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圖聽不懂周元的胡言亂語,但這並不妨礙他那眼中充滿着憤怒與不甘。

他不明白,周元怎麼可能無視於那祖龍血肉之中殘留的祖龍意志。

那可是祖龍意志啊!

曾經開闢天地,身化萬物的神一般至高無上的存在。

祂的意志即便只是極為微不足道的一絲,並且還歷經歲月磨滅,但那對於天陽境而言,依舊是無法觸及的層次。

所以他無法想象,周元究竟是憑什麼能夠將祖龍血肉中的殘留意志磨去,然後將其真正煉化的。

這些疑惑,他終究是無法得到答案的。

因為他的身軀開始融化得越來越快,就跟先前周元的分解一模一樣。

“啊!”

迦圖爆發出不甘的咆哮聲,最終身軀徹底的湮滅。

只是,他這裡,卻並沒有奇跡的出現。

而是直接徹徹底底的消失於天地間。

這位聖族最強的天陽境,便是在那無數道視線的註視下,轟然隕落。

那由他所丟出的黑色圓環,在吸走了近半的聖族人馬後,也是直接破空而去,餘下的聖族人馬,則是全軍覆沒。

五大天域的人馬終於是在此時爆發出驚天動地般的歡呼聲。

無數道蘊含著感激,敬畏,尊崇的目光不斷的投向虛空上那道身影,後者在這古源天的戰績,必然會令得他的名字,響徹於諸天之中。

每一個人都清楚周元在其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那是真正的輓天傾。

不論是窺破聖衍結界的破綻,率領着五大天域的人馬孤註一擲的闖陣,還是他最終力戰迦圖,艱難取勝。

如果不是周元,最終的結果必然不會是如眼下這般。

虛空上,周元聽得那些歡呼聲,也是綻放出一絲微笑,有些如釋重負。

這個諸天總指揮的重擔,可是將他壓得不輕,但他也明白,他無法逃避,因為在與聖族的對抗中,他們沒有任何的退路可走,今日他一退,往後聖族大舉來犯時,兵臨五天,那時候,他又能退到哪裡去?

不過幸虧的是,那麼多人的希望,他總算是沒有辜負。

周元的目光投下

,直接是穿透結界,看見了那一道道力戰到最後滿身傷勢,甚至僅有一口氣殘存的人影。

他能夠順利的來到這最後與迦圖決戰,所依靠的並不只是他,還有着五大天域所有人的搏命奮戰。

“諸位,此戰非我一人之功,乃我諸天同心之勝。”

“大戰已落,當共襄盛舉!”

周元清朗的聲音,響徹於五大天域人馬每一個人的耳中。

旋即,周元心念一動, 只見得天地頓時劇烈的動蕩起來,無數道雄渾的祖氣洪流如煙柱般的從天而降,直接是極為精準的落向了每一道人影。

而望着這一幕的五大天域人馬頓時激動起來,顯然是明白了周元的意圖。

這是要讓他們先痛快的享受一波祖氣洗禮!

要知道,這可是來自九條祖氣主脈的洗禮!

那種效果,簡直足以跟獨自享受一條中級的祖氣支脈毫無區別!

“周元總指揮威武!”

於是,一道道興奮狂喜的聲音如海嘯般的響徹起來。

緊接着當祖氣洪流降臨時,他們趕緊盤坐下來,滿臉期待的準備接收這道大戰勝利之後的饋贈。

白小鹿,武瑤,蘇幼微,趙牧神等人也是仰起頭,落向他們的祖氣洪流要顯得格外的雄厚,那種磅礴之感,連他們都是暗暗的心驚。

不過想想如今他們坐擁九條祖氣主脈,心中便是釋然,他們這種消耗,怕是連其總量的千萬分之一都沒有。

周元立於虛空,他的目光忽然的鎖定了某個位置,那是關青龍所在。

而在他的感知中,此時的關青龍生機極為的微弱,已是極為的接近隕落。

不過在足夠雄渾的祖氣下,這都不是什麼問題。

只要其體內生機沒有徹底的斷絕,就能夠將其拉回來!

只是可惜了那薑金鱗與李符...

周元心中嘆息,伸出手指凌空一點,只見得一道祖氣洪流從天而降,直接是將關青龍那死寂殘破的身軀籠罩而進,然後迅速的補充着其中的生機。

關青龍那低垂着的頭顱微微一顫,竟是緩緩的抬起頭來。

他有些茫然的望着那道將他

籠罩的祖氣洪流,再感受着體內迅速被修複的傷勢以及不斷增強的源氣...

“這是...”

他目光迅速的鎖定了虛空中那巨大黑洞中的熟悉身影,然後瞳孔便是一縮。

“周元隊長?”

虛空上,周元也是對着他輕輕點頭。

關青龍宛如是明白了什麼,虎目漸漸的瞪大:“我們這是...贏了?”

“關青龍隊長,先吸收祖氣吧,這一仗,我們打贏了。”周元的聲音,也是在其耳邊響起。

關青龍深吸了一口氣,這般時候,連他的性格,都是感覺到鼻子微酸,喃喃道:“竟然贏了,真是不容易啊...”

“周元隊長,我關青龍,算是服了你。”

“難怪連武瑤...”

關青龍虎目中掠過複雜之色,旋即釋然的一嘆,眼目閉攏,開始吸收祖氣。

...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那無數祖氣洪流降臨的壯觀一幕,這場勝利是所有人合力所得來,所以現在他們能夠得到這般資源也是理所應當。

“諸位,把握住這次的機緣,全力衝擊源嬰境吧。”

“祖氣,管夠!”

他的聲音,落在眾人耳中,也是引得所有人心中一笑,同時也是滿含期待。

對於一些天陽境後期的人來說,他們進入古源天的最終目標,便是想要借助此處的祖氣機緣衝擊源嬰境,只是這需要消耗不菲的祖氣,但眼下,對於坐擁九條祖氣主脈的他們來說,這顯然已經不成什麼問題。

可以想象,接下來,必然會有大批停頓在天陽境後期的人開始突破到源嬰境。

周元伸了一個懶腰,然後他也是在那黑洞深處盤坐下來,目光凝視着那九條祖氣主脈,雙手合攏,眼睛漸漸的閉上。

雖說提前取得了聖琉璃之軀的成就,但周元可並不會只滿足於此。

他來到古源天,同樣也是抱着衝擊源嬰境的期盼。

而且,他所要的,還不是簡單的源嬰境。

他要先將自身的天陽真正的進化為九爪天陽,然後突破...

一步踏入大源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