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巨人般的身軀在不斷的崩塌,煙塵橫掃,猶如是大沙爆一般,席卷整個山脈。

周元立於虛空,他望着崩塌的巨人,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旋即他眼神銳利的掃視着,巨人崩塌,那黎鑄必然也是遭受重創。

而在他的註視下,那巨人身軀中,突然有着一道黯淡的流光墜落而下,正是黎鑄。

此時的黎鑄,面色慘白,渾身源氣萎靡,那投向周元的目光中,充斥着濃濃的忌憚與難以置信,即便殘酷的事實就在眼前,可他依然不敢相信,他竟然被周元所打敗了。

“這家伙...”

黎鑄咬了咬牙,眼神複雜。

他目光轉向本命血傀儡處,只見得那裡蘇幼微已經開始將傀儡全面的壓制,這讓得他忍不住的有些惱火:“這一輩的天陽境怎麼都是如此的變態?!”

這周元也就罷了,為何那此前一直沒有什麼亮眼戰績的蘇幼微,竟然也是如此的難纏。

明明只是天陽境中期,卻是將他的本命血傀儡壓制,不然的話,以他的實力,若是再加上本命血傀儡的話,周元未必能夠將他重創。

不過他也明白,此時說這些都是毫無作用了,如今他已被重傷,若是繼續逗留,那周元恐怕並不會有任何的留情。

於是他單手結印。

咻!

他印法形成的時候,那遠處與蘇幼微交戰的血傀儡頓時暴射而退,龐大的身軀迅速的縮小,最後化為一道血紅珠子以驚人的速度破空而回,一頭鑽進了黎鑄掌心血肉中。

收回了血傀儡,黎鑄的身軀便是墜落而下,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濺起碎石煙塵。

唰!

周元那瀰漫著金光般的身影從天而降,一拳便是轟在了黎鑄墜落之處。

地面被他一拳轟裂,但周元眉頭卻是微微一挑:“跑了?”

他望着地面深坑中,那裡出現了一具破碎的傀儡,而黎鑄的真身卻是消失了。

顯然,這是黎鑄的脫身之法。

“溜得可真快。”周元淡笑一聲,不過他也沒興趣去追擊,畢竟說起來跟黎鑄的恩怨還沒那麼深,眼下最重要的,還是那王玄陽。

蘇幼微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周元身旁。

“殿下的實力可真是讓人望塵莫及,幼微拍馬都趕不上呢。”蘇幼微笑盈盈的道,那清澈明眸中,有着一點點小崇拜般的色彩。

周元白了她一眼,道:“你這妄自菲薄也太假了點。”

先前蘇幼微與那血傀儡纏鬥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可絲毫不弱,按照周元的估計,如果她戰鬥力全開的話,未必就會比混元天天陽榜上那些頂尖的強者弱多少。

“跟殿下比還是差一些的。”蘇幼微一本正經的商業互吹

,眼眸中卻是帶着笑意。

周元笑了笑,伸出拳頭。

蘇幼微也是笑吟吟的握緊小拳頭,伸出來與他碰了碰。

“合作愉快。”

“走吧,那邊還有一個更凶的。”周元目光看向遠處,那裡是王玄陽,冬葉,秦蓮他們的戰場。

而與黎鑄相比,那王玄陽顯然將會更為的棘手。

蘇幼微眸光也是投去,她遙望着王玄陽的身影,微微沉吟,突然低聲道:“殿下,我有個想法...”

她湊近周元,紅唇貼在其耳邊,悄聲說著什麼,帶來了陣陣令人心猿意馬的清香。

周元目不斜視,認真的聽完,然後眉頭就忍不住的一挑,有些驚疑的看向蘇幼微:“你確定?”

蘇幼微輕輕頷首。

周元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那就試試吧...”

...

當那巨人身軀開始崩塌的額時候,王玄陽的面色就變得格外的陰沉下來,因為他知道,黎鑄失手了,以那家伙的性子,接下來必然會直接逃離。

“真是小瞧了這位周元元老。”王玄陽眼神陰翳,眼中寒意流轉。

同時他隱隱的有點後悔,早知道不該這麼早就去招惹周元,最起碼應該等他先將蘇幼微,武瑤得手了再說,那個時候他的戰鬥力將會飛躍式的暴漲,就算對上關青龍他都不會懼怕。

那時再來收拾周元,不過翻手間的事情而已。

而且,也不會陷入眼下這種被圍攻的尷尬局面。

與王玄陽陰翳的心情不同,此時那冬葉與秦蓮,則是面容上滿是驚喜。

即便是秦蓮,都對這個結果感到格外的震驚,畢竟此前周元與她切磋時顯露的實力並沒有現在這麼強,顯然,周元也有所隱藏。

冬葉則是眼眸有些複雜,如果說此前周元即便打敗了萬祖域的千虎也未曾讓得她太過重視的話,那麼如今當周元打敗黎鑄後,她也就不得不將他的位置真正的提到了與他們相同的層次。

不過總體而言,冬葉心中更多的是喜意,畢竟跟周元比起來,這王玄陽才是真正令人厭惡的大敵。

冬葉與秦蓮對視一眼,下一瞬,凌厲強悍的源氣爆發而起,那連綿的攻勢直接對着王玄陽籠罩而去。

眼下只要將王玄陽拖住,等到周元來支援,她們這邊的局面應該就會漸漸的有所扭轉。

王玄陽身形如鬼魅般的避開了兩女的攻勢,淡淡的道:“你們就真以為他來了能夠改變什麼嗎?”

然而兩女皆是未曾理會,攻勢更為的狂猛。

王玄陽則是不斷的閃避,同時語氣淡漠的道:“與你們墨跡半天,我也有些煩了。”

“原本是想等着黎鑄將周元解決,在欣賞到你們的那種絕望後再出手,但眼下來看,你們是迫不及待了。”

當他說著話的時候,他的袖袍也是開始劇烈的鼓動起來,其內有恐怖的源氣波動在迅速的匯聚,引得空間震蕩,虛空生雷。

冬葉與秦蓮也是察覺到那種危險的氣息,當即面色一變,身影不約而同的暴退,同時周身源氣催動到極致。

她們知曉,這必然是王玄陽醞釀許久的手段。

“現在想撤,恐怕太晚了。”王玄陽輕笑一聲,袖袍一抬,只見得其中有黑白之光噴薄而出。

“陰陽二氣環。”

那兩道黑白之光,形成了兩道黑白光環,光環一閃便是破碎了虛空,再度出現時,已至秦蓮,冬葉的周身。

黑白光環緩緩的收縮,猶如是凝固了空間,讓得兩女無法逃離。

秦蓮,冬葉兩人面色皆是大變,瘋狂的催動體內的源氣,與那黑白光環形成僵持。

她們知曉,一旦讓得那黑白光環觸及肉身,她們將會被徹底的困住,淪為魚肉。

王玄陽望着兩女,嘴角有着玩味的笑容浮現:“你們兩人也算是極品了,待得我擒了那蘇幼微,也可陪你們玩玩。”

聽得他這般污言穢語,冬葉與秦蓮皆是俏臉鐵青,眼神噴火。

王玄陽卻是並不搭理,他偏過頭望着遠處,那裡一道金光身影正以驚人的速度破空而來,他輕笑一聲:“眼下困住你們的時候,你們也可以看看我是如何將你們這位救星抹殺。”

他緩緩的抬起手掌,雙指並曲。

只見得指尖上,有着黑白紋路凝聚而成,直接是將雙指化為黑白兩色,深邃詭異。

一股極端危險的波動自其雙指間散髮出來,附近的虛空都是在震顫。

“這是...”

冬葉,秦蓮見到這一幕,眼瞳頓時一縮。

“陰陽奪生指!”

這是王玄陽的殺招之一,先前她們與其纏鬥時,便是在留着心思應對,據說這是王玄陽所修煉諸多源術中,殺傷力能夠排名第一的攻擊手段。

顯然,這王玄陽醞釀這一招許久了,就在等待着發動時機。

而他,將其留給了趕來支援的周元!

“周元,躲開!”

秦蓮厲聲大喝。

“晚了。”

王玄陽淡淡一笑,黑白指尖一顫,下一瞬,一道充滿着毀滅氣息的黑白光束,便是這樣自其指尖暴射而出,直射遠處破空而來的周元。

黑白光束過處,連虛空都是被撕裂出一道痕跡。

“去死吧。”

王玄陽輕聲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