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破壞得面目全非的大峽谷中,蒼玄天的各方勢力在整頓着人馬,檢查着損失。

周元立於峽谷的一處,目光打量着峽谷中那條奔涌的大河,眼瞳深處有聖紋流轉。

如今聖族已退,正該是他們收穫的時候了。

在破障聖紋的窺探下,那地底深處的隱匿也是被其看得清清楚楚,同樣的,那隱藏於深處的那條高級祖氣支脈,也是落入眼中。

“竟然隱藏的這麼深...”

周元有些驚訝,此處地底的地形格外的複雜,那條祖氣支脈隱藏在地底深處,尋常的探測之法根本不起作用,也不知道那吉摩究竟是如何得知這個情報的,若是換作正常情況,就算周元在這裡,他不運轉破障聖紋仔細探測的話,都會將此處給忽略掉。

此前他會有所察覺,正好是因為身形潛入地底時方纔感應到。

而且...

此次在周元的探測下,他發現這條祖氣支脈的祖氣濃郁程度,比他們以往所遇見過最強的支脈,都要強盛上十倍!

若是只論收穫的話,光是這麼一條祖氣支脈,就足以讓得他們天淵域數千人馬馬不停蹄的趕來,甚至不惜與那聖族的隊伍開戰。

“怎麼樣?這裡真的有高級祖氣支脈嗎?”在周元身後,秦蓮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對於那高級支脈,她同樣是眼饞的厲害。

周元笑着點點頭。

秦蓮,木幽蘭,韓金鶴等人聞言,皆是面露驚喜笑意,誰都沒想到,此次竟然誤打誤撞迎來了這麼一個天大的收穫,這可真是振奮士氣啊。

“怪不得此前我就覺得,對方是有意在驅趕,只是他們將我們都趕在這裡做什麼?因為這高級祖氣支脈?”一旁的楚青有些疑惑的道。

周元解釋道:“是因為這條高級祖氣支脈隱藏得太深了,他們將蒼玄天的人馬驅趕到這裡,讓你們與聖宮的人彼此廝殺,那所造成的血腥與源氣波動會在地底深處引發地災,從而將那條高級支脈引出來...”

“他們的手段雖然殘酷,但不得不說作用的確不小,眼下那條高級支脈已經達到了可以捕獲的地步。”

李卿嬋清冷的容顏上寒霜籠罩,充滿着恨意的道:“真是畜生!”

周元也是點點頭,其實想要引出那高級支脈還有其他的辦法,但吉摩卻是選擇了最殘酷的一個,可見在他們的眼中,或許他們這些諸族中人,根本就只是如豬狗一般,毫無價值。

“這條高級支脈,怎麼分配?”周元話音一轉,突然問道。

此言一齣,周圍倒是安靜了下來。

高級支脈在這前期太過的罕見,而其中的好處也是遠超十數條中級祖氣支脈,所以這對於任何勢力都是巨大的誘惑。

秦蓮,木幽蘭,韓金鶴這些天淵域的人都沒說話,只是看着楚青,李卿嬋他們,其實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來看的話,他們天淵域並不打算將這種好處分潤出去,但現在情況並不正常,周元雖然是他們天淵域的元老,但他也是蒼玄宗的聖子,看得出來,他對那蒼玄宗同樣有着極深的感情。

所以他們此時還等待對方怎麼說才好。

李卿嬋也是罕見的露出了一些為難之色,從道義上來說,天淵域不遠萬里來救援他們,此處的高級支脈他們讓出去也是合理,只是先前蒼玄天的其他勢力也是暗中的找過她,所為的也是這高級支脈的事情,他們倒並不是心有多貪,只是想着能不能分點湯水,安撫一下如今低落的人心。

李卿嬋眸光轉向楚青,卻發現這家伙一副神游的模樣,當即視線就變得不善起來。

察覺到她的視線,楚青連忙回神,苦着臉道:“這種事情沒必要找我吧?一切你做主不就行了嗎。”

雙臂抱胸的秦蓮望着這一幕,有些不滿的道:“你一個大男人這個時候不站出來,還指望一個姑娘嗎?”

楚青沉默了一下,道:“其實...我只是一個傀儡。”

對於這人的臉皮,秦蓮有些無語,看了周元一眼,沒好氣的道:“我算是知道你這甩手掌柜的習慣從哪學來的了。”

周元怒道:“我怎麼可能會懶到這種程度?”

楚青訕訕的道:“師弟,給師兄留點面子。”

周元白了他一眼,微微沉吟,道:“這分配的事情就由我來做主吧,這道高級祖氣支脈,天淵域占七成,蒼玄天占三成,此外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天淵域會給蒼玄天提供保護。”

楚青撓了撓頭,道:“三成多了點吧。”

這高級支脈內所蘊含的祖氣,即便只是三成,那也當得上數條中級支脈了,而他們此前忙活那麼久,都未曾得到這種收穫。

李卿嬋也是貝齒輕咬着紅唇,看着周元的眼神有些複雜。

他們都明白,周元這是照顧了蒼玄天,而這,全都是因為看在了蒼玄宗的面子。

周元擺了擺手,他其實也明白蒼玄天眼下的情況很糟糕,他們損失可謂慘重,現在的士氣極為的低落,這個時候讓他們分潤一些,對蒼玄天的士氣將會有着極大的提升,當然最重要的是,會令得一部分人的實力有所增強,這最起碼會讓得蒼玄天的整體力量變得更強一些。

當然,他也並不否認,這是他對蒼玄宗的一些照顧。

“怎麼樣?你們覺得呢?”他看向秦蓮等人。

秦蓮淡笑一聲,螓首微點,表示並無意見。

其他人自然也都聳聳肩,他們同樣心知肚明,給蒼玄天這三成,並不是憐憫他們,這一切,都只是因為周元的面子。

經過先前與吉摩的那一戰後,周元在天淵域人馬心中的聲望,算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頂峰,因為這算是他第一次在他們的面前顯露出這種遠超秦蓮的可怕實力,這給天淵域的人馬帶來了極大的振奮效果,畢竟在這凶險的古源天中,隊長越是強大,對於他們無疑是好處越多。

“那就這樣定了吧。”周元直接拍板。

李卿嬋還想要說點什麼,卻被楚青攔了下來,後者無奈的道:“算了,這是他的一份心意,不過此後我們也得將此事跟其他勢力說個清楚,這算是他們都欠周元一個人情,往後回了蒼玄天,讓他們所在的勢力對大周王朝多給予一些照顧和保護就行了。”

李卿嬋聞言,這才輕輕點頭。

她望着周元那轉過去與天淵域人馬溝通的身影,輕聲道:“真沒想到,數年後再見,他竟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當年初至蒼玄宗時,他還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年郎呢。”

以前的她,還總是對夭夭對周元的照顧感到有些不值,可如今來看,顯然她的眼光沒有夭夭好呢。

楚青憊懶的笑了笑,道:“現在才哪到哪...等着吧,等着他再回蒼玄天的時候,那時候,你才會為他所掀起的動靜而震撼。”

“對於那一天,即便是我這般憊懶的人,竟然都是有點期待,所以啊,我們也抓緊時間提升實力吧,不然等到時候大戲開場了,我們卻是連參加的資格都沒有...”

李卿嬋微微沉默,旋即用力的點點頭。

她想起這些年聖宮在蒼玄天中的肆虐,玉手也是緩緩的緊握起來,眸子中有着深深的恨意。

“那一天...”

“我也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