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當數十處的源氣爆炸自那貫穿大峽谷的大河深處爆炸開來時,整個大峽谷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蕩起來。

吼吼!

浩瀚的源氣在席卷,宛如古老野獸的嘶嘯。

下一刻,大河中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漩渦,漩渦深處,竟是有着源源不斷的地獸如潮水般的涌出來,那些地獸,通體透明,宛如一個個的液體生物,只不過它們所爆發出來的源氣強度,卻是不容小覷。

“剿殺!”

周元望着這一幕,面色微凝,旋即手掌一揮。

於是那早已準備妥當的天淵域與蒼玄天的人馬皆是呼嘯而出,迎上那了那些自大河深處涌出來的地獸。

轟轟!

一場大戰,又是在這大峽谷內爆發。

這場大戰,同樣是極為的激烈,因為那高級祖氣支脈所誕生的地獸規模之強,也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所以到得後來,就連一旁坐鎮的周元,都是率領着人殺入了戰場,足足耗時兩個時辰,方纔徹底的將那些地獸所剿滅。

當剿滅了地獸後,還來不及歇息,只見得整條大河倒捲,一條龐大的淡黃色水龍若隱若現,其中所瀰漫出來的那種浩瀚祖氣,引得這方天地的源氣都是在劇烈的翻滾。

“這就是高級支脈所蘊含的祖氣嗎?”周元眼睛發亮的望着那巨大的淡黃色水龍,其中所蘊含的祖氣,遠超他們此前所遇見過的任何一道支脈。

“準備祭壇!”

隨着周元的令下,一座祭壇直接是迅速的矗立起來,剛好是立於那大河的正前方。

而祭壇之下,約莫千人左右的天淵域人馬已是盤坐,而另外千人則是散佈四周警戒,等待着時間輪換。

在天淵域祭壇更後面的位置,只見得楚青等人也是將蒼玄宗的祭壇立了起來,而除了另外一半警戒的人馬外,幾乎所有蒼玄天的隊伍都是面帶激動的匯聚於祭壇前。

雖說都知曉立起蒼玄宗的祭壇,這必然是會給蒼玄宗帶來更大的好處,但現在並沒有人對此有任何的不滿,畢竟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因為蒼玄宗的話,周元未必會願意分出這條高級祖氣支脈的三成,所以眼下的他們,都算是占了蒼玄宗的光。

周元的身影也是自祭壇前落下,盤膝而坐,他望着那自大河中升騰而起的淡黃色水龍,單手結印。

轟!

隨着周元印法結成,身後的祭壇頓時爆發出一股奇特的吸力,直接是攝住了那淡黃色水龍,下一刻,水龍騰空而起,化為漫天的水滴,宛如暴雨般的對着祭壇所在的方向傾瀉而至。

那些水滴,並非是河水所化,而是由祖氣所凝聚而成!

祖氣水滴撲打在周元的身上,帶來了冰涼的感覺,但周元則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股雄渾的祖氣源源不斷的涌入體內。

比起中級祖氣支脈,這裡的祖氣顯然是更為的精純與古老。

隨着那些祖氣涌入體內,最後匯入神府之內,只見得其內那兩輪天陽便是漸漸的變得明亮,璀璨起來,其中所蘊含的源氣底蘊,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迅速的攀升。

甚至於天陽之上的龍爪之紋,也是在一點點的誕生,蔓延出來,帶來着特殊的韻味。

感受着那種精進的速度,周元內心深處也是不免泛起喜意,真不愧是高級祖氣支脈,這所帶來的提升,遠遠的勝過了中級支脈。

他的心中,不由得升起濃濃的期待之意,他倒是很想知曉,這如此難得的高級祖氣支脈,此次究竟能夠給他帶來多大的提升?

...

這一次的高級祖氣支脈,足足持續了三天時間。

這三日內,各個隊伍輪換了數次,唯有周元等屈指可數的幾人紋絲未動,將那祖氣的灌註從頭到尾的吸了個透,這也是他們這種領頭人獨有的福利,畢竟他們在戰鬥中面對了最強的敵人,自然也有權利享受最好的待遇,這一點無人可質疑。

而待得第三日夕陽斜落時,所有人都是從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

他們望着漸漸枯竭的奔涌大河,大河深處出現了諸多巨大的裂痕,直通地底深處,河水便是從此處而散。

所有退出修煉狀態的人,都是第一時間的查探自身,緊接着便是有着無數歡呼的激動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顯然此次不少人都是有着極大的提升。

秦蓮同樣是感應自身,旋即那臉頰上也是有着微微動容出現:“源氣底蘊竟然提升到二十六億了...”

她此前的源氣底蘊在經過數次的提升後,已經抵達了近二十五億,可沒想到這一次,居然讓得她的源氣底蘊暴漲了一億!

這高級祖氣支脈,着實是恐怖!

現在的她,若是再施展秘法的話,那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她感覺恐怕已經是能夠跟排名第三的冬葉較量一下了。

面對着這般提升,就算是秦蓮這冷肅性格,此時都是有些笑逐顏開。

“看來秦蓮姑娘收穫不小啊。”而就在此時,一道笑聲從旁傳來。

秦蓮偏頭一看,那閃耀着光芒的頭顱是那般的奪目,她雙目微眯了一下,不咸不淡的道:“是楚青隊長啊。”

“提升還行吧,你呢?”

楚青笑呵呵的道:“托你們的福,源氣底蘊漲了一億左右。”

秦蓮怔了怔,旋即心中有點震驚,要知道他們天淵域這邊,可是分了高級支脈的七成,這才讓得她能夠有着一億左右的提升,可蒼玄天那邊,整個蒼玄天不過只是分潤了三成,然而楚青的收穫,竟然不比她差?!

這說明什麼?說明眼前這個憊懶得讓人無語的光頭的天賦,比她更強!

這個答案,實在是讓得秦蓮有些憋屈,此前被周元屢屢超越也就罷了,怎麼眼前這個憊懶的光頭,也竟然比她還要強?

於是,心中憋屈鬱悶的秦蓮,那臉頰上展現的微微笑顏,此時直接是收斂而去,再度的變回平日里的冷淡。

楚青望着變臉般的秦蓮,心中也是忐忑,這女人果然是好難打交道的生物,不過他此次過來,是被李卿嬋踢過來代表整個蒼玄天來表達感謝的,所以他只能露出憨厚的笑容:“秦蓮姑娘,此次天淵域幫了我們大忙,我在此代蒼玄天謝過了。”

秦蓮淡淡的點點頭,道:“不必謝我,這一切都是因為周元元老。”

不過總歸是伸手不打笑臉人,秦蓮神色還是緩和了一些,只是看向楚青的目光,總歸是避免不了一些古怪。

楚青則是只能不自然的承受着她的目光,感覺渾身都被針刺般的不舒坦,同時心中警戒自己,以後要離女人這種生物遠一些。

好在他的尷尬處境很快被蘇醒過來的周元所拯救,後者伸着懶腰,將眾多的目光都是吸引了過來。

秦蓮目光緊緊的盯着周元,她感覺到後者似乎給她的感覺更為的銳利了,當即忍不住的問道:“你源氣底蘊提升了多少?”

周元看了她一眼,又瞧瞧一旁的楚青,先前他們的對話,他也是聽到耳中,於是遲疑道:“這就別問了吧...你何必自找沒趣?”

秦蓮簡直被他這句話氣得額頭青筋直跳,咬着牙道:“多少?!”

周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低聲道:“也不多,就兩億而已...”

秦蓮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深吸了一口氣,有些惱怒的看了他與楚青一眼:“你們這蒼玄宗的變態真是有點多!”

旋即便是拂袖而去。

周元望着她那憋屈的背影,心中則是感嘆,這還是太嫩了啊,他這一次的提升,可不止是這兩億的源氣底蘊...

他那天陽上面的龍爪之紋,已經達到了五爪之紋!

而且,提升最大的,還是...銀影。

他手掌一抬,銀色液體升起,化為了一顆銀色圓球。

此前被那吉摩所重創的銀影,在借助着祖氣的灌註下,不僅徹底的恢復,而且它的提升,達到了連周元都震驚的地步...

現在的銀影,直接是從那十四億的源氣底蘊,暴漲到了二十億!

這幾乎是天翻地覆般的晉升!

當然,這所付出的代價,是那被周元所吸取的祖氣,幾乎是有一半多都全部給了銀影。

不過在周元看來,這個代價是完全值得的,因為現在的銀影,終於是開啟了第二道空竅...

而周元在經過試驗後,如願的將自身所修煉的“七彩斬天葫”給複製了過去。

這...才是此次收穫最為恐怖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