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吞九條主脈?!”

當白小鹿此話說出的時候,旁邊所有人皆是變色,旋即眼中有着憤怒震驚之意涌出來。

即便是周元,眼神都是陰沉下來,他倒是沒想到,這聖族的胃口竟然會如此之大!

“他們吞得下九條主脈嗎?以往可從未出現過這種事情。”關青龍沉聲道。

因為在這古源天中,同樣是存在着某些規則,比如想要奪得一條主脈的話,幾乎是需要聚合一個天域的力量,然後將其鎮壓,捕獲。

當然,在此之前,還得將那些試圖競爭的對手全部阻擋下來才行。

所以在這無數年下來,九域皆是維持着一個天域一條主脈的規則,只是其中強弱有別而已,類似獨霸九條主脈的事情,從未出現過,因為九條主脈具備着一些特殊的靈性,它們會依靠本能的去抗拒這種事情的發生。

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

白小鹿緩緩的道:“以往的確沒出現過這種事,那是因為聖族沒有做好應對的手段,而現在...他們顯然是準備好了。”

周元心頭一動,望着那座連接天地,扭曲空間的神秘大陣,輕聲道:“是那座大陣結界?”

白小鹿眉頭緊鎖,道:“我們乾坤天曾經打探到過一些情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座結界,恐怕是“聖衍化界大陣”,這是由聖族的聖者聯合推衍而出,一旦將其佈下,甚至擁有着吞噬消化天地的恐怖力量。”

“他們借助着這座結界,能夠鎮壓住九條祖氣主脈,然後再將它們所捕獲,投入聖族四天之中。”

“但在我們乾坤天得到的情報中,他們這種結界應該還沒徹底推衍成功才是,可如今來看,或許是聖族故意藉此放出的假消息來迷惑我們。”

她的臉色分外的難看。

“難怪聖祖天到處的找尋搬走玄跡,他們是打算借助這些玄跡的力量,作為結界的各個樞紐點,然後才能夠將結界佈置出來...”

“我們來晚了,如今這座結界成形,已是連接了天地,扭曲了空間,它將會形成天壁,將我們阻攔在外面,我們...只能看着他們將借助結界的力量將九條主脈鎮壓,煉化。”

白小鹿的眼中有着後悔浮現,若是早知曉聖祖天有此謀劃,她就真的應該儘早通知其他天域,然後阻攔。

而如今,“聖衍化界大陣”已成,他們幾乎是再無翻盤的機會了。

在她的周圍,關青龍,薑金鱗,楚青等人的面色也是極為的難看,他們眼神不甘的望着遠處天地間的大陣結界,他們好不容易才走到這裡,眼見到九條主脈就在前方,可卻被聖祖天完全的隔絕了希望,這如何能甘心?

此事如果被五大天域的大部隊知曉,那真不知道對士氣將會是何等毀滅性的打擊。

不過,這想瞞都瞞不住...因為前方結界的動靜太大了。

如今後方已是不斷的有着五

大天域的人馬掠上山巔,面露震撼與恐懼的望着遠處,緊接着滿心的彷徨失措。

騷亂已是在大部隊中蔓延。

轟!

而也就是在五大天域大部隊有些騷亂的時候,遠處那座覆蓋天地的大陣中,也是有着一些動靜傳出,只見得空間扭曲時,猶如層層疊疊,有着一座座山嶽若隱若現。

在一座山嶽上,有着一些人影浮現,然後帶着戲謔之色的望着五大天域大部隊所在。

顯然,他們也察覺到了五大天域的到來。

在那大陣內的一座山巔上,一道身影現出,目光淡漠的望着這個方向。

周元等人也是鎖定了那道身影,因為即便是隔着如此的距離,他們依舊是從那道人影身上感覺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危險氣息。

那人一身玄袍,負手而立,他的眼瞳深邃如星辰,散髮着莫測氣息,眉心間的豎紋,隱隱有着淡淡的金光掠過,更顯神秘。

他的耳垂處,掛着一枚如龍鳳互相纏繞的耳墜,其上有異光閃爍。

他似笑非笑的盯着周元他們所在的位置,然後有着淡笑聲傳出,迴蕩天地:“五大天域的朋友,我為你們準備的這份禮物,可還喜歡?”

白小鹿眼神緊緊的盯着那道身影,咬着牙道:“他就是迦圖!聖祖天最強的聖天驕!”

周元眼神微凝,此人同樣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壓迫感,即便是他如今這四十三億的源氣底蘊,都是感覺到了那幾乎能夠凝結成實質的威脅。

不過面對着迦圖這般戲謔般的問話,並沒有任何人回話,皆是以冰冷的目光將其鎖定。

但迦圖對此顯然並不在意,或者說,他從來就沒有看得起過五大天域的人,此次的古源天之爭,他率領着聖祖天前期根本就沒有參與各大天域間的戰鬥,雖說這有着為大陣做準備的緣由,但更深層的,未必不是一種無法言語的蔑視。

“你們真是有點無趣啊。”

迦圖笑着評價着五大天域的安靜。

“看來你們還沒徹底的崩潰呢,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給你們表演一下吧。”

他輕笑着伸出手掌,然後拍了拍。

轟隆隆!

而隨着他掌聲的落下,這天地間頓時有了巨大的變化,只見得大陣深處,猶如是星空變幻,一個巨大的黑洞緩緩凝現,黑洞中散髮出一種偉力。

在那種偉力之下,那古源天核心地域中掀起了天大的動靜。

周元他們能夠隱隱的看見...有一片一望無際的海域中,大海被撕裂,海底中有無邊的祖氣升起,隱隱間似是有着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抓住了某條不可見的巨龍。

有一片大沙漠中,黃沙肆虐,可見一條黃龍巨影在掙扎。

有深不見底的沼澤中,淤泥席卷,被掀得天翻地覆。

有深淵撕裂,祖氣升騰。

......

那一道道處於古源天核心地域中的地形被破碎,剛好是九處!

顯然,在那其下,就隱藏着九條主脈!

而如今,九條主脈皆是被高空上那黑洞所攝住,源源不斷的祖氣升騰而起,匯聚入那黑洞中。

這聖祖天,已是在開始捕獲主脈了!

這一幕落在五大天域無數人眼中,頓時引得他們眼眶欲裂,有人忍不住的發出了絕望而不甘的厲嘯聲。

局面有點失控。

然而莫說是他們,就算是關青龍,薑金鱗他們,都是緊握了拳頭,額頭上有青筋聳動。

白小鹿低垂下腦袋,面對着這種絕境,連她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辦,那座大陣散髮的偉力,讓得他們根本就不敢靠近。

迦圖笑眯眯的望着這邊那升騰的絕望氣息,然後揮了揮手,猶如是驅趕着螻蟻:“算了,都滾吧,九條主脈你們是別想沾染了,趁現在我們無暇顧及,去找點其他殘餘的祖氣或者玄跡吧,也算是彌補一點損失。”

他似是憐憫的指給了五大天域一條路子,即便這個路子只是吃點殘羹冷炙。

白小鹿等人皆是氣得渾身發抖,不過他的話倒的確是有些作用,五大天域中,已是有人真的在絕望之下,準備打算散去找尋那些殘餘祖氣,畢竟大頭得不到,總要混點湯水吧。

這是心氣被打散的表現。

白小鹿,關青龍他們望着這一幕,也是面色難看,但他們不知道應該如何阻攔。

士氣變得無比的低迷。

然而,也就是在連他們都茫然失措的時候,周元的身影,邁動腳步,走上前來。

他的目光,遙遙的盯着那迦圖的身影,緩緩的道:“你就這麼想要我們離開嗎?”

“還是說,你也在擔心什麼?”

迦圖臉龐上的笑容微微的收斂了一分,他雙目微眯的盯着周元,似是很感興趣的道:“哦?擔心你們這下五天的螻蟻們能造成什麼破壞嗎?”

周元望着迦圖,好半晌後,他的目光才轉向那座籠罩天地的“聖衍化界大陣”。

他的眼瞳深處,有聖紋急速的流轉,引得他的瞳孔都是變得神秘起來。

同時,他那平靜的聲音,也是在這天地間響起。

“你應該是在擔心,你們這座尚還並不算真正完整的結界大陣,依舊還存在着一些缺陷吧。”

五大天域無數道目光望着周元的身影,隱隱的有些茫然。

而白小鹿,關青龍, 薑金鱗等一眾頂尖天陽境的眼睛則是慢慢的睜大,有些難以置信的望着周元。

大陣內的山巔上,那神秘莫測的迦圖,臉龐上那玩味戲謔的笑容,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收斂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