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鑄的突然出現,顯然是打亂了周元他們圍剿王玄陽的計劃。

黎鑄在混元天天陽榜上的排名,位居第七,剛好是處於秦蓮之後,實力不容小覷。

冬葉眉尖微蹙,旋即她看了周元一眼,道:“你不會拖後腿的吧?”

若是周元真被黎鑄給擒住了,那秦蓮必然也會投鼠忌器,那麼今日的局面反而將會對他們極為的不利。

面對着冬葉那質疑的眼神,周元並未回答,反問道:“你們兩人對付王玄陽,能行嗎?”

雖說冬葉在那天陽榜上排名第三,秦蓮第六,看上去與王玄陽相差無幾,但周元卻是明白,王玄陽絕對不簡單。

冬葉與秦蓮對視一眼,也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一抹凝重,這王玄陽行事手段雖然讓人厭惡,但也不得不說,他的實力無可挑剔。

他們那一輩的天陽境,也只有王玄陽能夠對關青龍造成一點威脅。

從這一點上就足以證明王玄陽的強橫。

所以即便眼下兩人聯手,但卻依舊不敢說有着絕對的勝算。

見到兩女的神色,周元也是抿了抿嘴,看來這兩人還不保險,如此只能到時候儘快的解決掉黎鑄後去支援了。

唰!

而此時,那王玄陽笑眯眯的看了周元一眼,那眼神深處滿是森冷之意,旋即他的身影便是衝天而起,對着遠處疾掠而去。

“黎鑄,他就交給你了。”

他身影一動,冬葉與秦蓮也是瞬間爆發源氣追擊上去。

十數息後,遠處便是有着恐怖的源氣風暴肆虐開來,整個大地都是在劇烈的震動着。

三人顯然已經開始交手。

恐怖的源氣將整片山脈都是在迅速的撕裂。

黎鑄並未看向那邊的戰鬥,而是望着周元笑道:“聽說在九域大會上,徐暝那家伙在你手裡吃了大虧?”

周元盯着黎鑄,道:“如果你不想重蹈覆轍的話,我建議你此時離開,我們都會當做沒看見過你。”

黎鑄笑着搖搖頭,那看向周元的視線中明顯的帶着一點輕蔑與嘲弄。

“怎麼?周元元老想要用言語退敵嗎?”

“不過可惜,你這元老之威,對於其他域的人,似乎並沒有什麼作用。”

黎鑄的體內,開始有着驚人的源氣波動散髮出來,三輪琉璃天陽在其身後若隱若現,源氣威壓橫掃開來,附近的一顆顆冰樹直接是崩塌,化為冰晶飄舞。

二十三億源氣底蘊!

黎鑄一齣手,便是將自身源氣底蘊顯露,這個底蘊,也就只比秦蓮差上少許。

黎鑄微微偏頭,道:“之前見你和千虎戰鬥時,你便是將自身的源氣底蘊暴漲到了二十三億吧?倒還真是厲害,如果等你有朝一日踏入天陽境後期,恐怕真是唯有關青龍能夠壓制你。”

“不過可惜,就怕你沒有那種機會了。”

黎鑄雙手在身前閃電般的結印,下一刻,只見得他手腕上的一串串珠鏈竟然是詭異的融入於他的血肉中,緊接着他的源氣底蘊猛然暴漲。

二十三億五千萬...二十四...最終穩定在了二十五億的層次。

顯然,黎鑄也是施展出了某種秘法增幅源氣底蘊。

二十五億源氣強度爆發,附近的地面都是在開裂,黎鑄立於樹頂,俯視周元,淡淡的道:“你潛力再大,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至少現在,你可沒資格在我面前耍橫。”

周元雙目微眯,這些天陽榜上的人物,果然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那千虎與眼前的黎鑄比起來,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你以為這就是我所有的底牌嗎?不,你想錯了。”

在將自身源氣底蘊毫無保留的展現出來後,黎鑄卻並沒有停手,反而是帶着一些憐憫的盯着周元:“那天陽榜的排名已經很久沒有變化了,那隻是因為我並未將所有實力暴露出來,以我如今的底牌,就算是秦蓮,恐怕都不一定壓制得住我了。”

他緩緩的抬起手掌,只見得掌心中的血肉忽然的裂開,鮮血流淌下來,一顆不知何種材質的血紅珠子,從其血肉中滾落出來。

嗡!

那血紅珠子迎風暴漲,宛如一團血肉在不斷的蠕動,擴張,短短數息之後,便是化為一座約莫十數丈左右的血紅巨人。



人吞吐着血紅的霧氣,身軀上滿是複雜的紋路,而且最令得人震驚的是,這血紅巨人體內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也是足足達到了二十三億的程度!

周元望着那座血紅巨人,眼神也是忍不住的一凝,他自然看得出來,這應該是一座傀儡,只是能夠擁有着如此源氣強度的傀儡,還真是不多見。

“此為我妖傀域的本命血傀,我於血肉間蘊養多年,如今也總算是具備了一些戰鬥力。”

黎鑄笑吟吟的道:“你說,憑你的實力,怎麼跟我和這座本命血傀鬥?”

周元輕輕點頭,難怪這黎鑄信心這麼足,憑他自身的力量,再加上本命傀儡,就算對上秦蓮,那也算是不遑多讓了。

“你本身實力就不及我,如今我這裡還能二打一,你說你怎麼辦?”黎鑄嘆息一聲,看向周元的眼神都是有些同情。

望着黎鑄那裝模作樣的模樣,周元倒是忍不住的一笑,道:“誰告訴你,這...”

“誰告訴你,你就是二打一的?”

周元愣住,因為這話可不是他說的,於是他轉過頭,便是見到身後一道倩影亭亭玉立,那修長窈窕的身姿以及巧笑焉熙的臉頰,不是蘇幼薇又是何人。

蘇幼薇衝著周元眨了眨美眸,有些俏皮的道:“殿下,眼下這裡沒有其他人,你應該不會介意我會搶你一些風頭吧?”

她微微側頭,纖細玉指指着虛空上那血紅傀儡,笑嘻嘻的道:“我不打擾你去跟他玩,不過這個傀儡,就交給我來幫你對付吧!”

周元望着蘇幼薇,後者明眸望着他,眼眸中跳動着一些希冀與期待之色。

她在期待着能夠和他並肩作戰...因為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再體驗過那種感覺了。

望着那張跟當年相比,出落得愈發清麗絕美的容顏,當年在那大周城內的諸多回憶,也是自周元的心中涌出,帶來了陣陣的暖流。

於是他笑了笑,輕輕點頭。

“要不要試試看誰先解決掉各自的目標?”

蘇幼薇那清澈動人的眸子在這夜色中猛的變得明亮動人起來,唇角的笑意也是如鮮花般忍不住的盛放開來,她用力的點頭。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