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薑金鱗發動封印聖術的那個時間。

周元與吉摩所在的戰場。

轟!

有着恐怖的源氣衝擊波自虛空上肆虐開來,巨大的漣漪如無形的浪潮般的對着遠處擴散。

砰!

一道身影有些狼狽的從天而降,直接是將一座山嶽貫穿,在那地面上轟出了一個巨坑。

吉摩從巨坑中爬起,此時的他渾身衣衫破碎,身軀上還帶着一些血跡,可謂是狼狽到了極致,而他的面色也滿是驚怒,他目光死死的望着空中周元的身影,腮幫子都是在如蛤蟆般的鼓動着。

“怎麼可能...該死的,這家伙的實力怎麼如此的強橫,正面硬碰,竟能將我死死的壓制!”

吉摩的心中,可謂是驚怒至極,他原本以為周元所憑藉的不過只是那七彩毫光之術,才能夠僥幸的將其重創,所以此次交手,更是選擇的穩扎穩打,想要憑藉著自身的源氣底蘊將其壓垮,可先前一番爭鬥下來,即便他將秘法施展出來,自身源氣底蘊也是催漲至三十四億的層次,可卻依舊奈何不得周元絲毫,反而是周元屢屢占得上風。

“明明都只是三十四億的源氣底蘊...”

吉摩眼神驚疑不定,他盯着周元身軀上升騰的白金色源氣,那源氣神秘而強橫,論起品質的話,即便是在八品源氣中都絕對算得上是頂尖。

還有一點便是周元的肉身也是極為的強悍,那肉身之力,足以搬山移海,有時候重拳落來,也是讓得吉摩極不好受。

另外還有那在戰鬥間時不時暗襲而來的神魂之力,那些神魂之力凝結成魂炎,無孔不入的侵蝕而來,讓得吉摩不得不分心對付。

正是這重重的手段之下,直接是將吉摩打得焦頭爛額,屢屢落入險境。

“這混蛋,還真是個變態!”

吉摩憤怒不已,這周元天陽境中期,就能夠將源氣爆種到三十四億的程度,這種級別的妖孽,別說是他們聖靈天,就算是聖王天內都沒人能達到,除非是那聖祖天內的聖天驕,但偏偏源氣這麼強也就罷了,這混蛋的肉身與神魂也是很強,簡直就是毫無破綻,這般根基,連吉摩內心深處都是有着一絲懼意。

這家伙,如果真的踏入了天陽境後期,恐怕還真是有資格跟聖祖天的那些聖天驕扳腕子。

而也就在吉摩心中心思轉動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遠處天空的異動,感覺目光一轉,眼中便是有着狂喜浮現出來。

他正好見到了彌山將那來自薑金鱗的封印術轉移向了關青龍。

局面瞬間大變。

天空上,那原本想要對着吉摩追擊的周元也是察覺到了這般變化,眉頭微皺的望着那個方向。

他也看見了關青龍中招,當即有些無語,自語道:“這薑金鱗還真是個坑貨。”

“哈哈,周元你也不要得意,等到那關青龍一死,今日你們必敗無疑!”此時,那吉摩也是大笑出聲,他眼神陰狠的盯住周元,如今局面大變,只要他將周元拖在這裡,等到彌山,彌石騰出手來,這周元必死!

周元眼神冷漠的望着吉摩,道:“沒事,快點將你解決掉就好。”

吉摩怒笑道:“大言不慚!”

在他看來,雖說硬碰不過周元,但他若是要拖延時間的話也並不難。

周元卻是並未再理會於他,手掌緊握天元筆,下一瞬,筆尖抖動,毫毛划過,有一道道玄妙的痕跡自虛空中浮現。

轟隆。

隱約間,有雷鳴在天地間炸響。

黑白色的雷光凝現而出,如同一條黑白雷龍般環繞在天元筆之外,那所散髮出來的恐怖波動引得天地都是震顫。

這道黑白雷龍,自然便是陰陽雷紋鑒!

只不過如今周元再施展此術,比起以往無疑是更為的爐火純青,那黑白雷龍蜿蜒而動,散髮着一種靈性。

雷龍環繞着天元筆筆尖,最後竟是緩緩的落下,宛如紋身般的印在了筆尖處。

頓時筆尖有璀璨的黑白雷光跳躍。

虛空都被撕裂。

在那下方,吉摩也是察覺到周元在醞釀著殺招,當即眼神一凝,全神戒備。

周元傾盡全力的施展出了陰陽雷紋鑒,旋即深吸一口氣。

“破源!”

雪白毫毛筆尖瞬間化為深邃的黑色。

“萬鯨!”

有古老鯨吟聲響起,一道道古鯨虛影盤旋,然後鑽入筆尖。

周元身軀上那赤紅如岩漿般的紋路也是變得愈發的赤紅,渾身散髮着高溫,連虛空都被蒸發得扭曲起來。

天元筆也是在瘋狂的吞吐着周元體內的源氣。

這直接是導致天元筆在不斷的震動,其內散髮出來的恐怖波動讓得下方的吉摩都是面色微變。

當天元筆的力量醞釀到極致時,周元眼神陡然一厲,下一瞬,虛空仿佛有雷電爆閃。

唰!

他的身影宛如一抹黑白電光破空而下,裹挾着恐怖之氣,直指吉摩。

下方的大地直接是隔着遠遠的距離,便是被生生的撕裂開一道道深不見底的痕跡。

“想要殺我,不要做夢了!”

吉摩也是被周元這傾盡全力的一擊驚得頭皮發麻,但他也並未太過的懼怕,一聲暴喝,袖袍一揮,頓時有一道流光暴射而出,竟是在其上方化為了一面盾牌。

那盾牌宛如石鑄,其上有斑駁痕跡,一道道古老的紋路若隱若現,石盾散髮的光芒,隱隱間猶如是形成了一座蒼白的巨石,那巨石給人一種無可摧毀之感,堅固無比。

此物正是彌石給予的聖石盾,防禦力極為的強悍。

周元望着那面石盾,雙目也是微微一眯,那種防禦力,恐怕即便是他這全力一擊,都是難以穿透。

在那石盾之下的吉摩似乎也是知曉這一點,看向周元的眼中,滿是挑釁。

周元見狀,唇角有着一抹冷笑浮現,旋即他也是袖袍一揮。

一道銀光暴射而出,最後直接是砸在了那石盾之上。

那是一顆銀色光球,正是銀影!

只見得銀影在接觸到石盾時便是迅速的融化開來,銀色液體以極快的速度將石盾所覆蓋,最後石盾化為了銀盾...

也就是在此時,吉摩駭然的發現他短暫的失去了對石盾的控制。

那銀色液體,宛如形成了囚牢,將石盾與外界隔絕。

而失去了操控的銀盾,也是直接從天空上墜落而下,摔在了地上。

也就是在這一瞬,周元的身影出現在了吉摩的上方,手中天元筆在劇烈的震顫,猶如是在壓制着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

吉摩的臉龐上有驚駭欲絕之色浮現出來,他怎麼都沒想到,周元竟然能夠以如此古怪的手段將聖石盾給剋制,那可是他最後用來防身之物。

驚駭的吉摩瘋狂倒退。

然而來不及了...

他僅僅只能見到一道纏繞着黑白雷光的幽黑筆尖在眼瞳中一閃而過...

嗤啦。

虛空中隱隱都是有着被灼燒的氣息升起。

一道光影,穿透吉摩的身軀,一掠而過。

轟!

吉摩的身後大地上,一條千丈深淵被生生的撕裂開來,幽黑得令人心悸。

那沿途的一座座山峰,更是被夷為平地。

周元的身影出現在吉摩的身後,天元筆斜指地面,筆尖上有着鮮血在滴落...

吉摩的身軀僵硬,他的臉龐上滿是驚恐,他有些艱難的低頭,一個血洞出現在胸膛上,恐怖的力量從血洞處肆虐,斷絕了體內所有的生機。

“怎麼...可能...”

他喃喃道,眼瞳在急速的擴大。

“我...怎麼可能會輸...”

在其身後,周元緩緩的收起手中的天元筆,淡淡的道:“混元天天淵域周元,今日斬殺聖靈天伏海殿吉摩於此。”

吉摩的身軀,倒塌而下,摔起了陣陣煙塵。

而也就是在此時,這片戰場中一道道驚駭欲絕的目光望向這裡...

那原本對着關青龍他們追殺而去的彌石,腳步也是陡然一頓,面色陰沉的看向這個方向。

誰都沒想到,吉摩,竟然被斬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