而言,卻是極大的功績。

所以不論如何,五大天域的聖者,都需要在此時保住周元。

不然的話,當著五大天域無數生靈的面將周元交出,那無疑會摧毀所有生靈的心氣。

雙方聖者顯露聖威,一時間混沌虛空激烈震蕩,雙方身處其中的諸多非聖者,即便是法域境,都是大感壓力,一個個面色凝重而戒備。

如果雙方聖者真的直接在這裡開戰,必然會慘遭池魚之殃。

不過,隨着雙方聖者那股威壓越來越盛時,五大天域這邊的混沌虛空中,突然有着無盡光芒匯聚而來,最後形成了一張巨大無比的神秘面孔。

那面孔看不清楚模樣,但當其出現時,似乎連這方混沌虛空都在哀鳴,猶如是無法承受。

五大天域諸聖見到那神秘面孔,頓時面露驚色,旋即單手豎於胸前,道:“金羅古尊。”

周元望着這一幕,有些震撼,忍不住的低聲問着身前的顓燭:“大師兄,這位是?”

這神秘面孔竟然能夠引得在場的諸聖頗為的尊重,來頭顯然不小。

“此為金羅古尊,乃是我五大天域最為古老的三尊之一,同時也是聖者三蓮境。”

顓燭解釋道:“不過三位古尊多年來始終在歸墟神殿沉睡,沒想到金羅古尊此次竟然會露面。”

“金羅古尊...聖者三蓮境...”

周元有些咂舌,三蓮境是聖者的頂峰,應該也算是這天地間真正的至強者,難怪連在場的諸聖都是這麼給面子。

“歸墟神殿又是什麼?”周元又忍不住的問道。

“本來你這般層次是不可能聽說這個地方的,不過大師兄可以給你開個後門,那是由三尊所創之地,唯有聖者方可位列其中,你可以當它是五大天域最高的守護力量。”顓燭笑道。

“它並不屬於哪一天域,同時也不會介入諸天任何勢力的事端,唯有在抵禦聖族的時候,方纔會發出召集令。”

周元點頭表示明白,只有聖者才有資格位列其中,顯然這歸墟神殿是為了對抗聖族而組建,所為的便是聯合諸天最強的力量。

“諸聖地位相當,即便是三位古尊,也並沒有高人一等的說法,只是他們最為的古老,諸聖總是會給予一些尊重,同時他們為守護諸天所做的功績,也值得這種尊重。”顓燭說道。

周元輕輕點頭,看來這三位古尊,就是諸天最強的存在。

“聖族那邊,這種層次的聖者多嗎?”周元如同好奇寶寶般的繼續發問,畢竟這種信息基本常人難以知曉,唯有顓燭這些踏入聖者境的存在,才能夠有所瞭解,眼下有機會,當然要多問一些。

顓燭聞言,微微沉默了一下,輕聲道:“據說聖族那邊,三蓮境的聖者,有七位,號稱七古聖。”

周元心頭一震,面色也是有些複雜起來,這種天地間至強的力量,五大天域僅有三位,而聖族,卻有足足七位,這雙方間的實力差距,由此就能夠看得出來。

“而且,聖族最恐怖的還並非是這個,而是...”

顓燭周身的虛空微微的動蕩了一下,似乎是封鎖了一切的感知,然後他方纔道:“那聖族,有神。”

“神?!”

周元瞳孔猛的緊縮,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聽見了。

“那究竟是什麼存在?”

這一次,顓燭沒有再說,只是搖搖頭,顯然並不覺得周元知曉

了會是什麼好事情。

“此次金羅古尊出現,這裡的事情應該是平息了,你不會有什麼事情。”顓燭轉開了話題。

“類似他們這般存在,並不會參與到古源天之爭來,因為當他們下場的時候,那多半就是,開啟滅族之戰了。”

周元聽得眼皮子直跳,這三蓮境,簡直恐怖啊。

而在兩人說話間,隨着那金羅古尊以巨大的面孔出現,聖族那邊的諸聖也是微微動蕩了一下,但還不待他們說什麼,只見得那邊的混沌虛空中,也是有一縷聖光仿佛穿透了重重空間阻礙降臨而下。

聖光之中,有人影若隱若現,散髮着無窮威勢。

從聖族那邊諸聖的動靜來看,來人顯然就是先前顓燭所說的七古聖之一。

“金羅古尊,你這老家伙還沒隕落啊。”那聖光中的人影發出笑聲。

“南冥古聖,你們七人守着那聖山這麼多年未曾出現,是你們的聖山出什麼問題了嗎?”巨大的面孔也是笑道。

兩道目光對視,混沌虛空不斷的塌陷。

不過最終兩人還是收了威能,金羅古尊淡淡的聲音響徹於天地間:“今日之事,暫且收場吧,你聖族此次謀劃不成,算是自討苦吃。”

南冥古聖笑了笑:“的確是有點丟人,不過也無礙,只是順手謀劃而已,我聖族贏了那麼多次,一次小小的失利,算不得什麼,難不成你五大天域還指望着一次就能夠翻盤扭轉大勢嗎?”

“待得來日我聖族一統天源界時,自會將你這一代天陽境升上來的人,都煉做血丹。”

聖光中,似是有一道目光轉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

“這個小子,有些能耐,雖然今日放了他,不過為了聊表重視,本座打算讓他登上我聖族的獵殺名單,呵呵,那上面,最次可都是要法域境才能登上,倒是便宜他了。”

“呵呵,聖族之人,退吧。”

伴隨着他聲音的落下,聖光已是散去,再無蹤跡。

不過那聖族無數人馬,也是沒有再多費口舌,而是紛紛洞穿虛空退走,只是在退走之前,皆是以一種看待死人般的目光投向周元。

而周元的眉頭也是緊皺着,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極大的惡意涌來,讓得他頗為不安。

“獵殺名單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