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滾滾“黃龍”籠罩身軀的那一瞬,周元能夠感覺到自身的神府直接是在此時瘋狂的震動起來,神府內高懸的兩輪天陽更是綻放出漣漪波動,顯得無比的渴望。

呼!

周元雙手合攏,白金色的天龍氣自他的身軀錶面漸漸的升騰起來,隱隱間猶如是在其頭部的位置化為了白金龍頭。

龍嘴張開,猛然吞吸起來。

龍吸術!

汩汩!

於是只見得那一道道祖氣直接是被蠻橫的吸扯而來,最後瘋狂的對着周元體內灌註而進。

那種吸取的速度,比起其他所有人都是來得強悍,甚至於連秦蓮都是相差許多。

而磅礴的祖氣涌入,也是立即在周元體內引起了巨大的變化,首先變化的是自身源氣,每一道源氣在融入了一絲絲的祖氣後,都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膨脹雄渾起來。

周元體內每一道經脈內,都是有着雄渾的源氣在奔騰流淌,帶來着磅礴的力量。

這些經過增幅的源氣,最終流入了神府內,灌註進入兩輪天陽之中。

而兩輪琉璃天陽,也是在此時逐漸的變得璀璨,那自其中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不斷的增強。

若是看得仔細的話,甚至能夠發現,琉璃天陽之上所覆蓋的四爪,也是在此時漸漸的有着紋路延伸出來...那是在對着第五爪凝煉的跡象!

這一幕讓得周元心中無比的歡喜,果然,大師兄說得沒錯,這古源天的祖氣,居然能夠讓得龍爪天陽逐步的完善,現在的他只是四爪天陽,但若是祖氣足夠的話,周元覺得,那傳說中的九爪天陽,未必不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於是,他吸取祖氣變得更為的賣力了!

而隨着越來越多的祖氣涌入體內,周元突然感覺到一種特殊的韻味在體內蔓延,那種感覺,宛如是一種聖潔的焚香之氣在體內飄蕩,那種韻味,讓得人在驀然間,有着一種醍醐灌頂般的感覺。

周元的心神微微陶醉於其中,某一刻,他似是睜開了眼睛。

他發現此時的他身處於一座高聳的山巔上,峰頂之外是連綿雲霧。

嗡!

雲霧波瀾間,竟是有着一道人影浮現出來,那道人影與周元一模一樣,只見得他身影閃爍,身軀上竟是有着一道光影浮現出來,光影伸展光翼,汲取着天地間的源氣,強化自身。

周元望着那道人影,微微一愣,然後便是認了出來,那是...太玄聖靈術!

與此同時,在其四方的雲霧中,又是有一道周元的身影閃現,只見得他仰天長嘯,身軀膨脹一圈,強悍的肉身散髮着驚人的力量。

玄聖體!

他心中有些明悟起來。

而印證着他的明悟,雲霧中,一道又一道身影浮現出來,他們各自施展着不同的源術。

其中有劍氣嘶嘯,凌厲無匹的劍影猶如是要撕裂天地...盪魔劍丸術!

有雷獄降臨,雷聲轟鳴,霸道無邊...雷獄術!

有蒼黃之氣化為髓液滴落...

...

這些,乃是周元所修煉的蒼玄七術!

周元凝視着那一道道身影各自施展着七術,心中的明悟越來越強烈,他知道,這或許是蒼玄七術將要融合的徵兆了。

等待多年,終於是到這一刻了嗎?

嗡!

當蒼玄七術被演練到極致的剎那,七道身影忽然暴射而出,宛如光流般的撞擊在了一起,那一刻,雲霧激蕩。

雲霧猶如是形成了巨大的漩渦,而在漩渦的中央處,光芒一點點的匯聚而來。

周元死死的註視着漩渦的中央,他同樣是想要知道,這蒼玄七術融合,究竟能夠出現個什麼!

而在他的註視下,那漩渦中央處,終於是隱隱的有着模糊的影子凝煉出來,那似乎是某個物形的輪廓...

不過,就當周元想要瞪大眼睛的將其瞧清楚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那如焚香般的氣味徹底的消失,整片雲海竟然開始迅速的消融,而他眼前的一切,都是憑空消失而去。

“混蛋!”

周元的睜開了眼睛,忍不住的罵了一聲。

他有些鬱悶的抬起頭,只見得那最後一道祖氣已經從他這裡穿過,最後鑽進了後方祭壇開闢的空間通道之中。

顯然,先前的明悟被打斷,是因為祖氣沒了。

不過好在的是七術的融合已經顯露徵兆,接下來只要得到足夠的祖氣,七術必然會再度完成融合。

“恐怕會需要不菲的祖氣。”周元暗自估計,但不論需要多少,他必然都會將其滿足,因為他覺得,這蒼玄七術融合之物,應該會讓得他很滿意。

而在周元還猶自有些鬱悶的時候,天淵域那些天陽境強者也是在此時蘇醒過來,他們第一時間感應自身,於是下一刻無數狂喜的歡呼聲便是如雷鳴般的響徹起來,震得整個山脈都是在顫動。

顯然,他們的實力皆是大為的精進。

周元伸了一個懶腰,也是感應了一下自身,然後他的眉頭就忍不住的一挑。

“源氣底蘊,增長了...兩千萬?!”

面對着這種增幅,就連周元的心性都是有點發愣,兩千萬源氣底蘊啊,如果是在混元天中正常修行的話,就算是擁有着琉璃天陽,恐怕都得需要不短時間。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種是在突破上限後的增長。

如今的周元,還未曾抵達天陽境極限,想要增長源氣底蘊,只要不斷的提升就能夠做到,而很多天陽境後期的人,他們已經觸及到了天陽境極限,平日想要再增加,莫說是百萬,就算是幾萬幾萬源氣星辰的增漲都是需要付出不

知道多少的努力與資源。

可在這古源天...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就能夠讓得他們獲得以往不敢想象的收益。

可見祖氣之恐怖!

這一刻,周元都是有些心癢癢,恨不得再捕捉十條八條祖氣支脈,那樣的話,他的源氣底蘊恐怕將會暴漲數億!

周元也內視着神府,發現那兩輪天陽上,第五龍趾,也是凝煉出了一截...

看這效率,再來幾次的話,恐怕他這四爪天陽,就得變成五爪天陽了!

“真是好大的機緣...”

周元忍不住的一聲感嘆,不論是源氣底蘊的增漲還是天陽上龍紋的增加,或者那種焚香之韻味所帶來的醍醐灌頂,這每一種,對於所有天陽境而言都是可望不可求,然而如今,卻是直接一起出現了。

周元知曉如今眾人是何等的歡喜,所以也由得他們慶祝。

而就在他懶洋洋的站起來時,秦蓮突然來到他的身旁。

“怎麼樣?源氣底蘊增強了多少?”周元笑問道。

“七百多萬...”

秦蓮回了一聲,然後咬着紅唇,眼神有種古怪與幽怨的盯着周元。

“你這什麼眼神?”周元疑惑的道。

秦蓮咬着銀牙,顫聲道:“周元,你是不是有什麼傳染的劇毒?”

“你在說什麼啊?”周元被她搞得一頭霧水。

秦蓮身後有天陽浮現出來,她指着上面的一處,有些悲憤的道:“那為什麼我的天陽上會突然出現這種東西?那明明是你的天陽上才有的東西!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周元定睛看去,也是忍不住的一愣,旋即揉了揉眼睛。

因為他發現,秦蓮那一輪原本純凈無暇的琉璃天陽上,竟然也是出現了一道細微的斑駁紋路,那熟悉的痕跡,正是...龍紋?

周元可是清楚的記得,此前秦蓮的天陽上,可並沒有這種龍紋,也就是說,她是在經過此次的祖氣吸收後,才出現了這種變化...

這倒並不是不可思議,因為顓燭也曾經告訴過他,龍爪天陽有先天之勢,也有後天之勢,前者說的就是他這種在凝煉天陽的那一刻就出現的龍紋,而後者就是指當踏入天陽境後期,如果遇見了某些天大的機緣時,同樣有機會獲得一種變異,擁有着龍紋,化為龍爪天陽。

但既然分先天后天,那自然也是有高低之分,據大師兄所說,這種後天之勢的龍爪天陽,基本達到六爪天陽時,便是接近極限,至於想要晉升為九爪天陽,更是難如登天。

不過即便如此,能夠變異為龍爪天陽,那潛力也會比普通的琉璃天陽更強了,畢竟這是屬於傳說中的天陽...

所以在愣了片刻後,周元望着眼前這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臉色發黑。

“你才有毒,你全家都有毒!”