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當一道道磅礴的源氣灌註觀氣台頂端那白玉鏡後,一道璀璨的光柱頓時衝天而起,光耀四方。

光柱衝起,足足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這比起第一次時無疑是要久上許多,不過這也說明此次白玉鏡的探測,將會更為的清晰與龐大...

在諸多目光望眼欲穿的註視下,光芒終於是倒捲而回,最後落入白玉鏡內。

咻!

下一瞬間,忽有磅礴的光芒席卷而出,直接是在那半空中形成了一幅巨大無比的光芒地圖,那地圖之中的山嶽河流比起上一次更為的明顯,而且其中一些地方的祖氣流淌也是更為濃郁!

不過當眾人的視線匯聚那地圖中時,突然間爆發出響亮的嘩然聲。

因為他們見到,這一次在那地圖上,竟是有着十四塊地域處,縈繞着相當驚人的祖氣。

那種祖氣之濃郁,仿佛是淡淡的黃雲,將那片地域所籠罩。

望着這十四片地域,就連關青龍,王玄陽,冬葉這些頂尖強者都是在愣了一下後,眼瞳微縮,此次探測出來的地域的質量,顯然遠遠的超過了第一次。

此前那些地域所蘊含的支脈,頂多算是低級支脈,而周元找到的那種孕育出一些奇寶的支脈,則算是中級的層次。

而眼下,這所出現的十四塊地域,在周元的破障聖紋看來,竟然每一個都不比他此前那一塊地域弱!

當然,這些信息,關青龍等人或許無法瞭解得這麼清楚,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看出這十四塊地域的重要。

其他的那些勢力,則是眼露惋惜,雖說那十四片地域惹人眼饞,但那卻輪不到他們了,因為這一次每個勢力能夠選擇兩片地域...只是,九域中最強的如關青龍,王玄陽,冬葉等人應該會直接出手奪取一塊,可在同時間,另外剩下的五塊他們必然會派出隊伍中除他們之外的最強者去爭奪。

所以想都不用想,圍繞着這多餘的五塊高級地域,一場激烈競爭必然會爆發。

這倒是讓得不少勢力饒有興緻起來,這種爭鬥並不會爆發大規模的血拼,而是各憑真實本事,所以他們倒是巴不得爭鬥的雙方兩敗俱傷,如此一來,說不得他們也會有着一些機會。

於是,在這默默間,各方勢力不約而同的緩緩退後,將場地都給留了出來,一副要看好戲的樣子。

“武神域強者如雲,除了關青龍外,那白楚楚也是早有聲名在外,據說其當年還與關青龍爭奪過武神域天陽魁首的位置,只

是最後失敗了,從此後便是低調潛修,再未曾出過手,但她這武神域天陽境二號人物的位置,怕是跑不了的。”

“那白楚楚的確很強,但萬祖域的千虎,也不是省油的燈啊,這位的凶殘之名,簡直是令小兒啼哭,他與人交手,非死即殘,若是敵人,甚至還有虐殺之舉。”

“其他域的二號人物哪有簡單的?這爭奪起來倒是有點意思。”

“那天淵域呢?”

“天淵域天陽境的二號人物,應該算是白羽吧...可惜,白族反叛,連族長都被鎮壓,白族之人淪為罪人,哪還有參加古源天的資格。”

“缺了白羽,或許就只能看邊不及與木幽蘭了...”

“你們倒是忘了天淵域那位元老了嗎?”

“呵呵...”

各方勢力低低的竊竊私語着,只是每當在提起周元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意味深長的笑聲傳開。

周元那元老的身份在這裡實在是太過的刺眼了,一域元老,那本是法域強者方纔能夠得到的,然而那種層次在這些天陽境的眼中實在是太過的遙遠,那是足以讓得他們仰望的存在。

然而如今,周元以天陽境的實力,獲得了這種讓得他們仰望的身份,這無論如何,都是讓人心中難以平衡。

紫霄域的冬葉望着漸漸有些劍拔弩張的場中,然後轉頭對着蘇幼微饒有興趣的道:“你覺得天淵域除了秦蓮外,會派誰來爭奪?邊不及還是木幽蘭?”

蘇幼微柔和的目光凝視着另外一側的那道修長身影,微笑道:“師姐,你知道我的答案的。”

冬葉淡淡一笑,道:“幼微,你可莫要太偏執了,這種場面,他胡亂插手的話,恐怕只會自取欺辱,其他八域的二號人物,都不是他曾經所打敗的那個陸慶可比。”

蘇幼微含笑道:“師姐,我們打個賭可好?若周元殿下真是奪來一塊地圖,往後你就別在我面前說他的不是,另外如果他真遇見什麼危險,你得幫他一次。”

“幫他一次?”冬葉細細的眉尖一挑,目光不着痕跡的掃了王玄陽一眼,道:“你是擔心那王玄陽會對他出手?”

蘇幼薇螓首微點。

“你還真是...”冬葉有些恨鐵不成鋼,但她最終應了下來,道:“我可以答應,但若是他失手了,你就得答應我在這古源天內跟他少接觸。”

最近她發現在蘇幼薇面前上眼藥似乎是沒多大的作用,她不得不改變一些策略,若是能夠讓

得兩人少接觸一些,說不定什麼時候蘇幼薇便是醒悟了過來。

蘇幼薇嫣然一笑,光潤絕美的臉頰猶如是泛着光一般,驚艷至極。

她其實並不擔心周元跟各域的二號人物交手會吃虧,因為此前在天柱峰下駐扎的時候,她就已經找過周元許多次,自然也見到了他有時候與秦蓮的切磋。

雖然不知道秦蓮有沒有隱藏的實力,但周元所展現的源氣底蘊,從某種程度而言,並不比任何其他八域的二號人物差。

只是,蘇幼薇擔心的是王玄陽。

此人能夠坐穩天陽榜第二,真要論起戰鬥力,就算是她的師姐冬葉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秦蓮的話,更是會差一些...如今周元與王玄陽幾乎撕破臉皮,一旦有機會的話,後者必然是會出手的。

所以她也是想要找個由頭,讓得冬葉在能夠出手時幫襯一把。

而在天淵域這邊,秦蓮則是並沒有被那十四塊祖氣濃郁的地域所吸引心神,反而是第一時間問周元:“我們怎麼選擇?那十四塊地域有假地嗎?”

所以假地,就是類似萬祖域,血海域所碰見的那種。

“這次就別想着撿漏了。”周元笑了笑。

“那十四塊地域的確都是真貨,想必收穫比我們之前所遇見的只強不弱。”

“這樣啊...”秦蓮這才將目光投向那十四塊區域,道:“那待會我會出手奪取一塊,另外五塊,或許就得你出馬搶一塊了。”

“如何?”

秦蓮笑道,神態頗為的輕鬆,因為別人或許不知道周元的實力,但秦蓮卻是心知肚明,至少在之前的切磋中,秦蓮並沒有真正的勝過他。

雖說她有着底牌沒有施展,但她也隱隱的感覺周元應該有所餘力。

這般實力,甚至對上九域中實力較弱點的天陽境一號人物,恐怕他都不見得就會輸,更何況,此次參與那五塊地域爭奪的,只是各域的二號人物。

“多註意點萬祖域的千虎,他很大概率會選你做對手。”秦蓮提醒道。

“萬祖域的千虎麽...”

周元微微偏頭,視線看向了萬祖域的隊伍中,然後他便是看見站在王玄陽身旁的一位奇醜男子對着他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看了一眼,他收回了目光,面無表情的搖搖頭。

“希望他的實力能如同他的長相一般,給我帶來幾分驚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