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當那無數道源氣碰撞自山林間爆發時,古老的山林頓時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與毀滅,只見得連綿的林海被撕裂,大地上一條條深深溝壑不斷的蔓延開來,若是從高空俯視下來,則是會見到無數團源氣光柱在不斷的碰撞。

那一幕,壯觀而慘烈。

關青龍率先出手,不過他並未加入到混戰中,他的身影出現在天空上,面色凌冽,因為他感覺到那彌石的源氣從一開始就鎖定了他。

關青龍前方的虛空波盪,一道身影閃現出來。

“關青龍,你就是下五天這一代天陽境中的最強者?”

彌石打量着關青龍,旋即笑眯眯的道:“的確挺強的,但可惜,如果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恐怕這一次的古源天,我聖族依舊將會是最大的贏家。”

“因為當你們開始碰到聖祖天的時候,你們會感覺到什麼叫做絕望。”

這彌石心思倒是惡毒,故意說此言語,無非便是想要干擾關青龍的情緒,令得他出現破綻。

不過好在關青龍性格沉穩,他絲毫不為對方的言語所動,只是淡淡的道:“那聖祖天之後我們自然會去會會,但眼下,先將你斬殺祭旗便是。”

轟!

當其音落的瞬間,三輪琉璃天陽自其身後浮現出來,強悍驚人的源氣風暴陡然間肆虐,直接是引得其附近的虛空都是在劇烈的震蕩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源氣威壓瀰漫開來。

如此威壓,引得下方戰場中不少震動的視線投射而來。

這般源氣底蘊,竟是達到了三十三億的可怕程度。

面對着關青龍如此驚人的源氣底蘊,即便是那彌石,面色都是微微一變,緩緩的道:“混元天倒的確不愧是下五天之首。”

他身後有磅礴源氣涌動,三輪天陽同樣是若隱若現起來,其體內的源氣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

三十二億!

雖說比起關青龍稍稍差了一億,但這彌石的氣勢同樣強橫無匹,並不算太遜色於關青龍。

“我倒是想要來試試,你這混元天最強的天陽境究竟有多少的能耐,可別讓我失望才是。”彌石咧嘴一笑,白牙宛如野獸般,給人一種森然的感覺。

下一瞬,他手掌一抬。

轟轟!

只見得滾滾源氣猶如是在其身後化為了萬丈浪潮,然後直接以一種蠻橫無比的姿態對着關青龍籠罩而下,萬丈源氣浪潮落下,虛空都是在震碎。

關青龍眼中倒映着萬丈源氣浪潮,手掌伸出,宛如掌刀般斜斬而下。

“青冥光。”

嗡!

一道青色光線斬出,光線看似纖細,可光線過處,那足以將一片山嶽碾碎成粉末的萬丈源氣浪潮,竟直接是攔腰而斷,最後轟的一聲,爆碎成漫天的光點。

漫天源氣光點中,忽有一道光影暴射而出,一柄長槍如龍,化為無數殘影,每一道殘影都是凝聚着極為恐怖的源氣波動,然後鋪天蓋地的籠罩向關青龍。

關青龍手掌一握,源氣光芒凝聚而來,竟是化為了一柄青龍大刀。

鐺!

大刀舞動,只見得漫天青光閃爍,每一道青光掠過時,虛空都是被切割開來。

鐺鐺鐺!

虛空上,兩道身影快若閃電般的交鋒,每一次的碰撞都將會引來巨聲響徹,源氣呼嘯,宛如雷鳴陣陣。

大激戰,在爆發著。

...

“沒想到你竟然會主動選擇我來作為對手...”

戰場另外一處天空上,彌山漫不經心的望着前方的薑金鱗,說道:“你們這是打算用劣馬換好馬嗎?”

薑金鱗金色眼瞳散髮着威壓的盯着彌山,冷笑道:“馬上就要成為死馬的你,還關心這些做什麼?”

彌山笑着搖搖頭:“真是一條嘴硬的大蟲子。”

“也罷,先將你斬了,再去協助彌石把關青龍擒住,你們今日應該就沒什麼好蹦躂的了。”

他搖着頭時,體內已是有着浩瀚的源氣如風暴般的涌出來,強大的源氣底蘊令得虛空震顫。

同樣是三十三億的源氣底蘊,並不弱於關青龍!

薑金鱗感受着彌山那強悍的源氣底蘊,雙目微眯了一下,然後他的目光不着痕跡的掃過戰場的某處,那裡是艾清的所在。

察覺到薑金鱗的目光,那靜靜盤坐於一處隱匿處的艾清也是輕輕頷首,然後在她的身後,隱隱有着一隻靈鳳光影若隱若現起來。

薑金鱗視線收回,眼神閃爍着寒芒的盯着彌山,然後他的臉龐上有着金色的龍鱗浮現出來,體內有龍吟迴蕩,下一瞬,源氣爆發,那般底蘊,抵達了三十二億的程度。

顯然,這位萬獸天的最強天陽境,也並非是省油的燈。

兩人的目光碰撞,皆是有森然殺意瀰漫。

轟!

下一刻,兩道光影暴射而出,直接是裹挾着如風暴般的源氣,以凶橫無匹的姿態,硬憾在一起。

...

此次的戰場極為的龐大,整個遼闊的山脈間都是在不斷的爆發著戰鬥。

不過在大混戰的時候,也有着不少的目光在註意着天空上的幾處最頂尖的戰場,那裡的任何動靜,都將會引動雙方士氣的變化...

準確的說,應該是三處。

關青龍與彌石。

薑金鱗與彌山。

而那第三處,自然便是聖靈天的吉摩處...

諸族聯軍這邊,迎戰吉摩的,則是周元。

“周元,需要我怎麼幫忙?”

金靈兒緊緊的跟隨在周元身後,火暴的身材性感得一塌糊塗,此時的她美眸正帶着滿滿的忌憚望着前方半空上那道抱胸而立的身影,正是吉摩。

而且吉摩已經將自身的源氣底蘊展現出來,三十一億!

這絕對是這片戰場中,僅次於彌山彌石,關青龍薑金鱗四人的存在了。

而金靈兒的源氣底蘊,也僅僅只是二十七億,這個實力也算是頂尖戰力了,可在面對着吉摩這般存在時,還是要顯得聲勢弱了一些。

周元盯着吉摩看了看,然後笑道:“站在這裡,幫我掠陣,那就是最好的幫忙了,如果閑的無聊,可以去幫其他人。”

金靈兒柳眉一蹙,道:“不行!你畢竟還只是天陽境中期,他的源氣底蘊太強了!”

雖說周元此前重創了吉摩,但對於那場戰鬥的實況金靈兒並不完全瞭解,所以誰也不能確認真實性,若是她這裡離開,到時候周元被吉摩所殺,那對於他們這邊將會是極大的損失,而且也會對士氣造成巨大的影響。

“要不,我先上去消耗他一波!”

金靈兒咬了咬銀牙,金色的長髮飄散下來,垂落至翹臀處,那纏繞在小蠻腰上的金尾也是鬆開,輕輕一甩時,有着音爆之聲響起。

周元沒有理會她這些話語,只是面色平靜的一步踏出。

轟!

體內的源氣呼嘯而動,白金源氣衝天而起。

二十四億源氣底蘊展露無疑。

此前經過那場高級祖氣支脈的修煉,周元的源氣底蘊,已是抵達二十四億!

“晉升!”

低語聲響起。

轟轟!

下一瞬,他的源氣底蘊瘋狂暴漲,節節攀升,直接是抵達了三十一億的層次。

金靈兒睜大了美眸,她感受着身旁那自周元體內散髮出來的壓迫感,小嘴都是忍不住的張開來,這是什麼變態啊,天陽境中期竟然就能夠將源氣底蘊提升到這種程度?!

等他踏入天陽境後期,那該會是何等的恐怖?!

“你...”

金靈兒一句話都有點說不出來,此時她終於是明白,為何小祖要說他們跟周元比起來連根毛都不算了的。

“你去幫其他人,這個吉摩交給我,放心吧,上一次我能重創封印他,這一次,我就能夠讓他直接殞命在這裡。”

周元衝著金靈兒笑了笑,而不知道是不是後者的錯覺,她發現周元的笑容,竟是有着一種平日里並不怎麼顯露的自信與霸氣。

聲音落下的時候,周元的身影已是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金靈兒立在原地,她美目閃爍的望着周元衝天而起的身影,然後摸了摸有點發燙的臉頰,嘀咕道:“這個霸氣的樣子,真是本小姐的菜...”

“不過,你可不要是裝樣啊,不然到時候救你都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