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與吉摩開始陷入激戰的時候,這片戰場高空上的另外兩處戰場同樣是極為的引人註目。

首先是關青龍與彌石的戰場,兩人的交鋒尤為的吸引人眼球,這兩人的風格皆是硬碰硬,以純粹的源氣力量來壓制對手,可如今兩人的源氣底蘊都是相差不多,那鬥起來自然是驚天動地,每一次的碰撞都將會掀起天大動靜。

不過,從局面來看,明顯還是關青龍占據着一些主動,畢竟不論如何,論起源氣底蘊,他終歸是要比彌石強上一些。

所以這邊的戰鬥,倒是看得混元天等三大天域的人有些安心。

但這邊的局勢雖然不錯,可薑金鱗那邊,卻是沒有這樣的好消息。

轟!

薑金鱗仰天長嘯,只見得他的身軀在此時開始膨脹,身軀上有越來越多的龍鱗涌現出來,那雙掌更是化為了龍爪,尖銳的指甲如刀鋒般,微微震顫間,連虛空都被切割開來。

此時的他,看上去有點像是半龍人一般,強悍得近乎恐怖的肉身,舉手投足間都是散髮着極為可怕的力量。

而且,那從薑金鱗體內的瀰漫出來的源氣波動,已經達到了三十六億的層次!

顯然,他已經將增幅秘法施展了出來。

可即便如此,他依舊沒有占得幾分優勢。

薑金鱗金色龍瞳冰寒的鎖定着前方,只見得彌山凌空而立,此時的後者身軀上滿是玄妙的光紋,那些光紋猶如是一副神秘的圖案,而正是這些光紋的存在,令得彌山的源氣底蘊暴漲到了三十八億的地步!

在其眉心處,那豎紋微微的蠕動着,仿佛其下有着什麼恐怖之物一般,更是令得彌山充滿着危險的氣息。

“好一副醜陋的姿態,不過你似乎比起關青龍要弱不少啊。”彌山望着那半龍人姿態般的薑金鱗,淡笑道。

“原本我以為我的對手會是他,結果你卻要湊上來自取其辱。”

“誰自取其辱還說不定呢!”

薑金鱗眼神凌厲,他眼神看了一眼下方的某處,旋即嘴巴陡然間鼓動起來,只聽得噗的一聲,竟是有着一團金色龍血被其噴了出來。

金色龍血直接是化為漫天金色血雨將彌山所在的空間所瀰漫。

彌山見狀,眉頭微挑,周身源氣涌動,將那些金色龍血盡數隔絕開來。

“怎麼?被急得吐血了?”

然而薑金鱗卻是並未再理會他的嘲諷,嘴角反而是掀起一抹冷笑:“彌山,你以為我來對付你,就真沒什麼準備嗎?”

“今日你這聖王天最強之人,我薑金鱗殺定了!”

“金血龍域!”

伴隨着薑金鱗的低吼聲響徹,只見得那金色血雨所籠罩的空間竟是漸漸的有着金光散髮出來,遠遠看去,宛如是一道金色光罩,將薑金鱗與彌山都是籠罩了進去。

彌山見狀,眉頭微皺,袖袍一揮,只見得磅礴源氣匹練橫掃而出,源源不斷的轟擊在那金色光罩上。

然而那金色光罩卻是出乎意料的堅固,僅僅只是蕩漾起漣漪,並未被擊破。

“這是你給自己找的棺材嗎?”彌山淡笑道。

薑金鱗面無表情,只見得他深吸一口氣,伸出龍爪,只見得爪心中有着金色的血液匯聚而來,漸漸的形成了一道散髮着古老韻味的光紋,他龍爪對向了彌山,下一瞬間,只見得薑金鱗的肉身都是開始變得的乾枯起來,那種感覺仿佛是渾身的血肉力量都在對着掌心的那道古老光紋所匯聚。

“彌山,試試我為你準備的大禮吧。”

“封聖之術!”

嗡!

當薑金鱗聲音落下的那一刻,只見得其掌心的光紋頓時化為一道光束暴射而出,那光束直接是洞穿了虛空,直接出現在了彌山前方,然後化為無盡光芒對着後者席卷而下。

彌山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微微一變,他能夠見到眼前的光芒中瀰漫著無數細微不可見的光紋,那些光紋散髮着一種特殊的力量,他周身的源氣與其一接觸,竟是直接被封印下去,顯然這對於源氣有極大的剋制性。

而一旦讓得這些光紋鑽入體內,必然也會對其自身的實力造成壓制,導致實力大跌。

“封印術嗎?原來你是打着這般主意?!”

彌山冷笑,旋即其眉心豎紋蠕動着,緩緩的張開,一隻聖瞳顯露而出,其內有着三顆星辰轉動,散髮着神秘韻味。

“聖瞳護體光!”

咻!

聖瞳中有聖光噴發,那聖光也是無比的玄妙,宛如是一團慶雲懸浮於彌山頭頂,光芒一絲絲的垂落下來,將彌山身軀所覆蓋,而薑金鱗那無數封印光紋接觸到聖光時,卻並沒有取到之前那般摧枯拉朽般的效果,反而是被漸漸的阻擋了下來,難以再深入。

“薑金鱗,你太天真了,我這聖瞳,有護身聖光,你這古怪的封印之紋,力量還不足以將其穿透。”彌山笑道。

薑金鱗望着那被阻攔着封印光紋的聖光,卻並沒有什麼挫敗之色,嘴角反而是有着一抹詭異弧度掀起:“你高興得會不會太早了一些?!”

彌山聞言,雙目頓時微眯,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咻!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瞬,他突然聽見了天地間有一道清澈的鳳鳴之聲響徹而起,彌山猛的低頭,便是見到那下方有着一道由源氣光芒所化的鳳凰光影衝天而起,直接是撞進了這片金色龍域之中。

彌山盯着那鳳凰光影,眼瞳忽的一縮,因為他見到,在那鳳凰光影內,同樣是存在着無數的光紋,那些光紋與薑金鱗的那些光紋略微有些不同,但顯然都具備着相同的效果,那就是封印之力。

彌山眼神微冷的望着下方的某處,只見得那裡有着一道倩影也是仰頭望來。

是那靈鳳族的艾清。

那鳳凰光影也是撞在了彌山身軀外的聖光上,迅速與那薑金鱗的封印之光接觸。

接觸之下,兩者立即是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只見得一道龍影與鳳影凝聚而出,兩者纏繞,迅速的旋轉於聖光之外,宛如龍鳳光圈。

而在龍鳳光圈下,那彌山的護體聖光竟是開始迅速的變得薄弱起來。

彌山的面色有些陰沉下來。

“彌山,這道封印術乃是我萬獸天玄龍族,靈鳳族中的聖者所創,此術需要龍鳳相合,方可將威力達到最強,而一旦龍鳳光環成形,你本事再大,也是逃不掉的。”薑金鱗望着這一幕,臉龐上有着冷笑浮現出來。

“彌山,要怪就怪你太蠢吧,竟敢輕易的入我金血龍域之中。”

薑金鱗龍爪猛的一握,只見得那龍鳳光環便是將那聖光徹底的碾碎,最後唰的一聲,直接纏繞向了彌山的肉身。

而一旦被光環束縛,那彌山也將會陷入封印之中。

戰場中,有不少目光都是關註着這一幕,當他們見到薑金鱗即將得手時,頓時爆發出驚天動地般的歡呼聲,只要解決掉了彌山,那麼今日的大戰,局面必將會出現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彌山盯着迅速縮小的龍鳳光環,不過讓人意外的是,他的臉龐上並沒有出現什麼驚慌之色,那嘴角反而是輕輕的勾起。

“薑金鱗,那句話還是還給你吧...”

“你高興得太早了一些。”

“你算計我,我又何嘗不是在算計你?你以為你這封印術是什麼秘密嗎?這個情報,我早就知曉了!”

彌山詭異的笑着,眉心間聖瞳突然有光芒大放,直接是攝住了那要對着肉身內鑽去的龍鳳光環,後者頓時化為一道流光,被吸入了聖瞳之中。

“什麼?!”

薑金鱗見狀,面色頓時劇變。

“你竟敢吸走龍鳳光環?!”薑金鱗感到極為的不可思議,那光環中蘊含著封印之力,就算那彌山的聖瞳再強,也不敢將其吸進去的啊!

“誰跟你說我吸進去了?”

彌山嘴角的詭異變得更強烈了:“我只是幫你換了一個目標而已。”

薑金鱗瞳孔猛然驟縮,他似是明白了什麼,急忙看向關青龍所在的方向,厲聲道:“小心!”

而也就是當他的厲喝響起的那一瞬,正在被關青龍壓制的彌石,臉龐上卻是掀起一抹古怪之色,輕笑道:“晚了。”

下一瞬,他眉心聖瞳猛的張開。

嗡!

一道光華暴射而出,竟是那被彌山所吸走的龍鳳光環。

那龍鳳光環一射出,便是直接以驚人的速度沖向了面前的關青龍。

這般突如其來的攻勢,也是讓得關青龍一驚,可這般時候閃避都是來不及,他只得眼神一狠,手中青龍長刀划起青光,裹挾着恐怖的源氣波動,快若閃電般的劈斬在了彌石胸膛之上。

嗤啦!

一道猙獰的血痕出現在了彌石身軀上,險些將其一分為二。

但他卻是絲毫不在意,因為那龍鳳光環已是射進了關青龍體內。

然後,這片戰場中無數道驚駭欲絕般的目光,便是見到關青龍周身涌動的強大源氣,開始在此時以驚人的速度削弱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