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混元天與萬獸天達成合作協議的第二日,混元天的大部隊便是開始正式的開拔,然後迅速對着山脈深處推進,如此剛好是在第三日的時候,抵達了目的地所在。

一片寬敞的高地上,混元天的大部隊再度駐扎,只不過這一次並未再舍利營帳,而皆是靜靜的盤坐,吞吐着天地間的源氣。

因為所有人都明白,接下來必然將會迎來一場極為激烈的大戰。

這場大戰之凶險,將會遠超此前的任何一次。

在那以往的時候,聖族對於他們而言是神秘與危險的代名詞,因為種種古籍所記載那聖族之強大,這無疑也是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但他們也明白,他們代表着各自天域來到此處,他們的每一場爭鬥,都是為了各自天域的未來。

他們每多爭奪到一份祖氣,或許在那未來,各自的天域中就會出現一個天驕,而若是這些天驕中,有人最終能夠成長到法域境,那整個天域的力量都會增長一分,若是聖者境,那更是一次巨大的增幅。

所以這古源天之爭,不僅是為了他們自身的機緣而爭,也是為了他們所生存的天域!

在那高地的最前方,關青龍,周元等各域隊長齊聚於此,而此時他們的目光,皆是望着遠處,在那裡的群山間,迷霧籠罩,可隱隱的,卻是能夠見到一座巨大的石壁靜靜的矗立於其中,仿佛恆古永存。

那石壁若隱若現,但其中所散髮出來的祖氣波動,卻是濃郁得讓周元這些第一次見到的人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與這座祖氣石壁比起來,就算是之前的高級祖氣支脈,都是遠遠不及。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這種玄跡,必須有着極端濃厚的祖氣匯聚,然後歷經諸多歲月的沉澱,才有可能誕生而出,這種條件之艱難,也比高級支脈更高。

“當真是鐘天地造化而生。”周元感嘆道,眼神灼熱。

“不過再好的造化,也得爭贏了才有資格享用,若是失敗了,就只能灰溜溜的狼狽逃走。”關青龍笑了笑,道。

周元輕輕點頭,眼露沉吟的道:“沒想到光是一個聖王天就能夠與我們混元天對抗...那聖祖天呢?”

從雙方展露的實力來看,這在聖族排名第二的聖王天,不論是頂尖戰鬥力還是整體的實力,都並不遜色於他們混元天,而聖王天都是如此,那最為神秘強悍的聖祖天,又是何等的棘手?

此言一齣,周元就發現連素來沉穩的關青龍,面色都是漸漸的變得沉凝起來。

“聖祖天的實力,比你的想象的還要更強。”

關青龍嘆了一口氣,道:“你可知道以往歷史中,這古源天之爭,最終是何種結果嗎?”

“古源天之爭,約莫千年一次,至今下來,有記載的起碼也有近百次了,而這其中,由諸族五天的人馬奪得的那條最為雄厚的主脈的次數,似乎只有五次。”

“也就是說,其餘九十多次,全部都是由那聖祖天奪得。”

“這個勝率,可謂是奇低。”

周元,秦蓮,楚青等周圍眾多隊長,面色都是在此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也就是說在那將近百次的爭鬥中,諸族五天占得上風的次數,竟然只有屈指可數的五次?!

“那五次之中,只是因為諸族五天中有着超級天驕脫穎而出,而這五位超級天驕,其中有兩人,最終登頂聖者之境!”

關青龍看着周元,道:“蒼淵大尊,便是其一。”

周元聞言,面龐上有着一抹驚愕之色浮現出來,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沒想到他那位師尊年輕的時候也是如此的輝煌,難怪能夠踏入聖者境,位列諸族之巔。

“由此也能夠估摸出來,想要跟那聖祖天爭鬥,究竟是需要何等的妖孽。”關青龍無奈的一笑,即便是素來沉穩自信的他,在面對着那神秘強大的聖祖天時,都是顯得格外的悲觀。

其他人也是一片沉默。

冬葉,蘇幼微,武瑤等人皆是神情凝重。

“那我會不會就是這種級別的妖孽天驕?”在那沉悶壓抑的氣氛中,周元突然認真的問道。

噗嗤。

蘇幼微掩唇輕笑,美眸流轉,清美的容顏引得四周光線都黯然失色,然後她也認真的回答道:“殿下天縱奇才,一定是可以的。”

冬葉急忙一把將她拉到身後,有些氣惱的盯着周元,道:“你這傻氣是會傳染的嗎?”

平日里極為聰明伶俐的蘇幼微,怎麼到了周元跟前,也就跟個傻瓜一樣,這種話竟然都能夠說得出來!

周元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道:“人家慧眼,豈是你這般凡夫俗子能比的。”

混元天其他的隊長也是暗笑,雖說都只是將周元的話當做笑話,但先前那種壓抑的氣氛倒是消退了不少。

倒是那後面的武瑤看了周元的身影一眼,別人都不知曉這個家伙的恐怖,但她卻是極為的清楚,因為恐怕誰都想不到,眼前這個能夠以天陽境中期實力就將聖靈天吉摩重創的人,在那當年,可是面對着氣運被奪,八脈未開,難以修煉的絕望之境。

可即便是如此絕境,這個家伙依舊是一步步的爬了起來,將那些曾經的恩恩怨怨,撕得粉碎。

甚至即便是她,此前若是沒有武神大尊庇護的話,說不得也已殞命於周元之手,被他將聖龍氣運再度真正的聚於一身。

雖說對於周元,武瑤依舊是將其視為宿敵,但她卻是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看似平和的青年,不論品性還是天賦,都超越了她所遇見的任何同輩,即便是關青龍,也僅僅只是因為輩分領先,方纔能夠在如今暫時比周元強一頭。

所以,別人或許不信周元先前的戲言,可她...卻是有點信的。

轟!

而當他們這邊在說著話的時候,那不遠處的一處高地上,突有諸多的源氣波動爆發,隱隱間伴隨着低沉的嘶嘯聲。

“萬獸天的大部隊抵達了。”關青龍看向那個方向,然後便是見到以薑金鱗,艾清為首的萬獸天隊伍,盡數的出現在視野中。

萬獸天的大部隊顯得格外的震撼,其中有諸多源獸現出本體,可謂是萬獸奔騰,天空大地都是在震動。

如今兩大天域全部人馬,再加上大半的蒼玄天人馬匯聚於此,這一幕,倒是顯得格外的壯觀。

那風雨欲來的氣氛,也是漸漸的凝聚而出。

“呵呵,人倒是不少...也不知道此戰之後,你們三個天域,究竟還能剩下多少人?”

而也就是當萬獸天的人馬出現時,這天地間突有一道淡漠的笑聲響起。

轟轟!

這聲音剛剛落下,天地間便是有着驚人的源氣風暴肆虐開來,只見得那濃厚的霧氣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絞碎,再然後,周元,關青龍,薑金鱗等諸多的目光便是微微一縮的望着遠處。

只見得在那裡的山巔上,無數道身影黑壓壓而立,宛如一團黑色烏雲,帶來了無邊的殺氣。

而在那宛如軍隊般的大軍之前,有一黑袍青年負手而立,面帶漠然笑意的註視着這邊。

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便是有着一股巨大的壓迫力瀰漫開來。

周元望着那黑袍青年,雙目微眯起來。

此人,應該就是那聖王天的總指揮彌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