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觀氣台之下。

喧嘩熱鬧的氣氛瀰漫,各方回到城鎮的勢力都是再度匯聚於此,彼此間說話,交談着此行收穫。

少部分的勢力是喜笑顏開,精神抖擻,顯然是收穫不小,但更多的勢力都是愁眉苦臉,這種基本是收穫不大,不過也正常,想要探尋到祖氣支脈也並不是太過容易的事情,運氣不好撲了個空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比如,那萬祖域不也是空手而歸麽?

想到此處,一些帶着戲謔的目光便是忍不住的投向最前方的位置,在那裡,以王玄陽領首的萬祖域隊伍皆是一臉的陰沉。

其實如果只是空手而歸也不算什麼惹人好笑的事,畢竟此次九域中,血海域同樣是沒有多少的收穫,但萬祖域這邊卻是不同,因為所有人都知道,萬祖域選擇的這片地域,是王玄陽從秦蓮的手中硬生生搶奪來的。

搶也就搶吧,他最後還手賤的隨便找了塊地域丟給秦蓮,想要羞辱一番。

偏偏之前秦蓮還不知道頭腦發什麼熱,竟是伸手將其接了過來。

秦蓮的這般舉動,在那時候不知道引起了多少的嘲笑,可誰都沒想到,最終竟然會是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結果...

原本只是撿了塊祖氣稀薄地域的天淵域,賺得盆滿缽滿,顯然是收穫了一條雄厚的祖氣支脈,這一點是騙不了人的,因為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淵域的部隊,幾乎每一個人都比去的時候要更強一些,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必然是祖氣支脈。

而反觀從秦蓮手中費盡心機搶走那片看似祖氣豐盛之地的萬祖域,結果卻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萬祖域頗有損失,而且還空手而回,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任誰都是能夠想到此時那王玄陽心中是何等的憋屈與憤怒。

而也就是在這種氛圍下,周元與秦蓮的身影從半空中掠來,徐徐的落在了觀氣臺下,頓時引來了眾多驚奇的目光。

落下身來,周元的視線第一時間投向了那滿臉陰翳的王玄陽,微笑道:“玄陽兄,此次我天淵域能有所收穫,還真是多虧了你,我在這裡代天淵域先謝過了。”

說著,他還拱了拱手。

各方勢力的領頭人都是忍不住的嘴角抽搐,這廝也是真狠,擺明瞭就是要火上澆油,他也就真不怕王玄陽發飆嗎?那好歹是天陽榜第二的人物。

而周元倒還真是不怕。

他笑眯眯的盯着王玄陽,雖說他們此次收穫不小,但王玄陽那些噁心人的舉動他也是記在心中,此次如果不是有他在的話,恐怕還真是會被他算計一次,雙方的恩怨幾乎是不可化解,若是

換作其他的地方,雙方直接開戰也都是正常的事情。

所以周元可並不打算給這王玄陽半點面子。

王玄陽有些陰冷的目光盯着周元,手中黑白玉扇上有光澤流轉,他淡淡的道:“周元元老,莫要逞口舌之利,若不是你這便宜元老身份,你連站在這裡與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不過我倒是覺得你要多謹慎一些,古源天內危機重重,可沒人會把你這天淵域元老的身份當回事,到時候死在這裡,那就可惜了。”

周元笑道:“可自從我遇見你之後,每次可都是你王玄陽在逞口舌,可我並沒有什麼損失,反而賺得不少,倒是你...此次虧得不輕吧?”

王玄陽面色森然,道:“你想死還不容易?!”

他一步踏出,周身有黑白源氣升騰,恐怖威壓散髮開來。

不過還不待他有什麼舉動,一道淡淡的聲音便是從旁傳來:“王玄陽,現在是觀氣台啟動的時候,你若是不想選的話,可以先帶着你萬祖域的人馬退走,等我們結束後,隨你想要做什麼。”

王玄陽目光轉向一旁,只見得那關青龍雙臂抱胸,面色平淡的註視着他們。

周圍諸多的勢力也是有些不滿的看來,畢竟對於眾人來說,看萬祖域和天淵域鬥一場,顯然沒有比探尋祖氣支脈來得更有吸引力。

王玄陽眼神陰翳,他望着那一臉似笑非笑的周元,眼光更是變得森然許多,心中頗為的憋悶。

但最終他還是深吸一口氣,壓制下了心中的怒意,他知道周元是故意想要激怒他看他失態,但他沒必要如了對方的願,此時的一點受挫算不得什麼,古源天才剛開始呢,若是有機會的話,他自然會讓這位天淵域的便宜元老知道什麼叫做後悔的。

在那一側,紫霄域的冬葉冷眼旁觀,然後對身旁的蘇幼微淡聲道:“他這麼激怒王玄陽,可不是什麼聰明的事。”

身為天陽榜第三,冬葉很清楚王玄陽的實力,雖然她很噁心此人,但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強橫,而如果王玄陽真的發瘋起來,一個秦蓮可擋不住他。

蘇幼微露出淺淺的笑容,聲音輕柔的道:“之前師姐也覺得天淵域將會空手而回,但結果與你所說,可是大不一樣...周元殿下可不能以常理待之。”

冬葉撇撇嘴,道:“那隻是他運氣好而已,難不成還能次次如此?”

身為混元天的老牌頂尖天陽境,她對於周元這種後 進之輩,總歸還是帶着一些俯視的心態。

蘇幼微輕輕搖頭,以她對周元的瞭解,他做什麼事情都不會無的放矢,總是以為他只是運氣好的人,那隻是無法看透他罷了。

“既然來的人都差不多了,那就準備啟動觀氣台吧。”關青龍

雄渾的聲音響徹起來。

“這第二次觀氣台的探測,效果會更好一些,探測出來的地域也會更多,所以經過商量,每方勢力可以選擇兩塊地圖碎片。”

不少勢力都是露出笑容,兩塊地域的話,撞見祖氣支脈的可能就會更大一些,這顯然是個好事情。

咻!

隨着關青龍的一聲令下,只見得一道道磅礴的源氣光柱衝天而起,直接是沒入了觀氣台頂端處的白玉鏡中。

鏡面上光澤流轉,無數道期盼的視線匯聚而來。

王玄陽面無表情的望着白玉鏡,然後微微偏頭,對着身旁的一人淡淡的道:“此次挑選地圖,各方勢力會派遣兩人,我會攔住秦蓮,而你,就盯着周元,不論他選擇哪塊地圖,你都將他阻攔住,放心,只要不干擾到其他人,就算你們真正鬥一場都無所謂。”

他的眼中有着森冷閃爍:“這位便宜元老有些小人得志,我需要讓他冷靜一下,或許他會認識到這裡究竟輪不論得到他來說話。”

“可以做到嗎?”

王玄陽看着身旁那人,那是一位黑袍男子,男子相當的醜陋,臉龐上佈滿着如蜈蚣般的疤痕,這些疤痕一直對着脖子深處蔓延,他的眼中,時刻掛着嗜血之色。

此人名為千虎,乃是萬祖域內僅次於王玄陽的天陽境,而且其凶威極盛,凡是與他交手者,總是非死即傷。

“王師兄,那周元隱藏得很深,若你真是想要對付他,那最好親自出手,你派其他人去或許會不夠,到時候反而又漲了他的威風。”不過就在此時,一道平靜的聲音突然響起。

王玄陽眉頭微皺,看向那說話者,正是趙牧神。

千虎偏頭,嗜血的眼瞳盯着趙牧神,然後伸出手拍了拍後者的肩膀,道:“趙師弟,你是說我還收拾不了一個天陽境中期的垃圾?”

他咧嘴笑着,有些猙獰。

趙牧神瞥了一眼肩膀上的手掌,漠然道:“我只是不想我萬祖域又被人嘲笑一次,我與那周元交過手,此人很棘手,所以要動他,就要以雷霆之勢力壓,讓他沒有任何的翻盤機會。”

千虎笑笑,眼中帶着輕蔑:“既然知曉自己是失敗者的話,那就閉嘴吧,師兄我會把你給萬祖域丟的那些顏面都拿回來的。”

他收回手掌,再懶得去看那趙牧神一眼。

在他看來,趙牧神是之前輸給了周元,徹底失去了心氣。

王玄陽也是淡漠的收回目光,不再理會趙牧神。

趙牧神望着一意孤行的兩人,面無表情,眼神深處掠過一絲冰冷之意。

兩個蠢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