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摩立於虛空,他眼神陰冷的望着前方升空而起的周元,眼中的狠毒幾乎是恨不得將後者碎屍萬段。

他能夠感覺到,現在的周元似乎比上一次遇見時變得更強了,而這顯然是因為那條高級祖氣支脈的緣故。

這個混蛋,將原本屬於他的機緣給奪走了!

“又見面了啊。”

面對着吉摩那狠毒的目光,周元卻是一臉的笑意,道:“你上次找的那條高級祖氣支脈是真的不錯,還真是多謝了。”

他這顯然是故意提起來刺激吉摩,試圖讓得他暴怒而失去理智。

吉摩的額頭上有青筋跳動,但他也知曉周元的激怒手段,當即冷笑道:“你不要得意,上次不過是我失手而已,這一次,定要將你宰了,到時候用你一身血肉煉製一爐血源丹!”

“你辦得到嗎?”周元漫不經心的道。

“若是你辦得到,上一次就不會如喪家之犬般的逃了。”

吉摩寒聲道:“上一次不過是我大意了,這才給了你可趁之機!”

上一次碰面時,吉摩的源氣底蘊遠勝周元,若是他穩扎穩打的話,必然不會給周元那種與他搏命的機會。

周元笑了笑,剛欲說話,神色忽的一動,只見得其袖袍一揮,雪白毫毛如瀑布般的席卷而出,直接是在身後化為了一面毫毛白盾,其上有白金色的源氣涌動。

鐺鐺!

毫毛白盾剛剛出現時,只見得那裡的虛空破碎開來,有數道極為鋒銳的光線暴射而出,直指周元周身要害,但最終卻只是斬斷了無數的毫毛。

“你還是這麼陰險啊。”周元道。

顯然,這暗襲,來自眼前的吉摩。

吉摩面色陰沉,原本他是想要暗算周元一手,沒想到後者感知竟然如此的敏銳。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堂而皇之的將你擊垮吧!”

“你以為,你這暫時的三十一億源氣底蘊,就能夠跟我真正硬碰嗎?”

“太天真了!”

吉摩一步踏出,單手結印,下一刻,他臉龐上似是有着一道道光紋蔓延出來,猶如是形成了某種神秘的圖紋。

“轟!”

當那神秘圖紋出現時,吉摩體內的源氣直接是猛然間暴漲,轉瞬間,便是由那三十一億提升到了三十四億的程度!

恐怖的源氣在其身後涌動,宛如是海洋一般,引得虛空都是在劇烈的震顫。

三十四億的源氣一爆發,那股席卷而出的威壓,引得周元神色都是微微一凝,這吉摩果真是有些能耐,他在催動了秘法後,竟是能夠爆種到三十四億的程度。

唰!

那吉摩源氣一爆發,他身影便是如閃電般的暴射而出,虛空上留下了道道殘影。

周元身形暴退。

“現在想跑?晚了!”

然而他身影剛動,那吉摩便是出現在了前方,一拳轟出,只見得那一拳下,浩瀚源氣肆虐,連虛空都是被生生的絞碎開來,隱有驚雷之聲。

周元面色不變,並無畏懼,身後兩輪天陽若隱若現,同樣是將自身源氣催動到了極致。

轟!

他源氣席卷,同樣是一拳轟出,傾盡全力。

他倒是想要試試,對方這三十四億的源氣底蘊,究竟能有多強?

轟隆!

當兩人的拳頭硬憾在一起時,頓時有源氣衝擊波肆虐開來,虛空上有層層漣漪對着遠處擴散,驚雷不斷。

唰!

不過兩人的硬碰,卻是吉摩占據着絕對的上風,他的身軀僅僅只是一顫,而周元的身影卻是倒射而下,最後撞在了一座山頭上,整個山巔都是塌陷爆碎開來。

“我源氣底蘊強你三個億,你也敢跟我硬碰?不知死活的東西!”吉摩滿臉的譏嘲,道。

“今日,你必死!”

吉摩手掌一握,一柄青銅長矛閃現而出,磅礴源氣灌註,長矛嗡鳴震動,將虛空都是切割撕裂。

咻!

他身影宛如一抹電光般暴射而下,直指周元所在的那座山頭,磅礴恐怖的攻勢涌動下所帶來的壓迫感,直接是引得那座山體都是開始崩塌,可見這吉摩出手之狠辣。

遠處,金靈兒望着這一幕,頓時俏臉微變,她忍不住的跺跺腳,道:“這家伙,不會真是裝的吧?”

可這般時候,出手相救都是來不及了,而且那吉摩三十四億的恐怖底蘊,以她這般實力就算上去,恐怕也支持不了幾回合。

眼下,就只能希望周元能多抗幾下了。

而在金靈兒這般想着的時候,那吉摩所化的光影已是墜落而下,重重的落向了那山頭煙塵之中的某道身影。

鐺!

那一瞬,有一道極為嘹亮的金鐵之聲自其中響徹而起。

轟!

然後便是有着肉眼可見的氣浪滾滾肆虐開來,周圍那些交戰的雙方天陽境強者皆是被這股餘波掀得人仰馬翻。

砰!

而那徹底崩塌的山體中,一道身影也是在此時有些狼狽的倒飛了出去,將那不遠處的一座山峰轟得碎裂開來。

不過那道身影很快的衝天而起,先出身來時,頓時引得諸多目光驚愕。

因為那被狼狽轟飛的身影,竟是先前占據上風的吉摩。

而此時的吉摩,也是面色陰晴不定的盯着那崩塌的山峰處。

只見得那裡的煙塵中,有着一道身影緩步的走了出來,然後立於一方岩石上,同時有聲音從中傳出來:“吉摩,你就真這麼急着找死嗎?”

無數道視線投射而去。

只見得那裡,一道渾身散髮着恐怖波動的身影手持一柄斑駁黑筆,那道身影的身軀錶面,有一道道赤紅滾燙的紋路蔓延出來,引得空氣都是微微的扭曲。

而且,最讓得無數人震驚的是,那從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同樣是達到了三十四億的程度!

“怎麼可能?”有無數人忍不住的驚呼出聲。

一個源氣底蘊三十四億的天陽境中期,這甚至就算是在他們聖族內都是極少存在!

遠處的金靈兒也是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她實在無法想象周元怎麼能夠將自身源氣加持到這種程度的,難道他這天陽境中期是沒有極限的嗎?

要知道正常來說,就算是依靠秘法,也不是能夠毫無限制的提升源氣底蘊的,因為這還存在着一種境界限制,按照她所知曉的信息來看,天陽境中期的源氣底蘊,就算是最頂尖的琉璃天陽,似乎三十億左右就已經是極限了,可眼下周元,竟然還能夠搗鼓出三十四億來!

這家伙的天陽,難道不會因為突破上限而自爆嗎?

對於那無數道震驚的目光,周元倒並未理會,他感受着體內沸騰的源氣,他此次的增幅,乃是來自“地聖紋”的最大化增幅,不過大地源氣厚重無比,即便是他,也必須將“大炎魔”施展出來強化肉身,再依靠着“太乙青木痕”來不斷的修複肉身傷勢,如此,他才能夠承受得住地聖紋這三個億的源氣增幅。

感受着體內肉身的微微刺痛,周元也是咧咧嘴,這地聖紋汲取而來的大地源氣當真是不好消受啊,即便以他這催動了大炎魔的肉身,竟然都還是感覺到了刺痛,難以想象,若是常人這麼玩,恐怕此時直接肉身崩塌了。

他抬起頭,望着那面色陰沉的吉摩,眼眸中也是有着冰冷殺意掠過。

既然連這般招數都用了出來...

你今日不死,還真是有些說不過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