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青龍刀光咆哮而至,碾碎虛空,直接是斬在了那即將擊中周元的兩道源氣洪流之上。

砰!

那一瞬,宛如是驚天巨雷響徹,那一片的虛空都是在此時轟然的破碎。

而青龍刀光斬下,兩道源氣洪流僅僅支撐了片刻,便是碎裂開來,化為無數源氣光點飄散於天地間。

殘餘的青龍刀光,依舊是凌厲無匹的對着後方的彌山彌石斬去。

彌山面色陰沉,眉心聖瞳有聖光閃爍,前方的虛空陡然扭曲,形成了某種如空間屏障般的防護。

鐺!

青龍刀光斬下,與那空間屏障碰撞,兩者僵持瞬息,最終是同時破碎開來。

不過彌山還是悶哼一聲,額頭上有青筋跳動了一下,身軀微震,眉心那聖瞳流淌的血跡更為的濃郁了。

“關青龍!”

彌山眼神陰沉的望着周元的身後,只見得那裡一道高壯的身影浮現出來,手持青龍大刀,氣勢凌厲而霸道,引得虛空震顫。

正是被解除封印的關青龍!

而戰場中,三大天域的人馬也是爆發出歡呼聲,在這個戰爭的最為緊要關頭,關青龍的入場,無疑是極大的振奮了人心。

甚至可以說足以扭轉整個戰局。

畢竟現在的場中,頂尖的強者中,吉摩被斬殺,薑金鱗,彌石皆是身受重創,周元狀態在逐漸的下滑,至於彌山同樣好不到哪裡去,因為屢屢使用聖瞳的力量,如今他的戰鬥力也是在開始的減弱。

而唯有關青龍依舊維持着完美的狀態。

畢竟他因為被封印的緣故,此前一直未曾真正的出手。

所以在這種時刻,他這圓滿的戰鬥力,可謂是重量十足。

“你若是再不出手,我可真要有些扛不住了。”周元同樣是有些如釋重負,今日的戰鬥,他算是竭盡全力了,斬殺吉摩,重創彌石,這兩個戰績幾乎是橫壓所有人,包括薑金鱗,關青龍。

但說到底他終歸只是天陽境中期,眼下的戰鬥力是依靠着諸多秘法支撐,不可能太過的持久。

所以如果關青龍還不能及時的出手,憑他一人之力,恐怕會有些難以抵禦彌山彌石的聯手。

“若我此時是天陽境後期,這彌山彌石即便聯手,恐怕也難以撼動我分毫。”周元心中有些遺憾的想着。

“周元元老,此次大戰,你當為首功!”關青龍看着周元,眼神也是前所未有的肅然,因為他在後方同樣是清清楚楚的看見周元是如何力輓狂瀾,維持着三大天域人馬的士氣不至於崩盤。

如果不是周元的出手,他也不可能等到解除封印的時刻。

而一想到若是局面崩盤,三大天域人馬死傷慘重那一幕,關青龍就有些心中冒寒氣,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待得回了混元天,他關青龍的名聲就算是毀了

,畢竟從名義上來說,他算得上是混元天的總指揮。

古源天之爭,乃是氣運之爭,也是未來千年各大天域的源氣之爭,即便他們這裡的爭鬥所決定的氣運只是整個混元天的五分之一,但這依舊是極為恐怖的規模了,如果能夠多爭取一分,未來混元天也就能夠變得更強一分。

所以混元天所有勢力都對其極為的重視,而若是關青龍輸得太慘,此次的成績太差,那無疑是會引來諸多非議的。

因此,關青龍此時對周元,還帶着一分感激。

“我是天淵域的隊長,也是混元天人馬的一員,怎麼可能坐視不管?”周元笑道。

“只不過如今我也的確是強弩之末了...接下來恐怕就得依靠關青龍隊長了。”

周元能夠感覺到體內的源氣在消退,那是因為“晉升”的時限快要抵達,而一旦失去了這些源氣的增幅,說實在的,他還並沒有資格跟彌山彌石這種級別的強敵交手。

所以,現在的周元,無比的迫切想要將自身真正的晉入到天陽境後期。

他的目光投向這片遼闊山脈的深處,在那濃霧之中,一座古老的石碑若隱若現,散髮着特殊的天地韻味。

望着那裡,周元的眼中有着熾熱期盼之色涌動着,他知道,或許他突破到天陽境後期的機緣,就得落在此處。

“辛苦你了,接下來的戰鬥,交給我來便可。”

關青龍點點頭,今日的戰鬥,對於他而言,可謂是十分的憋屈,原本他已經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可誰料到熱身剛剛完畢,他就被來自薑金鱗,艾清的封印直接給封了,導致在戰況最為激烈的時候,他只能淪為一旁的看客。

如今好不容易封印解除,他自然是在期待着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周元點點頭,然後衝著對面面色陰沉的彌山彌石和善的一笑,緩步退後。

而關青龍則是虎目滿是戰意的看向彌山彌石,手中青龍大刀斜指,道:“接下來,就由我一人來面對你們吧。”

言語間,自有一番氣勢與霸氣。

不過關青龍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畢竟不管如何,在周元未曾踏入天陽境後期前,他都是混元天最強的天陽境。

他的實力,也唯有全盛時期的彌山能夠抗衡。

甚至彌石都還不夠,此前的戰鬥,如果不是關青龍被突然封印,彌石的結果恐怕不會比薑金鱗好多少。

如今關青龍狀態完美,而彌山聖瞳受損,彌石更是身受重創,所以即便是以一敵二,他依舊是有着絕對的信心。

轟!

磅礴強悍的源氣如道道狼煙,直接自關青龍天靈蓋衝天而起,那青色的源氣中,宛如是有青龍之影流轉,散髮着一股極為強悍霸道的氣息。

一股恐怖的壓迫籠罩下來。

這片戰場都是在此時微微的凝滯,雙方的人馬皆是抬頭望着天空上。

如今雙方的戰場處於膠着之中,而這個時候,身為頂尖戰力的關青龍與彌山他們這裡的一舉一動,都將會影響戰場的走向。

彌山面色極為陰沉的盯着關青龍,眼中滿是暴虐的殺意。

他如何不清楚自身的狀態,此時他與關青龍鬥,勝算不會超過三成。

即便彌山再如何不願意承認,他也明白,關於這場玄跡之爭,他們聖王天與聖靈天,竟然是落入了極大的劣勢之中。

而這一切...

不是因為關青龍,而是因為那個不過天陽境中期的周元!

彌山目光盯着位於關青龍後方的周元,那眼神森冷陰狠,猶如是要將周元的面龐深深的印入腦海一般。

呼。

最終,彌山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道:“關青龍,這一次,算你們勝了一籌。”

關青龍渾身涌動的強大氣勢微微一滯,他盯着彌山,緩緩道:“你是打算認輸了?”

彌山漠然的道:“一時之輸而已,不算什麼。”

彌山是一個頗為理智的人,眼下優勢不在,繼續鬥下去除了損失更為慘重外,並沒有其他的結果,既然如此,就只能忍氣吞聲的認輸撤退,保全力量。

“關青龍,你們也不用太得意,此次的古源天之爭會很有趣的,這一點,等你們踏足中央區域的時候就明白了,或許這一次的氣運之爭,你們下五天的成績,將會是有史以來最差的一次。”彌山的嘴角掀起一抹殘酷的笑容。

關青龍眼睛一眯:“哦?憑你嗎?”

“當然不會是憑我...”

彌山玩味的一笑,道:“只能說你們很不幸,這一次的聖祖天,應該算是數萬年以來最強之一...”

“關青龍,相信我,當你們遇見聖祖天時,你們會明白,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絕望。”

話音落下,他不再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轉身踏空而去。

與此同時,他那冰冷的聲音,響徹戰場:“聖王天,聖靈天的隊伍,撤退!”

嘩。

此言一齣,頓時引來巨大的嘩然,不過聖族的大部隊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也明白優勢不再,所以最終還是陸陸續續的撤退。

龐大的隊伍,如潮水般的迅速退走。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這原本戰火燎原的戰場中,便是突然的變得寂靜下來。

三大天域的人馬面面相覷,一時間有點沒回過神來,待得好片刻後,方纔有着驚天動地般的歡呼聲響徹而起,群山為之震動。

而半空中,關青龍望着彌山他們退走的方向,面龐上卻是沒有多少的高興,反而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先前彌山的話,的確是讓得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聖祖天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