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楚青立於半空,在其周身有一道道金梭如鳥兒般的來回穿梭,那些金梭之上,帶着極端凌厲的氣息,飛掠之時,連虛空都是被划出了道道的痕跡。

楚青處於戰場最中心的位置,自然是極容易招引來無數的圍攻,不過那一道道凶悍的源氣攻勢呼嘯而來時,皆是會被那一道道金梭盡數的破開。

他面色沉凝,金梭偶爾化為金光掠出,便是會洞穿一名聖宮強者的身軀。

不過雖說局面還算是僵持,但楚青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放鬆,反而眉頭都是微微皺着,因為那種聖族的隊伍至今都還未曾出現於戰場上。

“殺!”

在那前方,又是有着數名天陽境後期結成陣型沖殺而來。

但此次還不待楚青出手,其後方忽然有着滾滾青煙席卷而來,青煙內,有無數火星綻放,下一瞬間,青煙內有赤火席卷,直接是與那數名天陽境後期撞擊在一起。

轟!

巨聲如雷鳴般的響徹,那數名天陽境後期皆是被震得狼狽而退,渾身被炙烤得一片烏黑。

楚青偏過頭,只見得一道青煙在其身側化為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赤着雙腳,手中握着煙桿,宛如田地裡面的老農。

而楚青在見到他時,則是微微抱拳:“穆無極師兄。”

若是周元在這裡的話,必然是會有些驚訝,因為這穆無極也算是他的故人,當年他從蒼茫大陸前往蒼玄宗時,穆無極便是他的引路人。

當時的穆無極只是神府境,但經過這些年的修煉,他顯然也是踏入到了天陽境頂峰,如今在蒼玄宗的天陽境內,也算是名列前茅。

穆無極看着混亂的戰場,面色凝重的道:“楚青師弟,聖宮的人過於拼命了,感覺有些不對勁,而且那聖族的隊伍,一直沒有動手。”

楚青輕輕點頭,道:“這裡恐怕應該會是我們最後一個戰場了。”

穆無極心頭微沉。

“我已經安排好了卿嬋師妹,一旦局勢不對,就讓她帶着蒼玄宗的弟子分散而逃,至於其他的,也管不了太多了。”楚青緩緩的道。

“那你呢?”穆無極問道。

楚青咧嘴一笑,道:“我當然要留下來跟李軒那個人姦玩玩。”

從楚青的眼中,穆無極能夠看見一些肅殺之氣,顯然,他是打算留下來跟李軒同歸於盡,畢竟蒼玄天會有如今的局面,那

李軒就是罪魁禍首。

穆無極沉默了一下,道:“你不能死在這裡,你是我蒼玄宗這百年來第二個妖孽,你活着,未來才能夠讓我蒼玄宗變得更強。”

“第一個是誰?”楚青道。

“當然是周元那個小子啊,他當初還是我引進山門的呢。”穆無極有些自豪,不過旋即他感覺到不對,瞪了楚青一眼:“少給我岔開話題!”

楚青哈哈一笑:“周元師弟啊,那我倒是服氣的,畢竟他可是第一個將我蒼玄宗七術集合在手的人。”

不過他在瞧得穆無極漸漸嚴肅的臉龐,只能無奈的道:“師兄,我必須留下來的,不然恐怕蒼玄宗的人逃不了多少的。”

“我也想留着有用之身,但情況不允許啊。”

“那李軒,除了我,你們根本攔不住,更何況,那聖族隊伍的兩個隊長,一直都未曾出手,他們似乎喜歡看我們互相廝殺,或者說,他們是不屑...”

穆無極聞言,也是有些沉默,神色悲涼。

“以往的我們,真是在那蒼玄天坐井觀天...我們蒼玄天的實力,跟其他諸天比起來,差了太多。”

楚青也是輕嘆一聲,這是沒法子的事情,蒼玄天孱弱,這並非是短時間能夠改變的事情,除非,這蒼玄天未來能夠出一個真正的立於諸天巔峰的強者,也唯有那般存在,方纔能夠改變蒼玄天的局面。

但楚青也明白,這種奢望過於的不現實了。

畢竟這一點,即便是蒼玄老祖都做不到。

楚青抬頭,望着大峽谷遠處陡峭的山峰上,在那裡,隱約能夠見到三道身影,那正是李軒以及聖族隊伍的兩名隊長。

他拳頭緊握,眼目冰寒:“你們,究竟想要做什麼?”

...

“兩位師兄,我們究竟在等待什麼?現在正是將他們一網打盡的好時候啊。”李軒望着那龐大的戰場,也是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此時是他們聖宮在與蒼玄天的勢力激戰,短短片刻,他們聖宮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不少弟子身隕這座峽谷之中,被那滾滾河流吞沒。

而聖族的隊伍,以及吉摩,韋陀兩人,卻依舊是按兵不動。

李軒倒不是心痛那些死去的弟子,只是這些都算是他手中的力量,損失多一些,那麼他的份量也會少一點。

吉摩沒有理會李軒,他手中握着一顆晶瑩透徹的水晶球,而此時,水晶球內,正不斷的有着血紅光點在

冒出來,漸漸的引得水晶球有着變得猩紅起來的徵兆。

他註視了半晌,旋即嘴角有着一抹笑容浮現出來。

“李軒師弟,你此前不是問我,為何要將蒼玄天的人馬逼到此處,才開始動手麽?”此時的吉摩似乎心情不錯,笑眯眯的說著。

李軒也是立即恰到好處的流露出一些好奇。

吉摩指着這座大峽谷,笑道:“那是因為這座峽谷地底深處,隱藏着一條高級祖氣支脈。”

“高級祖氣支脈?!”李軒心頭一震,他們此前也探尋到了一些祖氣支脈,但全部都是低級,可即便如此,他們也是從中獲取到了不小的好處。

而低級支脈就如此的厲害了,那中級支脈自然也會更強。

至於高級祖氣支脈?李軒還真沒奢望過。

可眼下,吉摩竟然告訴他,這座大峽谷深處,就隱藏着一條高級支脈,這如何能不讓得他震驚。

“吉摩師兄怎麼知道的?”李軒忍不住的問道,此處他並沒有感應到任何異樣的波動,為何吉摩如此的肯定?

吉摩淡淡一笑,道:“我聖族對古源天的瞭解,可比你們下五天強多了。”

在聖族中,他們一般稱呼其餘五天,皆是稱為下五天,而他們聖族所占四天,自然是上四天,由此也能夠看出這聖族是何等的高高在上,俯視諸族。

“不過此處的高級支脈隱藏得極深,尋常方法是不可能將其逼出,唯有主動將其誘出...”

吉摩笑容高深莫測,他指着不遠處血腥無比的戰場,笑道:“他們,就是誘餌。”

李軒面龐微微一抽,道:“吉摩師兄是想要以此處為戰場,誘發地災,將那高級支脈翻出來?”

吉摩笑着點點頭。

李軒敬佩的道:“吉摩師兄真是好算計!”

只是心中卻是心痛的流血,因為他們聖宮不少人馬,同樣是折損於此。

吉摩卻並沒有理會李軒內心是何想法,他收起水晶球,笑吟吟的望着戰場,語氣輕柔,但其中所瀰漫的殺意,卻是引得四周的空間都是變得冰冷起來。

“差不多了...”

“動手吧,這一次不需要俘虜,直接殺個乾凈吧。”

隨着他手掌揮下,在其身後,有一道道身影緩緩的升空。

一股恐怖的壓迫感,如潮水般的蔓延而出,將整個大峽谷都是籠罩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