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周元最後一個字落下時,天元筆那“晉升”之紋也是在此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那光芒之強,遠超之前的任何一次。

周元體內的源氣底蘊,也是伴隨着“晉升”的催動, 開始以驚人的幅度暴漲起來。

而當周元的源氣底蘊抵達二十三億層次的時候,讓得黎鑄面色劇變的事情發生了,因為那種暴漲並沒有任何減弱的跡象,依舊還在凶猛的爆發。

二十四億!

二十五億!

隨着周元的源氣底蘊提升到二十五億左右的程度時,那種增幅方纔漸漸的變得平緩下來。

此時的周元,手持天元筆,衣袍鼓動,那自其體內散髮出來的驚人威壓,直接是引得大地不斷的龜裂。

他抬起頭來,望着那在夜色下麵色極為陰沉的黎鑄,咧嘴一笑:“現在可還滿意了?”

此前他與秦蓮切磋時,都是未曾將晉升的力量催動到極致,因為那沒必要,畢竟秦蓮也不是敵人,所以眼下,這應該算是周元在踏入天陽境中期後,第一次將“晉升”的力量催動到極致。

這無疑是給黎鑄帶來了不小的“驚喜”。

“原來這才是你的底氣。”黎鑄眼神陰翳,誰能想到,周元竟然會隱藏得如此之深。

“先前我便說過了,早點離開,一切都可當做沒發生。”周元道。

然而黎鑄冷笑一聲,他身為妖傀域天陽境的第一人,自然也是傲氣不小,寒聲道:“二十五億源氣底蘊又如何,也不過只是跟我達到相同的水平線而已,最後結果如何,還是得做過一場才知曉!”

他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袖袍一揮,有諸多珠子暴射而出,旋即迎風暴漲,化為十數頭傀儡巨獸。

這些巨獸皆是凶氣逼人,森森目光鎖定周元。

吼!

下一瞬,十數頭傀儡巨獸對着周元撲殺而去。

周元見狀,淡笑一聲,手掌抬起,一顆銀色圓球出現,圓球如液體般的蠕動開來,迅速的化為了一道與他一模一樣的銀色身影。

“解決掉它們。”周元吩咐道。

銀影接到命令,身影頓時化為一道銀色閃電般暴掠而出,在掠出的時候,它那銀色身軀上,有着赤紅的光紋浮現出來,一股熾熱暴戾的氣息隨之爆發。

大炎魔!

砰!

銀影衝進傀儡群中,銀光閃爍,銀拳化為殘影,直接是將那一頭頭戰鬥力強橫的傀儡巨獸硬生生的轟飛開來。

那黎鑄見到這一幕,面色倒是忍不住的一驚,眼神驚疑的望着那銀色身影,他可是很清楚自己那些傀儡巨獸的力量,而且傀儡悍不畏死,那凶狠的攻勢就算是面對着一些頂尖的天陽境後期,都會令得後者有些束手束腳。

可眼下那不知道為何物的銀色人影,卻反而比起他這些傀儡巨獸還要更

為的凶悍,那大開大合的硬碰姿態,似是完全不擔心自身將會受到損害。

“這小子,手段還真是不少!”

“咻!”

而就在此時,黎鑄面前虛空突然撕裂,一點寒芒破空而至,白金源氣在其後相隨,滾滾涌動間宛如白金巨龍翻滾。

“這個時候,還能分神嗎?”周元那笑聲隨着寒芒響起。

磅礴攻勢席卷而至,黎鑄面色一沉,只見得他手掌一抖,一柄金傘出現在手中,傘面張開,其上有源氣光澤流動,宛如盾牌般的抵擋在面前。

鐺!

雪白毫毛筆尖點在了傘面中央,有火花濺射,磅礴的白金源氣衝擊而至,將那傘面震得蕩漾出劇烈漣漪,不過更多的源氣,卻是順着傘面的旋轉被彈射而出。

顯然,這黎鑄手中的金傘,也是一柄頂尖天源兵,能夠化解一些攻來的力量。

唰!唰!

周元面色不變,手腕一抖,那筆尖便是化為無數殘影宛如暴雨般的傾瀉而下。

磅礴攻勢將虛空都是撕裂,刺耳的破空聲在夜空中響起。

黎鑄冷哼,怡然不懼,手中金傘也是暴刺而出。

虛空中,無數殘影碰撞。

短短數息間,卻是交鋒了數百回合。

而在這種硬碰硬中,那黎鑄的面色卻是漸漸的變得有些陰沉起來,因為他發現在這種硬碰中,他竟然開始感覺到了一些壓力。

明明雙方的源氣底蘊幾乎是處於同等的層次。

但周元的每一道攻勢,卻是要比他更為的凌厲與霸道。

“這家伙的源氣...難道是八品源氣嗎?”黎鑄死死的盯着那自周元身軀上升騰而起的白金色源氣,從那上面,他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他們妖傀域的功法一脈相承,最頂尖的自然也有八品品階,但這種等級的功法,需要極大的貢獻,而他黎鑄努力這麼多年,如今所修也還只是七品頂尖的源氣。

周元的源氣能夠對他造成壓制,顯然是因為源氣品階超過了他。

鐺!

筆尖與傘尖碰撞,兩股驚人的源氣對沖,那片虛空都是被震裂,兩道身影皆是倒射而退。

周元手中天元筆斜指地面,他腳掌一跺,只見得白金源氣自天靈蓋衝天而起,宛如滾滾雲霧。

“天龍爪!”

白金源氣匯聚成形,直接是化為一隻巨大無比的龍爪,狠狠的拍下。

那龍爪之上,滿是白金龍鱗,耀耀生輝。

“妖傀之影!”

黎鑄也是厲喝出聲,磅礴源氣席卷,隱隱的在其身後化為巨型虛影,虛影一掌拍出,那掌間猶如是有着無數傀儡在蠕動,嘶嘯。

砰!

兩者硬憾,源氣衝擊波肆虐,附近的林海直接是成片成片的被夷為平地。

然而此番硬碰後,那黎鑄面色愈發的陰沉,因為他發現幾次交鋒下來,他竟然並沒有占到任何的優勢,這令得他有些難以接受。

此前的話,這黎鑄內心深處終歸是對周元有些俯視的,畢竟後者對於他來說只能算做後 進之輩,他黎鑄當年在混元天聲名鵲起的時候,這周元還不知道在什麼角落裡呢!

可如今交手下來,這個後 進之輩卻是讓得他有些難堪。

這是內心傲氣的黎鑄難以接受的。

“我今日倒是不信,我黎鑄竟然會制不住你這一個後 進小輩!”

黎鑄眼中有凶光閃爍,他臉龐上划過果決之色,他身影一動,直接是出現在了虛空上,雙手結印,只見得掌心間出現了兩道妖異紋路,其中有玄光綻放,旋即掌印猛的觸攏。

“妖傀**!”

當他那咆哮聲響徹天地時,只見得大地震動,無數岩石,大樹被吸扯上空,最後化為粉末紛紛的對着黎鑄匯聚而去。

同時匯聚而來的,還有着天地間磅礴浩瀚的源氣。

於是,短短十數息的時間,黎鑄的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具千丈龐大的巨人傀儡身軀,在那傀儡身軀錶面,有無數古老的紋路若隱若現。

巨影吞吐之間,風雷陣陣。

一股極為驚人的源氣風暴以其源點爆發開來,橫掃四方。

周元也是仰頭望着這巨影,面色微微顯得凝重。

“周元,管你天賦何等卓越,但現在這天陽境,還輪不到你這等後 進小輩在我們這些老牌天陽面前來撒野!”

“給我滾!”

黎鑄的咆哮聲如雷鳴般的響徹,下一刻,他抬起巨腳,只見得腳底有無數光紋浮現出來,最後轟然踏下,那一踏,虛空崩裂,下方的一片片山脈,都是在開始塌陷,裂開。

黎鑄這一腳的威能,即便是那些同為天陽榜之上的頂尖人物,都不敢有絲毫的輕怠。

遠處那更為激烈的戰場中。

王玄陽手中陰陽玉扇扇動,刮出黑白颶風不斷的與秦蓮,冬葉凶悍對轟,引得天地間風嘯不斷。

而此時他們也是見到了遠處那巨大的動靜。

王玄陽望着那天地間巨大的傀儡身影,頓時忍不住的一笑,道:“這周元倒是有些本事啊,竟然能夠將黎鑄這般手段都逼出來,據我所知,那可是他為了你們所準備的。”

“看來那周元情況要有些不妙了啊。”他似笑非笑。

秦蓮與冬葉皆是沒有說話,她們的眸光瞟了遠處一眼,旋即攻勢更為的猛烈了。

只是,那眼眸深處皆是有着一些凝重與擔憂浮現出來。

若是周元那裡抵擋不住的話,整個局面,可就將會變得有些麻煩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