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敞通透的山洞內,兩道模樣相同的人影對立,只是一人皮膚白皙,一人通體銀色。

周元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銀色人影,好半晌後,方纔壓制着心中的驚愕,他能夠感覺到眼前的銀色人影跟他之間有着一種似是無法斬斷般的特殊聯繫。

他甚至覺得,眼前的銀色人影,就是他的一部分一般。

有點類似...某種身外化身般的存在。

以前的銀影,只能形成銀色戰甲一般的覆蓋周元身軀為他增幅力量,可現在的它,卻是能夠獨立出來...

從某種程度來說,它現在就像是一個擁有着十億源氣底蘊的天陽境強者,只不過些特殊罷了。

“銀影?”周元試探的叫了一聲。

眼前的銀色人影身軀不動,似是極為的僵硬,但那銀色般的眼珠卻是微微動了動,有着許些靈性的光澤閃現出來。

“活動一下。”周元再度發出命令。

銀影緩緩的邁起腳掌,然後有些僵硬的在這山洞中走動了起來,與此同時,它還在周元的指示下運轉源氣,一拳拳的將那洞壁轟出深深的大坑。

它完全不知疲倦,不知痛疼,也不知生死。

隨着活動的加快,它的僵硬感也是徹底的散去,最後變得如人身般的靈活。

周元饒有興緻的指揮着,旋即他很快的發現,銀影的軀體似乎極為的強橫,而且它擁有着極為強大的恢復力,光以肉身的強度來看,它不見得就比周元弱。

不過銀影也有着缺陷,它並沒有任何其他的作戰手段。

這讓得周元有些不滿意,如同他們這些修煉者,源氣只是戰鬥力的基礎,而想要將這些源氣的力量完全甚至成倍的發揮出來,那就需要依靠源術的威能。

銀影如果沒有源術的話,其戰鬥力還是比較堪憂的,甚至,有點類似古源天那些沒有靈智,空有肉身力量的古獸...

這似乎還不如直接化為戰甲覆蓋他的身體,起碼那樣還能夠給周元帶來力量的增幅。

而就在周元心中這般想着的時候,他卻是忽然感覺到一道細微的波動傳來。

那是銀影所傳來的...

周元仔細的感應着那波動內所蘊含的信息,那信息非常的模糊,但他還是勉強的感應了出來,那是...

“...教?”

“教什麼?”周元滿臉的愕然,片刻後,猛的不可思議的看着銀影:“難道是教你源術?!”

銀影緩緩的來到周元面前,伸出了雙

掌。

周元沉吟了一下,也是伸出手掌,與其銀色手掌對碰。

對碰的瞬間,周元能夠感覺到他的感知直接是蔓延進入了銀影體內,那一刻,他感應到了銀影體內的諸多玄妙,他甚至感覺到了銀影體內有着他的一道源氣烙印,這應該是因為銀影在他的體內蘊養多年而所產生的。

這源氣烙印太過的深刻,無法抹除。

這代表着周元只需要一念之間,甚至就能夠將銀影從內到外的徹底摧毀。

再然後,周元感覺到了銀影體內的某處,仿佛是存在着一道玄妙的空竅。

感應着那道空竅,周元心中產生了一些明悟,這裡,似乎是能夠裝盛源術。

周元沉吟片刻,突然心中感悟着“大炎魔”的修煉之法。

這一瞬,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體內有着某種熱流涌入銀影體內,最後在那空竅之內匯聚。

一炷香後。

那原本透明般的空竅,竟是變得赤紅起來,那些如岩漿般的赤紅交織,形成了諸多古老複雜的紋路。

周元睜開眼睛,眼露期待的望着眼前的銀影。

“銀影,催動...大炎魔!”

銀影退後一步,它那銀色眼睛閉攏,下一瞬猛的睜開,只見得那銀瞳直接是化為赤紅之色,而在它那銀色身軀上面,也是有着如熔漿般的赤紋顯露出來,一股熾熱狂暴的波動爆發而起。

赫然是大炎魔!

周元倒吸了一口冷氣,眼睛都是在放光,原來這才是現在的銀影最強大的地方!

它居然能夠從他這裡以近乎複製般的方式,最快的修成他所學成的源術!

如此一來,它幾乎是與人類無疑,而且它還有着肉身強大並且恢復極快的優勢。

而現在的它還修行了大炎魔這般煉體源術,所以若是要純粹的比拼肉身的話,周元感覺恐怕連他都不一定能夠比得上銀影抗揍。

最可怕的是,在周元的感知中,他發現銀影的空竅,還能夠隨着一次次的進化變得更多,那個時候,周元如果再將他所修行的強大源術都賦予它,那麼可想而知這個助力將會是何等的驚人。

以後與人交手,他搖身一晃,就變成二打一,倒是占盡了優勢。

十億的源氣底蘊在如今周元所面對的諸多對手中也算是比較弱了,但沒關係,隨着吞噬的祖氣奇寶越來越多,銀影的源氣底蘊也是有着巨大的提升空間。

周元眼中滿是狂喜,銀影的這一次蛻變,無疑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

驚喜,那些祖氣奇寶真是沒白喂!

他讓得銀影散去大炎魔,又是感應了一下它的體內。

“咦,空竅內的赤光和赤紋變弱了一些...”

周元突然驚咦一聲,旋即撓了撓頭,這意思是說銀影從他這裡得來的源術其實是消耗性質的?一旦次數過多就會直接消失?而徹底消失後,就還得周元再補充一次?

“倒也不算是太大的問題。”

雖說這帶來了一點缺陷,但周元倒並未過於的失望,這種消耗性才算是正常,不然他這裡辛辛苦苦修煉而來的源術,真的能夠平白就賦予給銀影,那也實在是過於不可思議了。

或許,未來等銀影真正的成為了聖寶的時候,它才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吧。

周元眼中全是滿足的笑意,銀影跟隨着他許多年,如今總算是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不過想到此處,他突然怔了怔,銀影的這種變化,會不會跟夭夭有關係?

當初夭夭可一直是在研究銀影來着,其中很多地方,也是她做了進一步的改變。

或許其他人沒有這種能力,但以夭夭神秘莫測的手段,周元覺得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夭夭...”

周元眼光低沉下來,這些年來,不知道夭夭給了他多少的幫助與扶持,若非是她的話,他周元恐怕不一定就有如今的成就。

而也是為了他,夭夭方纔會被重創,沉睡至今。

他欠了夭夭太多。

“放心吧,等我在這古源天內找尋到祖龍血肉,就能夠讓你蘇醒過來了。”周元手掌緩緩的握緊,眼神堅定。

而在此時,洞口處忽然有着腳步聲響起。

周元袖袍一揮,只見得一旁的銀影便是溶解開來,化為銀色液體落在他的掌心,迅速的鑽進體內消失不見。

周元目光投向洞口處,只見得秦蓮快步而來。

“發生什麼事了嗎?”周元瞧得秦蓮的臉頰似是有着疑惑,開口問道。

秦蓮走上前來,遞過來一樣東西,那似乎是一捲皮紙:“先前有人偷偷將此物給了我們的人,上面寫着是交給你的。”

周元聞言,也是有些奇怪,他接過皮紙,以源氣將其包裹,在並未察覺到什麼異常後,方纔將它緩緩的展開,其中並沒有任何東西,只有着一行字跡。

但就是這些字跡,讓得周元瞳孔微微一縮,眼瞳深處有殺意升起。

“王玄陽將於近日對蘇幼微出手,奪其陰元,令陰陽桃花扇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