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當七彩毫光出現於吉摩上方然後斬落的時候,一道看不見盡頭的巨大劍痕已是自吉摩腳下瘋狂的蔓延開來,那劍痕宛如深淵,切口處光滑如鏡,一切的物質都被輕鬆的分裂開來。

如此臨近那道七彩毫光,吉摩也是愈發的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當即面容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來,他的身軀緊繃,體內的源氣毫無保留的運轉起來。

嗤啦!

數千重源氣防禦層層籠罩。

可很快的,吉摩就發現這根本毫無作用,那七彩毫光落下,那些源氣防禦猶如是紙糊一般頃刻間蕩然無存。

吉摩眼中掠過一抹駭然,旋即他的身影如閃電般的暴退,同時間袖袍一抖,諸多防禦型的源寶暴射而出,再度組成了重重防線。

但依舊沒有任何的作用。

轟轟轟!

無數道緊張無比的視線望着這一幕,只見得吉摩身影不斷的倒退,而在其前方,一抹七彩毫光緊追不捨,而任何被吉摩所祭出的防禦手段,皆是會被頃刻間破壞。

那等破壞力,看得無數人頭皮發麻。

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吉摩的諸多手段盡數被迫,而他的面色也是漸漸的變得鐵青起來,隱隱的還帶着一絲驚駭懼色。

周元這道七彩毫光的威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讓得他不由得有點後悔,若是早知曉這家伙如此棘手的話,倒真是犯不着在這裡起衝突。

不過眼下衝突已經爆發,說什麼都晚了,而吉摩也並非是那瞻前顧後之人,他眼神變幻,然後眼中掠過果決之色,今日不論付出何等的代價,他都必須要將這周元斬殺於此,不然等其踏入天陽境後期,到時候若是再動手,吉摩真是沒有什麼把握能夠再與其抗衡。

所以今日,這周元必須死!

“我那一道寂滅之光,必然能夠將其抹殺,只是他這七彩毫光,同樣有抹殺我的力量,眼下...必須先扛過去!”

吉摩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眼中有着一抹冷冽與嘲諷之色浮現。

“周元啊周元,你天賦固然超絕,乃是人族天驕,但可惜,你卻低估了我聖族天生所擁有的手段...”

“你真當我聖族能夠橫壓諸族是假的嗎?!”

啪!

吉摩雙手猛然合攏,有着一道古老的印法結成。

...

當七彩毫光斬向吉摩的同一時刻,那蘊含著毀滅的寂滅光束,同樣是擊中了周元。

那光束貫穿而過,所過之處,一切皆是湮滅。

一個幽黑的深深裂痕,貫穿大峽谷,長達千里。

天地間,無數道視線都是帶着濃濃的震撼望着那出現在大峽谷的兩條深深裂痕,那種毀滅般的破壞力,看得那些天陽境後期的強者都是心間顫抖,這同為天陽境,他們與眼前兩人的差距,簡直是無法形容。

這兩道攻勢,若是對着他們斬下來的話,恐怕不論是哪一方,必然都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只是,眼下的問題是,周元與吉摩,究竟誰能夠從對方那一道毀滅攻擊下硬抗下來?

他們都明白,只有扛得下來的人,才是最後的贏家。

天地間寂靜無聲,所有的目光都是望着那兩條如深淵般的裂痕盡頭處。

究竟,誰扛了下來?

砰!

而在那寂靜中,突然有着無數巨石爆碎開來,一道道震驚的視線頓時匯聚而去,只見得在那深深的劍痕深處,一個黑黝黝的洞口出現,緊接着,一道身影緩緩的自其中走了出來。

當那道身影顯露在無數視線中時,天淵域與蒼玄天的人馬,皆是個個面色蒼白,而聖族的隊伍,則是在此時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因為那走出來的人,赫然便是吉摩!

只不過此時的吉摩看上去頗為的狼狽,他的胸膛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痕,幾乎險些將其斬裂開來,但不管傷勢多重,最起碼吉摩顯然是抗住了那道恐怖的七彩毫光。

在那無數道震驚的視線下,吉摩則是面無表情,他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傷勢,拳頭卻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

因為沒有人註意到,他眉心張開的聖瞳,已經在此時緩緩的閉攏,甚至連眉心的豎紋,都是變得淡不可見。

為了抵擋住周元這必殺的劍光,他付出的代價可謂是無比的慘重。

聖族的聖瞳,乃是天生神通,其中能夠孕育衍變出諸多的妙法,而這吉摩的聖瞳,便是衍變出了一種“替死之術”,那就是在面臨著必死傷勢時,那種傷害將會被轉移到聖瞳上,只不過如此一來,聖瞳被重創,將會長時間的處於封印狀態。

這個長時間,甚至有可能是永久。

吉摩眼中孕育着憤怒,這個代價,即便是有所心理準備,依舊是心痛得在滴血。

呼。

吉摩深吸一口氣,壓抑着心中的暴怒,雖說此次付出的代價極重,但好在的是斬滅了一個強敵。

這個周元,天賦太過的妖孽了,一旦等他踏入天陽境後期,必然會成為他們聖族在這古源天中最為強力的競爭對手,所以提前斬除,也算是免除後患。

吉摩抬起頭,陰冷的目光掃向了那些蒼玄天與天淵域的隊伍,旋即他的嘴角有着猙獰血腥的弧度掀起來:“看來此人今日不是你們的救世主,放心吧,等將你們擒住後,我會將你們全部的煉成血丹!一點都不浪費!”

聽到吉摩這殺意瀰漫的聲音,蒼玄天與天淵域的隊伍,皆是感覺到了一股寒氣涌來。

噗!

不過,就當吉摩的聲音剛剛落下的時候,突然有着一道細微的異聲響起。

那聲音如此的細微,但落在眾人的耳中無疑是驚雷,因為那個聲音,正是從後方那道深深的裂痕中傳出。

唰!

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投射而去。

再然後,他們便是渾身顫抖的見到,在那裂縫盡頭處,那裡的地面突然被撕來,一隻手臂緩緩的從地底伸了出來,然後按着地面爬了起來,順便還抖了抖身體上的泥土。

那道身影,同樣是顯得頗為的狼狽,他的上身**,肉身上有着一條條赤紅的紋路蔓延,散髮着高溫。

在他的身軀上,還不斷的有着雪白的毫毛簌簌的飄落下來,將腳掌都是埋了進去。

特別是在其胸膛處,出現了大片的焦黑,那裡的血肉都是呈現焦枯的跡象,看上去略有些恐怖。

這道身影,自然便是周元!

雖說此時的他看上去很是狼狽,但那般模樣,依舊是讓得聖族隊伍那諸多的歡呼聲戛然而止,一道道原本高傲的目光,都是在此時變得驚恐起來。

他們無法相信,周元竟然在吉摩那最強的攻擊下,硬生生的扛了下來!

嘩!

這一次,天淵域與蒼玄天的人馬,則是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無數道激動狂喜的目光匯聚於周元的身上。

而在那漫天歡呼聲中,周元將身體上的泥土與雪白毫毛抖乾凈,然後抬起頭來,望着遠處那同樣漸漸目瞪口獃的吉摩,咧嘴一笑。

“你剛纔,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