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光圖懸空,宛如光影折射,而其中那十四塊縈繞着黃雲般祖氣的地域,則是成為了此時所有人眼中的焦點。

當其他各方勢力緩緩退後,讓出場地時,那九域的頂尖強者身上,則是開始有着若有若無的源氣威壓散髮出來。

下一瞬。

幾乎九域的頂尖強者同時出手!

關青龍,王玄陽,冬葉等人體內有驚天般源氣爆發,宛如巨大狼煙衝天而起。

他們的身影如電般射出,不過卻並未碰在一起,而是極有默契的分散而開,直接是各自射向了一塊中級祖氣地域。

而他們的這種選擇,也並沒有出乎各方勢力的意外,所以他們的目光只是一瞟,便是轉開,因為真正會出現爭奪的,將會是那多餘出來的五塊中級地域。

他們的等待也並沒有持續多久。

武神域處,在繼關青龍出手後,一道白影突然疾射而出,那是一名身穿白色修煉勁裝的女子,女子容顏秀麗,身姿窈窕,看上去小家碧玉般,可當其出手時,卻是惹得諸多天陽境中的頂尖人物眼神都是一凜。

那是武神域的白楚楚!

僅次於關青龍的存在。

她身影一動,直接沖向了一塊中級祖氣地域。

而也就是在同一刻,其他八域之中,皆是有着八道身影衝天而起,磅礴源氣如風暴般肆虐。

“白楚楚,想要拿走這一塊地域,還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就在白楚楚伸手轉向那光芒地圖時,一道如雷般的暴喝響徹而起,只見得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她身前,一掌拍出。

那一掌之下,有血海翻滾,所過之處,一切皆被淹沒,聲勢駭人。

那出手攔截者,乃是一名紅袍男子,面龐冷冽,正是血海域的二號人物,名為朱赤煉。

面對着朱赤練的攔截,那白楚楚只是一聲輕笑,纖細小手反手拍出,只見得那小手竟是呈現玉化般的跡象,宛如溫潤白玉,泛着流光。

白玉小手看似精緻漂亮,但當其揮下時,連虛空都是劇烈的震蕩起來,隱有尖銳破風聲響徹。

砰!

白楚楚與那朱赤練硬碰一記,頓時源氣衝擊波爆發開來,只見虛空蹦碎,不過那白楚楚嬌小的身影只是一頓,而反觀那朱赤練卻是被震得倒射而退。

白楚楚頭頂上有淡淡的血氣升騰起來,她淡笑道:“朱赤練,你這血海通天掌火候比起你師兄還差一截呢。”

那被震退的朱赤練面色凝重,他的掌心上有玉光侵蝕,正不斷的將他手臂化為玉石,於是他只能狠狠的瞪了白楚楚一眼,然後運轉源氣化解着侵入體內的白玉源氣。

白楚楚一笑,沒有再理會他,直接是伸手一招,便是將那一道中級地域的地圖碎片抓進手中,成為了

第一個奪得地圖的九域二號人物。

兩人的交手,都是電光火石,而在同時間,其他數道身影也是飛撲向餘下的四道地圖碎片,顯然他們都沒有打算去招惹那個看似人畜無害,實則格外危險的白楚楚。

而也就是在此時,諸多的視線註意到了那從天淵域隊伍衝出來的人影,當即有驚呼聲響起。

“竟然還真的派出了周元?!”

“天淵域這是沒人了嗎?!”

“或許是這位便宜元老想要出點風頭?”

“就怕是來錯了地方!”

“......”

在那諸多竊笑聲中,周元神色倒是平淡,他的眼角瞟了一眼那白楚楚的方向,眼中有些驚訝,先前後者與朱赤練交手時所散髮出來的氣息,可是極其的不弱。

不過他暫時也沒打算去與那白楚楚為敵,而是身形化為陰影,再度出現時已出現在一道地圖碎片之前,然後就要伸手搶奪。

“哪來的廢物,這也是你能染指的東西?!”

而就當他伸手奪去的那一瞬,一道充斥着戾氣的獰笑聲便是自頭頂之上響徹起來。

“是萬祖域的千虎!”

“他果然對周元出手了!”

這一幕頓時引起了諸多的關註。

轟!

那出現在周元上方的,正是萬祖域的千虎,他眼神森然的盯着周元,宛如一頭噬人猛虎,他一句話落下,也是沒有任何的客氣,猛的張嘴,只見得一股凶煞無比的暗紅源氣自其體內瀰漫出來,竟是在其頭顱處形成了一顆巨大凶殘的虎首!

虎嘴張開血盆大口,

吼!

只見得一股凶煞無比的源氣自千虎體內爆發,那源氣暗紅,其中隱隱有着無數巨虎咆哮,虎嘯震動天地,讓人神魂震顫。

“虎魔嘯!”

肉眼可見般的虎嘯音波,裹挾着能夠震碎神魂的力量,直接對着周元狂暴的肆虐而去。

這千虎的虎魔嘯,霸道無匹,若是被擊中,連神魂都會被轟碎,而即便硬抗了下來,也會出現片刻的停滯,而那個瞬間,就是千虎更為致命的攻勢籠罩來的時候了。

這是千虎慣用的手段,以往不知道多少敵人因此命喪其手。

轟!

呼嘯音波直接以迅雷之勢轟中周元,後者的身軀頓時僵直下來,猶如被虎嘯所震懾。

千虎本就醜陋般的臉龐在此時變得更為的猙獰了:“什麼狗屁元老?就這點能耐,天淵域真是愈發的不堪了!”

千虎身後,三輪琉璃天陽現出,那一瞬,有強悍的源氣威壓鋪天蓋地的散髮開來,甚至是引得其他那些正在激戰的各域二號人物都是投目看來。

二十一億源氣底蘊!

連那白楚楚都是妙目看來,自語道:“這醜虎的實力又提升了啊,竟然達到這種程度...”

二十一億的源氣底蘊,即便是她應對起來都是得費一些手腳了。

“那天淵域的元老,就這點本事嗎?”那周元如此輕易的就被千虎虎嘯所震懾,這般行為,實在是跟大尊親傳弟子這個身份有些不匹配。

轟!

二十一億的源氣底蘊爆發,那千虎大手一握,只見得暗紅源氣匯聚而來,直接是化為了一柄巨錘,其上銘刻着諸多凶虎紋路。

猶如虎魔癲狂,吞天滅地。

“小聖術,虎魔亂披風!”

這千虎一齣手便是凶悍無匹的殺招,顯然沒打算讓周元有任何的反擊機會,只見得那巨錘砸下,空間都是在錘下破裂開來。

無數道視線隱隱帶着驚駭之色,即便是隔着如此距離,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千虎這般殺招的凶悍。

“這千虎好狠,這是打算一擊轟殺周元啊!”

不遠處的半空中,秦蓮眸光望向那邊的交鋒,當她見到千虎那種狂暴攻勢時,眸光也是微微一閃。

不過不待她有什麼動靜,秦蓮便是感覺到一道令人心悸的殺機將她鎖定。

眸光一抬,就見到了那王玄陽一手握着一塊地圖碎片,手中黑白玉扇輕輕扇動,目光輕挑的看來:“秦蓮,我奉勸你還是別亂出手,否則可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秦蓮瞧得他這幅好整以暇,似是勝券在握的模樣,唇角卻是掀起一抹譏誚之色。

她淡淡的道:“王玄陽,有時候這人的臉要主動的湊過來,可就真怪不得人要踩了。”

王玄陽手中黑白玉扇輕輕一頓,眼目微眯的盯着秦蓮:“你似乎對那周元很有信心?”

秦蓮卻是沒再搭理他,只是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那雷霆重鎚轟然落下處。

王玄陽面無表情,漠然道:“虛張聲勢。”

轟!

而也就是在那各方強者的註視下,那如虎魔握錘砸碎山嶽般的攻勢,便是以一種無可阻擋之勢,當頭對着周元所在狠狠的轟下。

錘影籠罩下來,而千虎卻是猛然發現,那周元凝滯的身形似乎是一動,後者緩緩抬頭,看似獃滯的雙眼,卻是帶着一種冷漠之色,淡淡的註視着他。

在這般註視下,千虎心中突然有着一股無邊寒意攀爬而出。

這股寒意令得他有些驚疑,但旋即眼中凶氣升騰,硬生生將那股寒意壓制下去。

“區區一個天陽境中期,裝神弄鬼!”

“今日誰也救不了你,給我死!”

暴戾咆哮中,重鎚轟然砸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