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處特殊的空間。

空間如混沌,沒有天地之分,但那中央處,卻是有着一道巨大的光幕將空間一分為二。

而在空間的兩邊,那深邃的虛空中,可見一道道氣勢強橫的身影若隱若現。

那些身影之多,可謂是難以分清數量。

甚至於在那虛空最深處,還有着一道道偉岸的氣息偶爾的浮現,那直接是引得整個空間都是在微微的顫抖。

那是...聖者的氣息。

而光幕的兩邊,顯然都是存在着這種聖者氣息。

這裡,正是古源天臨近的一處空間所在,所有自古源天出來的人,都將會先行來到此處。

而光幕的兩邊,則是五大天域以及聖族!

同時眼下的這裡,已經成為了整個天源界的視線都聚焦之處,因為這裡的一切,都是形成了影像,直接投影到了諸天之中。

這種投影,其實更多的是聖族在推動,因為幾乎每一次古源天之爭,最終都是聖族占得上風,所以他們要將這個結果讓更多五大天域的人知曉,如此一來,可加深其絕望,讓他們知道聖族究竟是何等的難以抗衡。

在這座空間最高處的地方,一道道偉岸氣息涌動,五大天域的聖者絕大部分都是出現於此。

顓燭負手而立,在其身側還站着一頭紅色短髮,身姿修長,英姿颯爽的郗菁。

只不過此時的他們,面色都是顯得有些凝重。

“這次的情況還是有些不妙啊。”郗菁低聲道。

如今古源天之爭,大部分的結果都已經出現,但對五大天域來說,依舊算不得多好。

古源天之爭,分為四個層次。

天陽境,源嬰境,法域境以及聖者。

其中聖者爭奪的祖氣,占據整個古源天的四成,餘下三個層次,各爭兩成。

而經過這段時間的諸多博弈,除了天陽境那一層尚未結束外,其餘三個層次都出現了結果。

雙方聖者間,最終聖族占了四成之中的二成二,而五大天域占了一成八。

法域境間,聖族占了一成一,五大天域占了零九成。

而最慘的是源嬰境,聖族占了一成五,而五大天域只有零五成!

雙方之間的整體差距,從這些

結果上面就能夠略微的看出來一些。

拋除掉天陽境還沒出現的結果,古源天八成的祖氣,聖族占了四成八,而五大天域,僅有三成二。

別小看這區區一成六,因為它代表的是一股浩瀚得無法形容的祖氣,這些祖氣加註到聖族的話,無疑將會令得聖族接下來的千年時間更為的強勢。

所以暫時從結果來看,聖族依舊是占據着絕對的上風。

而這裡的結果,同樣是被投影到諸天中,五大天域無數的生靈都是望着出現於虛空上的投影,整個天域中都是瀰漫著一些悲觀的氛圍。

聖族每一次都是占據優勢,這也是導致他們越來越強,優勢越來越大,而當這種優勢積累到某一步時,或許就真是五大天域到了絕路的時候。

可他們又能怎麼辦?

各個層次的精英也算是傾巢而出,可即便如此,依舊是比不過。

雖然天陽境的結果還沒出現,但很多人已經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混沌空間中。

聖族所在的那一邊,虛空扭曲,仿佛是層層隧道,通往萬界。

其中有一些宛如神靈般的萬丈虛影浮空而現,散髮如深淵般深不可測的氣息,引得空間在不斷的塌陷。

“看來此次古源天之爭,依舊還是我聖族更勝一籌。”有着一道古老而漠然的笑聲響起,那聲音猶如是蘊含著某種規則,當其落下時,混沌中有星光綻放,化為無數流星墜落。

五大天域這邊,同樣有一位聖者走出,赫然是那萬祖域的萬祖大尊。

他面無表情的望着那隔着光幕的萬丈虛影,道:“天陽境結果還未曾出現,星聖你也太急着下定論了一些。”

對方那聖者,尊號為星聖,在那聖族中也是一位極為古老的聖者。

“呵呵,就怕那裡的結果出現後,你們會更為的絕望。”那聖族的星聖語氣淡漠的道。

他言語間,略有詭異之意,聽得五大天域這邊無數人心頭都是忍不住的一沉,莫非那天陽境內,還有什麼特殊的變數不成?

“也罷,都此時了,自然也沒必要再隱瞞什麼。”

那星聖輕笑一聲,淡淡的聲音響徹於這混沌空間內:“那天陽境內,我聖族聖者推衍出了一座結界,可束縛於九條祖氣主脈,也就是說,那裡的兩成,我聖族將會盡收。”

嘩!

此言一齣,諸天震驚。

就連五大天域的一些聖者,都是忍不住的有些震動,當即有恐怖的氣勢泄露而出,天地變色。

“你聖族竟敢使這般陰招?!”有聖者發怒,混沌虛空在不斷的崩碎。

“可笑,成王敗寇,弱肉強食,若非吾族之神與祖龍意志相拼而陷入沉睡,你這下五天,早就淪為我聖族階下囚,安敢放肆?”聖族那邊,同樣有着聖者冷笑回應。

轟轟!

雙方的聖者含怒,那一刻,有無法形容的壓迫瀰漫開來,讓得雙方位於這座混沌空間的人馬皆是有些窒息。

不過最終,他們還是忍耐了下來,未曾爆發真正的聖者之鬥,因為這並非是最好的時機。

不過,五大天域這邊,卻是氣氛更為的壓抑,如果真如那聖族所說的話,那麼此時那些五大天域的天陽境,恐怕結果相當的不好。

而且那所造成的影響也是無以倫比,那兩成的祖氣,一旦被聖族盡數的奪走,那麼這將會成為諸天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潰敗。

聖族也將會更為的得勢,未來的諸天,將會面臨更大的危機與壓力。

“這些聖族的混蛋!”郗菁咬着銀牙,眸子中滿是怒火,如今周元也在那天陽境的古源天內!

顓燭也是沉默下來,面對着古源天特殊的規則,就連聖者都無法插手其中。

“周元師弟頗有手段,就算爭不過聖族,保命應該是無礙。”他只能安慰道。

可他自己也明白話語的蒼白,如果聖族真的是祭出了那般能夠擒獲九條主脈的結界,那必然不是天陽境能夠抗衡的力量...

此時的周元以及五大天域的天陽境們,或許是凶多吉少。

混沌般的空間中,再度變得寂靜下來。

整個天源界的目光,都是在盯着那遍佈天空的投影。

他們都明白,若是真的結果如聖族的聖者所說,那麼此次的諸天,無疑將是一敗塗地,那時候整個五天內,或許都是哀鴻遍野,瀰漫絕望...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混沌空間中忽有異動涌現。

只見得虛空被撕裂開來,形成了一道空間門戶。

雙方所有人都是陡然間目光投射而去,他們知曉,這是天陽境的結果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