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淵域的大部隊趕回混元天城鎮時,已是第二日的傍晚時分。

所有人都是風塵僕僕的模樣,但卻難掩那眼中不斷涌現的興奮與激動之色,他們來到這混元天的第一場的收穫就超乎他們心中的想象。

特別是那些散修,原本他們雖然聽從命令,但總是帶着一點懶散與不服從管教的氣息,這很正常,畢竟散修太過的自由,並不太習慣時刻被人管控,但這一切在經歷了祖氣熏染後都變得不一樣了。

那暴漲的源氣底蘊徹底的將這些散修的心給調動了起來。

以往的他們在混元天,為了增漲自身的源氣底蘊,即便只是一絲絲的增長,他們甚至都是要付出生命去爭鬥,可先前在祖氣的熏陶中,他們得到的收穫,甚至要超出不知道多少次用命去換取的資源...

在切身體驗了之後,他們算是徹底的明白了古源天的機緣有多強。

一道道目光投向位於最前方那道年輕的身影,眼中充斥着濃濃的服從與欽佩之意。

他們不會忘記,這一切都是因為周元所帶來的。

他們這位大部隊的領頭人,有着他們難以想象的本事,能夠跟隨着他,的確是他們的一場機緣。

一定要牢牢的把握住啊!

諸多散修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灼熱之意。

韓金鶴,薛青梅,王宿這些散修中的副隊長,他們同樣也察覺到麾下散修們的心態變化,這令得他們的神色略微有些複雜,畢竟在此前,在諸多的散修心中,最有威望的還是他們幾人,他們說的話,這些散修才會真正的去執行。

這也是周元會任命他們為副隊長的主要原因。

可在經過此役後,韓金鶴他們明白,或許他們在諸多散修心中的地位,要被周元所趕超了。

不過他們雖然感嘆,但也並沒有因此心生不滿,他們同樣很認同周元的手段,反正他們來到古源天也是為了獲得機緣提升自己,若是周元真的能夠率領他們獲得好處,他們並不介意真正的以其馬首是瞻,任他驅使。

天淵域一行大部隊的入城,自然也是引起了無數的註意。

來來往往的諸多勢力目光皆是投註而來,而當他們在見到天淵域眾人臉龐上難以掩飾的興奮之色時,都不由得有些驚訝與疑惑。

畢竟最近這幾天,天淵域在王玄陽的算計下拿了一塊祖氣稀薄地域的事情早已傳開。

不少勢力都是有些幸災樂禍與竊喜,畢竟天淵域若是少爭了一塊好地方,那他們無疑就多了一絲機會,雖說在大方向上面,都是為了混元天在爭奪祖氣,但誰不想由自己這方

的人馬來做成這事?

不提將祖氣導引向混元天時,自方勢力能夠受益更多,他們這些引導的人,同樣能夠享受到祖氣的第一波紅利...

所以倒是有不少勢力巴不得天淵域次次都選那些破地方...

只是,如今這天淵域歸來的隊伍,怎麼一個個喜氣洋洋,半點沒有沮喪之氣?

對於那諸多勢力驚疑,探究的目光,周元倒是沒有理會,直接是率領着隊伍回到天淵域的休整之處,然後道:“接下來各自休整,等待下一次“觀氣台”的啟動。”

眾人皆是轟然應下,然後紛紛散去,不過大多數人都是回到休整之所,他們想要抓緊時間閉關,將之前在祖氣熏陶下暴漲的源氣適應下來,在古源天這種危機重重的地方,實力強一分,生存下來的機會就多一分。

他們並不想得到此次那幾十位埋骨於山中的同伴的相同結果。

周元望着眾人散去,然後轉頭看向秦蓮,道:“去打聽一下各方的情況,看看多少勢力順利回來,結果如何。”

觀氣台能夠觀測方圓數萬里乃是十數萬里內天地間祖氣的流動,如此龐大的地域,並非是一次探測就能夠掃描殆盡,所以接下來還會有不下於五次的探測,方纔能夠將這方地域探測乾凈。

秦蓮聽到周元的話,倒是點點頭,然後目光也不敢看向後者,轉身就灰溜溜的跑了。

她此前將天陽上的龍紋當做了周元傳來的劇毒,後來在經過周元的解釋後,秦蓮當場差點找個地縫鑽進去,回來的一路上都不敢跟周元對視,顯然是尷尬到了極點。

不過周元倒是覺得還好,畢竟龍爪天陽本就極為的罕見,就算是他,如果不是顓燭大師兄為他解答,恐怕他也不知道自身這紋身的天陽竟然會是超越琉璃天陽的龍爪天陽。

秦蓮雖說也是天陽境中的頂尖人物,但此前也未曾接觸過龍爪天陽,自然對這些信息知曉不多,而琉璃天陽以純凈凝煉聞名,她突然見到自身天陽上出現了一些詭異的紋路,自然是有點失了方寸。

周元望着秦蓮那灰溜溜的身影,忍不住的一笑,然後轉身便是回了房間,同樣是直接進入閉關修煉狀態,消化適應着體內那大漲的源氣底蘊。

當夜色如黑幕般的籠罩大地時,秦蓮則是順利的帶回了消息。

“如今約莫有六成的勢力已經歸來,其他八域中,有四域也順利回來,如今各方勢力決定,等八成左右的勢力歸來後,便會再度開啟觀氣台,時間應該會在兩天后。”秦蓮將得來的情報盡數的說出。

周元輕輕點頭,道:“歸來的那四域,收穫如何?”

“率先歸

來的是武神域,紫霄域,玄機域以及血海域...據說前三者運氣還不錯,都在所選中的地域中找到了一條祖氣支脈,但血海域卻是沒有如願,他們找到的那條祖氣支脈太過的稀薄,幾乎等於沒有。”秦蓮道。

周元對此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在這四域選擇地域的時候他就知曉了結局,武神域,紫霄域,玄機域所選擇的地域有濃厚祖氣,蘊含支脈的概率挺大,而血海域選擇的那裡,則是看似濃厚,實則虛浮,或許再等個數百年那裡會有着支脈誕生,但卻不是現在。

“萬祖域還沒回來?”周元笑道。

秦蓮點點頭。

周元也就沒有再問什麼,眼中帶着一絲戲謔的道:“那就等等吧,或許到時候有一場好戲呢。”

“你的意思是?”秦蓮眼珠子轉動了一下,萬祖域去的那片地域,就是王玄陽從她這裡奪走的地方,那裡本該是他們的地方。

對於這件事,秦蓮一直耿耿於懷,可如今聽周元的意思,似乎那片地域也有些貓膩?

周元沒有細說,只是神秘的道:“等他們回來就知道了。”

秦蓮無奈,只能白了周元一眼,再度作了一些交談,便是離去。

接下來的兩日,周元在修煉中漸漸的將增長的源氣盡數的掌控如心,而兩日間,諸多勢力也是陸陸續續的歸城,其中有歡天喜地的,當然更多的,還是沮喪空手而歸...

城鎮內漸漸的熱鬧起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作為九域中唯一一個還未曾現身的萬祖域,也終於是回城了。

“砰!”

周元的房門被人一把粗暴的推開,秦蓮沖了進來,眼神火熱的盯着周元,聲音興奮:“萬祖域回來了!”

周元睜開眼睛,笑道:“結果如何?”

“據說當他們抵達那片地域的時候,就遭遇了無數古獸猛烈的攻擊,人馬傷亡不小...關鍵是,當他們在將古獸清理後,即便把那片地域掘地三尺,但最終...”秦蓮深吸一口氣,看着周元的眼睛中耀耀生輝,竟是首次的有了一點欽佩的色彩。

“一無所獲!”

秦蓮飽滿胸前微微起伏,心中顯然並不平靜,因為她很清楚,其實這個結果,應該是他們天淵域的...但那個時候,身為選擇此地的她,必然也會承受極大的壓力。

而這一切,都因為周元的插手,改變了。

所以,素來冷傲的秦蓮,都是在此時註視着周元,真誠的輕聲道:“周元,謝謝你。”

“你才是最適合天淵域這支隊伍的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