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嬰,六寸三。

望着周元頭頂之上懸浮的小小人兒,五大天域的人馬皆是陷入長久的沉默,可見內心之中的震撼。

一般說來,從踏入源嬰那一刻起,所有的源嬰境強者都是在竭力所能的讓得自身的源嬰有所增長,這就真的是如同在培養一個親兒子一般,只不過這個親兒子的成長,可比養個真兒子還要艱難。

一寸之間,無數艱辛,可謂是一言難盡。

源嬰達五寸,則為大源嬰。

而從這源嬰成形到五寸,有些人甚至可能是要付出無數的努力,甚至於終生難以抵達。

可眼下,當周元剛剛踏入源嬰境時,他的源嬰大小,便是達到了六寸三。

一步踏入了大源嬰境,而且這般尺寸,即便是在大源嬰境內,應該也都算是一線層次了。

那些也是趁着此次機緣突破到源嬰境的五大天域強者們,一個個的神色複雜,當彼此的差距大到已經無法追趕的時候,那就真的是只能將其供起來仰望了。

沒辦法,這個六寸三太恐怖了。

或許他們未來付諸所有努力,都不見得能夠抵達這個層次。

當然不僅是他們,就連白小鹿,關青龍幾人都是獃滯了半晌,在那六寸三的尺寸下,繞是他們心性堅毅,可也忍不住的罵了一句怪物...

雖說對於周元能夠一步成就大源嬰,他們之前就隱隱的有些猜測,可現在的周元,可不只是剛剛勉強突破到五寸,而是直接達到了六寸三的地步。

這若是再多個一寸多,豈不是都要踏入源嬰境大圓滿了?!

再往上點,豈不是要法域了?!

這種跨境提升,實在是太不講道理了。

不過他們也明白,周元能夠達到這一步,幾乎是集合了諸多的機緣所在,九爪天陽只是給了他越境踏入大源嬰境的契機,而那來自九條祖氣主脈近乎源源不斷的磅礴祖氣加持,再加上聖琉璃之軀的承受力,更是至關重要。

而這一條條的加起來,最終方纔成就了周元這讓人嘆為觀止的六寸三。

簡單來說,這可以視為周元之前苦修那麼多年積累的一次史無前例的大爆發。

在那天地間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周元卻並未過多的炫耀他這源嬰,心念一動,源嬰便是落入了神府之中,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他感受着此時的自身狀態,首先便是察覺到自身與天地間的聯繫更為的緊密,他僅僅只是站在這裡不動,也未曾運轉功法,天地間的源氣便是源源不斷的涌入體內。

這些源氣在進入體內後,同樣不需要他操控,神府內的源嬰就會自動的將這些源氣煉化,最後吸收。

可以說源嬰一成,即便是自身不主動的修煉,那自身的源氣底蘊也會慢慢的增漲。

說到源氣底蘊,周元微微閉目感應了一下,下一刻,他的眉頭便是忍不住的一挑。

七百多億的源氣底蘊...

這比起此前的天陽境後期,足足變強了十數倍!

現在的他若是跟迦圖碰見的話,吹口氣可能就可以把他給吹死...

源嬰境的蛻變,當真是恐怖如斯。

現在的他,在源嬰境內應該都算是一流的層次,若是再憑藉著他那諸多的手段,即便是遇見那源嬰境大圓滿的強者,應該都是能夠碰一碰的。

甚至如果遇見法域境...那還是打不過的,不過若是要逃的話,還是有很大的概率抽身而走。

周元忍不住的有些微微出神,當年那個離開蒼玄天時,還只是剛剛突破到神府境的他,如今,居然也是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這一步...

以他現在的實力若是回歸蒼玄天,恐怕在蒼玄宗內的實力,也應該是能夠排上號的。

只是要對付那聖元老狗的話,還是有差距。

不過沒關係,如今他已是大源嬰境,距離法域境也不算太遠了,等到有朝一日他踏入法域境,到時候應該就能夠回往蒼玄天將那些舊賬算個清楚。

壓下諸多的心緒,周元望着下方那五大天域的無數人馬,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中:“諸位,祖氣洗禮享受完了,也就該做正事了。”

所有人神情都是一凜,眼神中飽含着肅然。

所謂的正事,自然便是收取那九條祖氣主脈。

若是能夠將這九條主脈引入五天之中,那麼接下來五大天域都將會因此而受益,這是創造大勢,將會是對五大天域造成深遠的影響,未來不知道多少天驕會因此而崛起。

誰又能斷定,那其中不能出一個聖者呢?

只要出了一個聖者,那麼諸天的最頂尖力量就會得到增強,那才是對抗聖族最有用的力量。

不然的話,那種級別的對抗中,聖者之下,皆為炮灰螻蟻。

在周元的註視下,白小鹿,楚青,關青龍等人也是踏空而來。

萬獸天來的是艾清,因為薑金鱗已經殞命了,而五行天也是來了一位新的領頭者,那是一位源嬰境,顯然也是在此前突破的。

不過那位五行天的源嬰境卻並沒有任何的傲氣,對着周元頗為的客氣,顯露出了足夠的尊重,畢竟後者從某種意義而言,算是救了他們所有人,至於李符的隕落,顯然也怪不到周元的頭上來。

艾清瞧着周元時,一對狹長美

眸倒是格外的複雜,要知曉在剛見面的時候,她甚至都沒有過多的關註這個掩藏在關青龍光芒之下的青年,可誰又能想到,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家伙,才是真正隱藏起來的巨鱷。

五大天域的領頭都碰了頭,然後就是一陣激烈的商討如何分配這九條祖氣主脈。

周元倒是未曾參與進去,只是靜等着商議結果。

如此將近一炷香後,白小鹿幾人方纔吐了一口氣,結束了爭議。

而最後的結果,是由混元天獨占最為雄厚的第一脈以及第六脈。

乾坤天得第二脈。

萬獸天第三脈。

五行天第四脈。

蒼玄天第五脈。

而最後剩下的第七**脈,則是由乾坤天、萬獸天、五行天、蒼玄天這四大天域共同吸收瓜分。

這顯然混元天是最大的贏家,不過其他天域也無法對此有什麼異議,畢竟周元代表着混元天,而他的戰績,幾乎是力輓狂瀾的...

但不管如何,這個結果,都比以往要好太多了。

在他們所知道的情報中,以往的古源天之爭,前幾條主脈,幾乎都是由聖族獨占,餘下的五脈,才算是他們的,而這一次聖族的謀劃更狠,竟然是打算一條都不留給他們,可誰知道最終反而將他們自己給坑了進去。

楚青對這個結果感到很滿意,畢竟他們最開始的目標放得很低,只要一條保底的第九脈!而如今能夠換成第五脈,並且還能夠瓜分三條主脈,這種成績,算是超標了太多太多。

當然他也明白,其他天域會允許他們蒼玄天來做最後的瓜分,更多的還是看在周元的面子上。

因為各大天域的聯手,到現在基本算是結束,而為了爭奪主脈的份額,並不乏一些內戰的爆發。

蒼玄天算是五天中實力最弱的,所以如果要被剝削的話,他們是最好的目標,這種事情以前並非是沒有發生過。

這也算不得什麼過不過分,拳頭大終歸是硬道理。

可這原本會爆發的衝突,因為周元的存在,反而是變得極為的和平了。

當周元知曉結果時,也是輕輕點頭,表示認可。

他仰起頭來,註視着那黑洞深處的九條祖氣主脈,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那緊繃的肩膀,終於是在此時一點點的變得放鬆下來。

到了這一步,此次的古源天之爭就算是真正的落幕了。

而對於這個結果,他其實同樣也是抱着極大的意外,但不管如何,他成功了。

待得祖龍血肉到手,他就能夠讓得夭夭蘇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