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的身影出現於那由雪白毫毛所化的蜘蛛網中央時,左丘青魚與綠蘿頓時如遭雷擊般,心中的震撼翻江倒海一般,一時間令得她們的思維都是出現了片刻的凝滯。

她們怎麼都沒想到,在這絕境般的時刻,她們竟然會遇見這個多年不見的好友!

白網之上,周元也是在此時偏過頭來,望着滿臉震驚的兩女,笑了起來,笑容有些喜悅與燦爛:“青魚,綠蘿,好久不見啊。”

他打量着兩女,綠蘿倒是比以前長高了一點,不過還是那般的嬌小玲瓏,清純的容顏也是顯得格外的可愛,而左丘青魚倒是沒太大的變化,只是那一顰一笑的嬌媚感變得更有風情了。

不過好在的是,他趕來得倒是及時,她們看上去並沒有受到重傷。

“周,周元?你真的是周元?”

左丘青魚終於是漸漸的回過神來,她怔怔的望着那張熟悉的面龐,忍不住的有些懷疑道。

周元笑着點點頭。

“啊,周元,真的是你嗎?你還活着啊?!”綠蘿也是在此時興奮的叫了起來。

周元聞言有點哭笑不得,道:“活得挺好的。”

左丘青魚也是一笑,但旋即她突然記起此時的局面,當即有些緊張的看向了天空上那童鶴,道:“周元,你小心點,這人好強!”

綠蘿也是連連點頭:“實在不行你就跑吧!”

童鶴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強得讓她們感到心驚,雖說在這裡遇見周元是讓人高興的事情,但左丘青魚與綠蘿也並不想看見周元為了救她們將自身陷入險境。

周元衝著她們笑着擺了擺手。

天空上,童鶴也是面色變得肅然起來,他盯着周元,緩緩的道:“周元元老,你這麼插手我們御獸域的事情,不太合適吧?”

周元抱拳道:“童鶴隊長,這兩人是我的朋友,如果她們此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可以代她們賠禮道歉。”

童鶴皺了皺眉,他目光看了看緊張的左丘青魚與綠蘿,沉默了一下,道:“我可以放一個,但那綠發女孩,需要留下。”

周元搖頭,微笑道:“她們兩人我都得帶走。”

童鶴眼神變得銳利起來:“如果我說不同意呢?”

周元輕嘆一聲,道:“雖然不想和御獸域起衝突,但若是童鶴隊長真是不肯相讓的話,那我也就只能強行將我的朋友帶走了。”

“哼,好大的口氣!”

童鶴忍不住的怒笑一聲,他雖說對周元有些客氣,但那更多是因為看在天淵域的面子上,至於周元的實力,因為此前對付王玄陽的戰績未曾傳開,所以童鶴顯然並沒有對周元抱有太大的忌憚。

“我倒是想要看看,周元元老究竟何來的底氣?!”

童鶴體內,強悍驚人的源氣如風暴般的席卷開來,那股威壓引得天地都是在轟鳴。

那下方,左丘青魚與綠蘿見到童鶴未曾退讓,心中頓時忍不住的一沉。

周元眼神平淡的註視着童鶴,眼眸中有着淡淡的七彩光芒浮現。

神府內那介於實質與虛幻之間的七彩葫蘆影子,也是微微波動起來,其內流轉的一抹七彩毫芒微微流動。

周元催動了一絲七彩斬天葫的氣息。

而也就是在周元將這一絲氣息鎖定童鶴的時候,童鶴那體內爆發的源氣突然安靜下來,他的臉龐上有着一絲恐懼之色浮現出來,結印的手掌都是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顫抖。

因為這一瞬,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在那種氣息之下,他知道如果他有絲毫的動作,下一瞬,他恐怕將會當場隕落。

大片的冷汗自童鶴後背滲透出來,打濕了衣衫,他眼神驚懼的盯着周元,渾身不敢動彈,同樣他又是有些不可思議,他無法相信周元怎麼會給他帶來如此恐懼的氣息。

這究竟是何等的手段?!

這個家伙的實力,怎麼會如此的恐怖?!

難道以前的他,一直都是在扮豬吃虎嗎?

周元與童鶴皆是未曾說話,只是眼神交碰,可這一幕落在左丘青魚與綠蘿的眼中,則是顯得極為的古怪,那童鶴先前一副要爆發動手的模樣,可怎麼突然間渾身的源氣如同被澆滅的篝火一般,一點點的熄滅了下去。

不過雖然這一幕很古怪,但左丘青魚與綠蘿都不是傻子,她們知道,這必然是因為周元。

於是,她們看向周元的目光也是變得有些吃驚起來。

那童鶴在她們的眼中已是極為頂尖的強者了,可如今在周元的面前,竟然有種老鼠見到貓般的懼怕。

周元這家伙,現在究竟有多強啊?

“童鶴隊長,給個薄面,可好?”周元再度緩緩的道。

童鶴沒有說話,不是他不想說話,而是被周元體內散髮出來那一縷氣息震懾得有些難以開口,那道氣息太可怕了,他感覺到那道氣息一旦噴發,今日他必定殞命於此。

咻!

不過就在此時,那後方山林間突然有着諸多光影暴掠而出,他們皆是騎着一頭頭凶煞之首。

正是御獸域的人。

而左丘青魚,綠蘿見到對方這麼多人涌來,臉頰上也是有着憂慮之色浮現出來。

“周元,這是我們御獸域的事,你不要多管閑事!”御獸域中,有着弟子大喝出聲,他們自然是見到了童鶴與周元對峙的場景,所以眼下當然是要聲援自家老大。

“是的,速速退離,不要多管閑事!”

“童鶴師兄可不是那萬祖域的千虎可比!”

更多的人附和道,支援童鶴。

然而他們卻是未曾見到,那盤坐在巨鶴上面,背對着他們的童鶴,整個面色都是有點扭曲起來,這些王八蛋,不會是想要坑死他然後取代他的位置吧?

不過不待他掙扎着表示,那另外一個方向也是有着鋪天蓋地的光影破空而至,聲勢壯觀。

左丘青魚,綠蘿見到這般陣仗,不由得更為忐忑,這似乎又是一個不弱於那童鶴等人的龐大勢力,也不知道究竟是敵是友。

但好在的是,那波大部隊來到此處後的,並沒有對她們展露敵意,反而是一些身影出現在了她們的四周,源氣散髮出來,竟是將她們給保護住了。

木幽蘭來到兩女面前,露出溫和的笑容:“放心吧,沒事了,你們是周元元老的朋友,那我們天淵域就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左丘青魚與綠蘿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驚愕之意,周元如今是混元天天淵域的人嗎?而且看起來似乎還混得不錯?

半空中,秦蓮閃現而出,她盯着童鶴,道:“童鶴,你真是想要鬧得我們兩方兵刃相見嗎?”

秦蓮並不想跟御獸域鬧得不愉快,畢竟雙方關係還算是可以,當即苦口婆心的勸道:“你就當給我天淵域一個面子。”

秦蓮想着,若實在不行,她就乾脆付出點祖氣奇寶來交換得了。

“好的!”

不過她這些心中的話尚還未曾說完,那前方的童鶴終於是緩緩的吐了四個字出來。

“告辭!”

就在秦蓮還在愣神的時候,童鶴已經掉轉了巨鶴,然後狠狠的瞪了後方那些御獸域的弟子一眼,半句話都不肯多說,騎着巨鶴直接跑了。

那些御獸域的弟子有些錯愕,老大這氣勢怎麼前後有些不一樣啊,不過雖然納悶,但他們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秦蓮同樣是滿臉的愕然,她這還沒開始勸說呢,這童鶴怎麼就直接走了,真的有這麼給他們天淵域面子嗎?而且他離去的背影,怎麼看着有點狼狽倉惶啊?

不過不管怎麼樣,能夠和平解決,那當然是最好。

她轉過身,瞧着周元,有些無奈的數落道:“這童鶴還是很好說話的啊,你何必一來就跟人家對上?”

周元眨了眨眼,忍不住的一笑,他當然知曉其中緣由。

應該是七彩斬天葫的氣息太過的可怕了。

不過這種結果也讓得他極為的驚訝,他同樣沒想到七彩斬天葫的震懾力如此之強...

聖源術,名不虛傳啊。

他心中感嘆着,也是將身影自天空上落下,然後來到了左丘青魚,綠蘿身前。

“好了,沒事了。”

左丘青魚與綠蘿望着御獸域退去的大隊人馬,一時間還有些沒回過神來,那麼強大的勢力,竟然就這樣不聲不響的撤退了...

“哇,周元,你太帥了!”

綠蘿興奮激動的叫了起來,然後撲了上去,一把抱住周元的脖子,不過因為格外嬌小的緣故,她如同樹鼠一般的掛在他的身上甩來甩去。

左丘青魚那狹長桃花眸子也是驚異的盯着眼前的青年,一時間有些複雜難言的情緒。

那個當初與她們一同走出蒼茫大陸的少年,時隔多年後,似乎也是擁有了極大的成就。

而在左丘青魚心思轉動的時候,那被綠蘿環住脖子轉了幾圈的周元有些無奈的伸手將她抱住,然後目光也是投向前者,露出了笑容以及一絲的得意。

“是不是被我這一手英雄救美震懾住了?”

左丘青魚給他一個白眼,輕嗤一聲。

“切,比夭夭差遠啦!”

旋即她的唇角也是有着一抹笑意浮現出來。

周元,還是那個當年她們所熟悉的周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