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昏暗的夜空下,一道流光以驚人的速度掠過天際,其速度之快,直接是引起了音爆之聲,一道道氣浪擴散開來。

只是再快的速度,都無法掩飾那一絲驚惶之意。

這道流光,自然便是王玄陽。

此時的他,面色極為的慘白,渾身源氣也是起伏不定,處於一種極端紊亂失控的狀態。

“該死!該死!”

王玄陽面龐扭曲的不斷發出憤怒的咆哮,眼中的怨毒猶如實質一般,他怎麼都沒想到這一次他會損失如此慘重。

他為了脫困,自毀了一輪天陽,這想要再重新修煉回來,即便是在古源天這般寶地中,恐怕都得消耗他大量的精力。

而且,他還被蘇幼薇強行的掠奪了大量的源氣底蘊!

這近乎是在生生的從他身上刮肉。

這些損失極為的嚴重,原本王玄陽是想要在古源天內找尋機緣衝擊源嬰境,但如今可謂是希望徹底的破滅了...

現在的他,無疑是真正的虎落平陽。

不過,跟死亡隕落比起來,這些代價總歸是能夠接受的...

“周元,蘇幼薇!你們等着吧,等我恢復了實力,定要你們後悔!”

此時的王玄陽,如同發狂的野獸,不過他也明白現在自身狀態極差,恐怕隨便來一位底蘊超過十五億的人就能夠將他斬殺,所以他必須儘快的趕回萬祖域大本營。

回了大本營,借助着萬祖域的力量,想必就算是追擊而來的周元他們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王玄陽猩紅的眼瞳看了一眼遙遠的後方,他能夠感覺到那裡的天地間有數道源氣波動浮現,那是在全速追擊而來的周元等人。

“此處距離營地還極為遙遠,他們窮追不捨,我狀態不好,未必逃得掉。”

“而且...我身上說不得有他們留下的源氣烙印。”

王玄陽眼神閃爍,眼下他體內源氣無法徹底掌控,根本難以抹除身上潛藏的源氣烙印,所以他的位置很有可能被後面幾個人時刻的把握着。

他沉默了片刻,突然狠狠的一咬牙。

砰!

下一刻,他雙臂炸裂開來,鮮血流淌間,四截斷臂脫落。

四截斷臂之上,有雄渾的源氣包裹,然後便是化為四道血光對着不同的方向暴射而去。

而他本人,則是竭力的收斂源氣波動,悄然的低空前行,沒

入黑暗的山林間消失不見。

數分鐘後,周元四人的身影自天空上閃現而出。

周元微微感應,眉頭輕挑了一下,道:“源氣烙印被分為了四份,他應該是察覺到了什麼。”

“分開追吧,現在的他實力大降,並沒有什麼危險。”秦蓮提議道。

周元點點頭,道:“應該是斷臂求生一類的手段,想要混淆我們的視線,我們先分開追,若是發現目標錯誤的話,便原路探測而回。”

四人達成協議,便是化為流光各自掠空而去。

...

而當周元四人各自散去追擊的時候,在那一座山體中,王玄陽靜靜的躺着,渾身的源氣盡數的收斂,宛如死屍一般。

這般狀態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王玄陽那緊閉的眼目方纔睜開。

在他的感知中,那追擊而來的周元等人已經被調開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斷裂的雙臂,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他從未想過,他王玄陽竟然有一天會如此的狼狽。

不過,想要殺他王玄陽,你們還是嫩了點!

王玄陽冷哼一聲,他心念一動,胸口的血肉突然裂開,血肉中有一枚玉珠緩緩的升起。

他操控着源氣將玉珠捏碎,頓時有着幽香之氣在這山洞中瀰漫開來,其中竟然藏着一枚晶瑩渾圓的丹藥。

“雖然如今傷勢極重,但這“玄晶丹”是我在萬祖域內換取而來的療傷奇丹,應該能夠將一些傷勢修複,之後再潛藏一些時間,待得實力有所恢復,再回大本營。”

王玄陽望着眼前的救命丹藥,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旋即嘴一張,就要將其吞下。

不過,就當丹藥即將入口的那一瞬,王玄陽忽然震驚的發現丹藥懸浮在面前紋絲不動,不論他如何的催動,都是不入其嘴。

“沒想到王師兄你還能有這種靈丹妙藥。”一道淡笑聲,自黑暗的山洞中響起。

王玄陽渾身汗毛頓時倒豎起來,目光陰狠的投向那黑暗中:“誰?!”

黑暗中伸出一隻手掌,指尖一勾,那王玄陽面前的丹藥便是緩緩的飄飛而退,落在了那隻手掌中。

細微的腳步聲從黑暗中傳出,而當那道人影走出黑暗時,王玄陽的眼睛也是陡然瞪大,其中滿是震驚之色。

“你...趙牧神?!”

那走出黑暗中的人,赫然是萬祖域的趙牧神!

“是我,師兄。”趙牧神笑着

點點頭。

王玄陽眼神陡然陰沉下來,面色陰晴不定:“你怎麼會出現這裡?”

趙牧神指着掌心中的丹藥,道:“王師兄,你忘記了麽,這枚丹藥還是你吩咐我去幫你換取的啊,我在裡面暗藏了一些追蹤手段,所以才能夠找到你的位置。”

王玄陽心頭一顫,之前一些疑惑的地方此時猛的有了答案:“趙牧神,是你在算計我?!”

“也是你將我要對蘇幼薇出手的消息給了周元和冬葉?!”

王玄陽面龐陡然猙獰:“你好大的膽子!”

趙牧神淡淡的道:“其實連妖傀域的黎鑄,也都是我提醒你好幾次,你才去找來的...原本我還想着你們聯手,應該會是兩敗俱傷,最起碼也把他們殺了一兩個,可惜...你們太廢物了。”

王玄陽遍體生寒,原來從一開始,趙牧神就在算計於他。

“你為何要這麼做?!”

趙牧神眼神淡漠:“因為你是一個廢物,並不配成為萬祖域天陽境的領袖...當然,更多的原因,是我需要你成為我的墊腳石。”

“王師兄,我的潛力遠勝於你,如果你能夠捨棄自身助我一臂之力的話,我定然能夠超越周元!”

王玄陽暴怒道:“你做夢!”

“趙牧神,你敢對我出手,日後被大尊察覺,必然難逃懲處!”

趙牧神笑道:“所以我才設計了這一場局啊,所有人都會知曉你是周元所殺,怎會跟我有關係?”

他對着王玄陽緩緩的走近。

身軀上,有黑氣瀰漫出來。

王玄陽渾身顫抖,眼中有着恐懼流露出來:“趙師弟,你那饕之氣運只能吞噬氣運,可我並無氣運啊,你何必多此一舉?!”

趙牧神微笑道:“不,你錯了...那隻是正常情況罷了,可每隔數年時間,我這饕之氣運卻是能夠開啟一次完整的吞噬。”

他咧嘴一笑,露出白牙,在這黑暗山洞中顯得的森然。

“完整的吞噬...是將你的一切,都吞噬得乾乾凈凈。”

王玄陽眼中恐懼濃郁到了極致,他瘋狂的退後,斷臂處鮮血流淌出來。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黑氣自山洞中瀰漫,最後漸漸的化為一隻神秘獸影,獸影隱隱的發出古老的咆哮,黑氣如墨水般的侵蝕了王玄陽的身軀,最後將他徹底的覆蓋。

山洞內,也是變得死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