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這是一座看不見盡頭的大峽谷,峽谷遼闊,萬仞山壁陡峭如刀鋒,直插雲霄。

峽谷內,有滔天河流滾滾而下,宛如白龍。

河流撞擊於山壁上,有震耳欲聾般的巨聲在峽谷內迴蕩,似龍吟。

而此時,這大峽谷的半空中,正有着無數源氣在碰撞,狂暴的波動引得峽谷都是在顫抖。

那是兩波數量龐大的人馬廝殺在一起。

雙方皆是下手狠辣,源氣肆虐間,時不時的有着一道道重傷的身影從天墜落,最後被那下方的河流所淹沒...

戰場可謂是慘烈到極致。

而這兩方大部隊,正是蒼玄天與聖宮。

雙方廝殺,皆是毫不留情,大量的傷亡在出現着,鮮血灑落,直接是引得附近的山壁都是漸漸的變得猩紅。

在那戰場的一處,有三道身影聚在一起。

其中一人身軀魁梧,手持巨棍,整個人散髮着凶悍的氣息,他雖然只是天陽境初期的實力,但在這片刻間,卻已是以那巨棍生生的將好幾位同等級的敵人砸得吐血而退。

“嗤!”

突然虛空波動,有着一道灰光裹挾着凌厲源氣暴射而至,直指那魁梧男子的後背要害。

鐺!

不過就在即將刺中的那一瞬,一道黑光源氣席卷而來,剛好是將那道陰狠源氣抵擋下來。

魁梧男子轉頭一看,咧嘴笑道:“甄虛,謝了。”

在魁梧男子後方,有一名面容陰翳的青年閃現而出,他渾身瀰漫著陰煞之氣,引得附近的空氣都是變得陰冷起來。

他看了一眼魁梧男子,淡淡的道:“寧戰,好戰也得保持點理智,如果不是我幫你擋了那麼多的暗箭,你早就死在這裡了。”

那魁梧男子與陰翳青年,赫然都是周元的熟人,當年一同從蒼茫大陸走出的寧戰與甄虛。

“而且,記住我們的任務,是護住瞎子。”

寧戰這才看向後面的一點的位置,只見得那裡,有着一名身軀單薄的青年靜靜的站立,他的雙眼處有黑布纏繞,懷中抱着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

他撓了撓後腦勺,乾笑道:“我當然記得!”

說著的時候,他那巨棍裹挾着狂暴源氣掃去,虛空震蕩間,再度將兩名衝來的敵人生生的震退。

甄虛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戰圈,那裡有着一名聖宮的天陽境後期在

人群中肆虐,短短片刻的時間,已是有着十數人傷在了他的手中。

而此時他們這邊的天陽境後期,暫時還無法支援過來,畢竟戰場太過的龐大了...

“瞎子,能不能出手了?”甄虛陰沉沉的問道。

那被他們稱為瞎子的人,自然便是李純鈞,他伸出手掌握住懷中鐵劍的劍柄,劍鋒緩緩的抬起,聲音有些嘶啞的道:“差不多了。”

“不過之後可能就要拜托你們了。”

他手掌一抬,指尖有着鮮血流淌下來,迅速的染滿了手中的鐵劍。

而在鮮血的侵染下,那鐵劍之上的銹斑竟然是一點點的消失而去,最後一柄散髮着無盡鋒芒的長劍漂浮於面前,那劍氣吞吐,直接是將虛空都是漸漸的撕裂。

“去。”

李純均結出劍印,屈指一彈,下一瞬,一抹劍光直接是暴掠而出,那般速度之快,甚至連甄虛他們都無法看見殘影。

不過遠處聖宮那名天陽境後期的強者卻是在此時面色驟變,旋即他的身影閃電般的暴退。

嗡!

不過他退得快,但那劍光卻是來得更快,只見其面前的虛空波盪,一道劍光掠出,在其眼瞳中急速放大。

那天陽境後期知曉躲不過,當即一聲怒吼,體內的源氣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一掌拍出,只見得源氣滾滾,宛如洪流奔涌。

嗤!

然而兩者一接觸,那天陽境後期的強者卻是一聲慘叫,整條手臂都是被劍氣絞碎開來,而其身影狼狽的射出,最後再不敢停留,瘋狂的逃竄而去,顯然是被重創。

附近的蒼玄天聯軍見狀,頓時發出歡呼聲。

“可惜...”

寧戰則是搖了搖頭,有些惋惜,那名天陽境後期着實狡猾,最後時刻自斷一臂,不然的話,李純均這一劍應該是能夠將其斬殺的。

不過即便如此,以天陽境初期的實力重創天陽境後期,這已經算是一個奇跡了。

而在後方,在發出了那一劍後,李純均的身體也是在劇烈的顫抖起來,衣衫下有血跡涌出來,手掌上甚至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

那是劍氣太過的剛猛,直接是令得肉身無法承受。

李純均顫抖着手掌收回了鐵劍,此時的他渾身的源氣變得格外的孱弱,那一劍,不僅對他的身軀會有極大的負荷,而且這一日,也就只有這一劍了...

那一劍的劍氣鋒銳到極致,但李純均也是為此付出

了不小的代價。

寧戰與甄虛也是知曉此時的李純均是最虛弱的時候,當即皆是退回其兩側,將其護住。

寧戰此時虎目四掃,他望着這大峽谷戰場,聲音都是變得低沉下來:“局面很僵持啊,但是那聖族的隊伍甚至還沒參戰...”

提起聖族,甄虛與李純均也是沉默了一下,此前那聖族隊伍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過於的驚人,僅僅是片刻,聯軍方面便是有些難以抵禦。

“我感覺這一次,對方恐怕不會再讓我們輕易的撤退了。”李純均突然說道。

甄虛與寧戰眼睛都是一眯,神色變得格外的凝重,若真是如此的話,恐怕今日的大戰將會格外的慘烈。

“青魚和綠蘿一直都未曾回來,也不知道她們那邊如何了?”甄虛緩緩的道。

李純均搖搖頭,道:“我聽說其他那些外出求援的人都沒有帶回來什麼好消息,這場劫難,或許只能依靠我們蒼玄天自身。”

“我們也應該想好退路。”甄虛淡淡的道。

寧戰卻是冷哼一聲,手中鐵棍重重的觸地,直接是將地面砸裂開來:“我寧戰可以死在戰場上,卻不想做逃兵。”

甄虛眉頭一皺,道:“你這隻是無謂的犧牲而已,為何不能暫時撤退,等到實力強大再來報仇?”

寧戰卻是沒有再說話,但那眼中的堅定表露了他的想法,他並不想逃,只想死戰。

甄虛見狀,感到很煩躁,這混蛋滿腦子的肌肉,根本就不知道迂迴,只知道與人正面硬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可眼下這種情況,就算他們拼上了性命,又能改變什麼?不過只是多一具冰冷的屍體罷了。

李純均沒有加入他們的爭執,他只是抬起頭來,在那大峽谷更高處的戰圈,那裡的戰鬥更為的激烈,因為能夠加入那個戰圈的,基本都是雙方最頂尖的戰力。

而他也看見了處於最前方的楚青。

後者周身有光梭來回穿梭,每一道光梭呼嘯而出時,便是會有着一位天陽境的強者隨之身隕。

他已經算是成為了蒼玄天這邊的一面旗幟,只要他還在那裡,便是能夠維持着蒼玄天的士氣。

可惜,李純均知曉,就算是楚青,也沒辦法真的以一己之力來力輓狂瀾。

他們蒼玄天在這古源天的徵程,莫非今日,就該要以一種悲壯絕望的方式,到此結束了嗎?

李純均微微顫抖的握緊劍柄。

真是,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