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源天某處。

這是一片古老的森林,森林內的樹木如巨人般矗立,枝葉蔓延,遮天蔽日,如張牙舞爪般的鬼影。

森林內部有諸多深不見底的沼澤存在,沼澤內生存着陰險的古獸,種種危機遍佈,令得此處成為了一方險地。

而此時,在這環境惡劣的森林內,卻是有着諸多營帳,營帳被許多的枝葉覆蓋,遮掩着痕跡。

龐大的營地中,能夠見到許多來來往往的人影,只不過整個營地都是瀰漫著一種壓抑的氣氛,每個人的臉龐上,都是寫滿着擔憂甚至恐懼。

這裡,就是蒼玄天的臨時大本營。

在這一個月內,他們已經如喪家之犬般的更換了十數次的大本營...

在營地內的一座哨塔上,有着一道身影盤坐着,一顆閃亮的光頭在這營地內分外的顯眼。

不過周圍來來往往的人在見到這光頭身影時,皆是會停下腳步,投去尊敬的目光。

因為他就是如今蒼玄天各方勢力在古源天內的臨時領頭人。

蒼玄宗,楚青。

這一個月間,若不是楚青力輓狂瀾,甚至屢屢阻擋住對方的追擊,恐怕他們這裡將會有更多人落入聖宮的手中,據說,在那聖宮中的聖族之人,甚至會將俘虜的人直接生生的煉製成丹丸吞食,極為的血腥恐怖。

“唉...”

楚青摸着光滑閃亮的頭頂,面上淡定從容,心中卻是在唉聲嘆氣。

他也不明白他怎麼就稀里糊塗的成了這些人的領頭人...

當時那李軒大開殺戒,他為了保護蒼玄宗的弟子,不得不挺身而出跟那家伙鬥了一場,其實當時雙方也沒分出勝負,不過看得出來那李軒對他的實力很震驚,畢竟此前楚青憊懶得從未展現出過人的實力,他似乎恨不得當個小透明一般。

可誰都沒想到,這個平日里懶洋洋的光頭,竟然實力並不遜色於李軒。

此後蒼玄天的大部隊不斷的後撤,轉移...而聖宮則是窮追不捨,這一個月間,不知道爆發出了多少場戰鬥。

而以往的時候,楚青還能渾水摸魚,可現在他一齣現,就無數道期盼的目光將他給盯着,這想摸魚都不太可能啊!

楚青感覺他最近都累得有些憔悴了。

“別在這裡自怨自艾了,都什麼時候了!”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清冷的聲音突然自後面響起。

楚青轉過頭,便是見到一道修長的嬌軀,後者那清冷絕美的容顏,引得此處那壓抑的氣氛仿佛都是變得明亮了幾分,諸多的目光不斷的從四方射來。

“卿嬋師妹啊。”楚青連忙打招呼。

那容顏絕美,氣質清冷的女子,正是李卿嬋。

李卿嬋瞥了他一眼,她對於楚青的性子實在是太瞭解不過了,當即沒好氣的道:“這段時間各方勢力間的問題,都是我在幫你處理,你也就關鍵時候露個面而已,有什麼好累的?再矯情的話,這些事情全部你自己去做。”

楚青趕緊爬了起來,露出憨笑:“哎,師妹別這樣,師兄我錯了。”

李卿嬋卻沒心思跟他說笑,蹙着柳眉道:“出去找尋援軍的人,有一些歸隊了,但都未曾帶回來好消息。”

楚青也是嘆

了一口氣,道:“沒辦法,古源天這麼大,想要撞見其他天域的勢力也沒那麼容易,而且就算撞見了,對方知曉有聖族的存在,大概率是不想輕易摻和的。”

“我們的局面...很不好啊。”

李卿嬋也是有些沉默,這古源天之爭太過的殘酷,這已經不是什麼歷練了,而是一場諸天間的戰爭,他們蒼玄天在諸天中最弱,自然容易被盯上。

“聖宮這些叛徒...真是該死!”李卿嬋咬着牙,俏臉含煞,這段時間中,他們蒼玄宗的弟子也是有着死傷,其中一些甚至就是她所熟悉的人。

楚青深吐了一口氣,他望着陰暗的森林,面色變得沉凝許多:“師妹,我總是感覺到一些不安...對方這一個月中不斷的在追擊我們,看似似乎是不打算放過我們,但每一次都能讓我們找到缺口撤退,我感覺有點太巧了。”

李卿嬋一驚:“你的意思是他們故意讓我們逃脫的?”

楚青緩緩的道:“我也不確定,或許是我太敏感了。”

他盯着李卿嬋,道:“師妹,如果最終真是到了那一步,我會為你們爭取一些時間,到時候,你和其他的師兄弟帶着蒼玄宗的弟子,直接分散逃離,能活多少是多少吧,至於祖氣主脈,暫時就先別想了。”

李卿嬋玉手緊握,她眼眶有些發紅,因為她知道,一旦到了那一步,恐怕楚青就只能付出生命的代價來掩護他們。

這個憊懶的大師兄,平常里不靠譜,但真到了關鍵時刻,他還是能夠站出來付出一切來履行他這個大師兄的責任。

楚青瞧得李卿嬋這般模樣,嘆了一聲,旋即笑道:“不過也別太擔心,說不定我的感覺是錯誤的...而且這不是還有一些找尋援軍的人還未曾回來麽,說不定就有奇跡出現。”

李卿嬋輕輕咬了咬嘴唇,心卻是如這昏暗的森林,看不見太多的光芒。

奇跡,哪有這麼容易就能夠出現啊...

...

同一時間。

在距這片森林頗有些距離的一座山谷中。

山谷內,營帳遍佈,有來往的守衛巡邏穿梭,一片森嚴。

一名身材高大,面龐英俊的男子走向山谷深處,來往的巡邏者在見到他時,皆是面露敬畏的低頭。

此人正是聖宮的隊長,李軒。

李軒面無波瀾,視旁人於無物,而待得他來到山谷深處時,臉龐上又是有着濃濃的尊崇之色浮現出來,特別是當他見到那立於高處的兩道身影時,那種尊崇變得更為的熱烈了。

“兩位師兄。”

李軒來到那兩道身影之後,恭聲道。

聽到聲音,那兩道身影這才轉過身來,那是兩名身軀欣長的男子,他們皆是面帶溫和笑意,只是那隱隱間從他們體內散髮出來的恐怖波動,卻是連李軒都是感覺到了壓迫感。

眼前的兩人,正是聖族之人!

也是他所請來的這支聖族隊伍的兩位隊長。

隊長吉摩。

副隊長韋陀。

他們看上去似乎與人類沒太大的區別,只是臉龐上有着若隱若現的光紋,眉心間也有着一道淺淺的豎痕,豎痕之下,有什麼東西在微微的鼓動,透着一股詭異感。

“是李軒師弟啊。”

吉摩衝著李軒笑了笑,道:“如何?那蒼玄天的人可有按照我們設計的方向在逃竄?”

李軒點點頭,恭聲道:“一切都按照吉摩師兄的設計,半分不差。”

吉摩滿意的點點頭:“那就好,等他們盡數的到了位置,就可以收網了。”

李軒猶豫了一下,問道:“不知道吉摩師兄將他們逼到那個位置,究竟是有什麼用意?我覺得還是儘快下手斬除更穩妥一些,拖得越久,怕引來麻煩。”

一旁的韋陀笑眯眯的盯着李軒,只是那一對眼眸中的淡漠,卻是讓得人心頭髮寒:“李軒師弟,多餘的事情就不要問了,一切照我們所說的辦就好了。”

李軒被韋陀的目光盯着,渾身也是泛着寒意,當即連忙點頭:“師兄教訓的是。”

“嗨,韋陀你不要那麼嚴肅嘛。”

一身綠衣的吉摩擺了擺手,和善的拉着李軒上前,指着下方的景象:“呵呵,你來看看,這一幕可是讓人心曠神怡?”

李軒目光對着前方的巨坑中看去,然後一股寒意便是自腳底涌上天靈蓋。

只見得那裡,一座巨鼎在熊熊燃燒,巨鼎上面銘刻着諸多古老的符文,而此時,在那巨鼎前,正有着一個個被封印了源氣的人影被不斷的丟進巨鼎之內。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個不停,讓人毛骨悚然。

那些人,都是此前他們抓獲的蒼玄天的人。

吉摩有些陶醉的望着這一幕,旋即他手掌一招,只見得那巨鼎內有着一團血光衝出,最後落在他的手中,化為了十數顆紅色的丹丸。

他將一顆丹丸塞進嘴中,輕輕的咀嚼着,舒服的呻吟出聲來。

“果然還是用人類煉製出來的血源丹味道更好啊...”

吉摩感嘆一聲,衝著李軒解釋道:“這血源丹可是我聖族之中最為流行的血丹,經常服用,不僅增強源氣,還能夠令得肉身變強,堪稱是奇妙。”

“不過可惜在我們聖族四天中,可是很難找尋到這麼多人類來煉製血源丹了,呵呵,此次古源天之爭,倒是讓得我解了口饞。”

他的嘴唇鮮紅欲滴,詭異森然。

“李軒師弟要試試嗎?”他微笑着,將一顆血紅丹丸遞給李軒。

李軒面色有點變幻,但他感覺到吉摩臉頰上的笑意似乎是在一點點的收斂,最終伸手接過,塞進嘴中,艱難的吞了下去。

“哈哈。”

吉摩這才大笑起來,然後拍了拍李軒的肩膀,似是對他很是認同。

“李軒師弟放心吧,此次你立了大功,未來我們對你們聖宮的扶持也會更強,那個時候,你們聖宮就將會是蒼玄天的主宰者。”

“有我們聖族支持,其餘諸天各族,又能算個什麼?”

“在那未來,等我聖族一統天源界時,那些所有種族,都不過只是我聖族圈養的豬羊罷了。”

聽到吉摩的笑聲,李軒也是輕輕點頭,眼中有着堅定之意流淌。

沒錯,聖族才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種族,沒有任何種族勢力能夠抵擋他們的力量,所以他們聖宮的選擇才是對的,儘早的投靠於聖族,未來才能夠讓得人類苟延殘喘的生存下來。

那些冥頑不靈的人,終歸是只能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