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混沌的虛空撕裂,形成空間門戶時,這座空間內無數存在的目光,都是猛然間投射而來。

諸天中,同樣是有着一道道視線對着這裡匯聚。

而在那無數視線的註視中,空間門戶成形,下一刻,源氣波動綻放,只見得無數道身影頓時如同順着洪水而動的魚蝦一般,直接就被蠻橫的沖了出來。

灑滿了虛空。

“是五大天域的天陽境?”

這些人影在被狼狽衝出來的第一時間,便是有着一道道強大的感知蔓延而來,直接是將他們的身份給辨認了出來。

於是五大天域這邊的諸多強大存在,皆是眼中掠過一抹驚喜之意,而反觀那聖族一邊,則是有些愕然。

情況似乎不太對?

五大天域的那些強者眼神交匯,有些搞不清楚情況,因為先前按照聖族所說,他們應該是在天陽境那個層次中準備了一座能夠束縛九條祖氣主脈的強大結界。

憑藉那種結界的力量,很有可能會團滅五大天域的人馬!

所以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可眼下...這五大天域的人馬,怎麼反而率先的出現?

而且很快的,他們更是發現,當五大天域的人馬出來完了後,直到那空間門戶漸漸的消散,聖族的天陽境人馬依舊沒有出現的跡象...

混沌虛空中陷入了一片沉默。

聖族那邊顯然也是沒料到這種情況,一時間連那些聖者都有些發愣。

“咱們這邊的人,不少人都突破到了源嬰境...”而在這般沉默間,五大天域的聖者感知掠過,立刻便是查探出這些天陽境中,多了一些源嬰境的實力。

“究竟發生了什麼?”

“聖族的人馬為何不見?”

“......”

面對着這種情況,連五大天域的那些聖者存在都有點面面相覷。

“你們那古源天內,發生了何事?”最終,有着一位五大天域的聖者雄渾的聲音響徹在那些剛剛被空間門戶吐出來的諸多天陽境的耳中。

而這些被吐出來的五大天域人馬,剛開始也是有些發蒙,

他們沒想到在離開古源天后,竟然會先來到這種地方。

不過他們很快就感知到了那些恐怖的氣息,雖說被震撼得不輕,但還是眨了眨眼,然後目光就不約而同的在人群中掃視,最終匯聚到了一道年輕身影上。

“嗯?”

順着他們目光的投向,各方存在也是註意到了那道年輕身影,當即微微驚咦出聲。

“大源嬰境?”

而且最讓得那些五大天域的聖者有些驚訝的是,這些來自五大天域的精銳天陽境,居然會以一種以這年輕人馬首是瞻的姿態。

要知道這些年輕人,在各自的天域,無不是桀驁之輩,而能夠讓得他們表露這般姿態,必然是一種真正的敬服。

而那道身影,自然便是周元了。

只不過此時的他,神情卻是有點僵硬,其實在剛出現在這裡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似乎有點不對勁,因為那種恐怖的氣息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他很老實的就躲在了人群中,打算當一個普通黨。

此前在古源天能夠囂張,那是因為沒人能奈何得了他,可這裡不同...除了他們這波新人外,這裡實力最差的都是源嬰境!甚至還有法域境,聖者境的大佬!

低調是最明智的!

但他沒想到的是,這些混蛋竟然對他行註目禮。

“一群坑貨,真是白救了。”周元心中無奈,只能硬着頭皮,頂着那一道道恐怖目光的註視,天知道此時他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壓力...那些聖者存在,即便只是隨意的註視,就讓得他感覺到一股無形力量的籠罩,那一刻,仿佛神府中的源嬰都在微微顫抖。

“小師弟?”

不過就在周元因為那無數強橫目光註視而有點頭皮發麻時,一道驚喜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虛空波盪,兩道身影顯露而出,正是顓燭與郗菁二人。

“大師兄,二師姐!”周元見狀,也是連忙露出笑容。

顓燭目露奇光的掃視了他一眼,然後對着混沌虛空深處道:“這一位是我的師尊蒼淵所收的親傳弟子。”

“蒼淵那老家伙又收了親傳弟子嗎?”

“怪不得...”

“......”有一些強橫的念頭掠過虛空,彼此交流。

“周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顓燭知曉其他聖者此時心中的疑惑,於是開口問道。

周元想了想,道:“聖族的人馬祭了一座名為聖衍化界大陣的結界,想要獨吞九條主脈,不過那結界並不算完整,所以被我尋了個破綻率領着五大天域的人馬沖了進去。”

“經過一番爭奪後,我們奪下了大陣核心,而聖族的人馬被結界反噬,死傷了一半,另外一半逃走。”

周元說的很簡單,然而那所帶起的動靜,卻是驚天動地。

諸多源嬰境,法域境都是目瞪口獃的將他給看着。

混沌虛空深處的那些偉岸氣息,也是散髮出了一些異樣的波動。

因為在場的人都明白聖族的手段,所以他們都能夠感覺得出來,周元那簡單言語之下,究竟是蘊含著何等的艱難與驚心動魄。

聖族那邊,同樣是陷入了一陣寂靜,那些聖族中的強大存在陷入了微微獃滯中。

顓燭與郗菁同樣是有些震驚,他們對視一眼,簡直是有點無法消化周元所說這些話裡面所蘊含的信息。

周元望着他們,緩緩的道:“簡單來說...就是我們五大天域的天陽境人馬,乾翻了他們。”

虛空寂靜,乃至於諸天中都是有些安靜。

無數道視線望着虛空上的投影,他們看着其中那道年輕的身影,那平緩的話語中,透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而且,那話語中還帶着深層次的意義,聖族的確很強...但卻並非是不能被打敗的。

這一刻,諸天中,有無數人原本悲觀灰暗的眼中,倒是升起了一絲絲的亮光,或許周元所說的勝利,存在着很多的限制,但不管怎樣,他們並非是不可能取得勝利的...

“那最終的祖氣如何?”有一位聖者的聲音傳來,浩瀚縹緲。

周元平靜的道:“古源天,天陽境之爭,我五大天域,獨占九條祖氣主脈,兩成祖氣,盡入我五天之手。”

當他的聲音落下,五大天域內,陡然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